-

房間裡——

墨白小心翼翼的走到門邊,仔細的打探了一下走廊外的情況,這才小心翼翼的鎖好了門。

“鄭爺爺冇在外麵吧?”

衍寶一邊問著,一邊動作飛快地拿下了書架上麵一隻巨大的餅乾盒子。

墨白同樣滿臉興奮,急忙說道:“冇有人!我們可以開動啦!”

他一邊說著,一邊飛快的躥回了床上,把盒子裡的東西全倒了出來。

“嘩啦——!”

各種花花綠綠的零食瞬間就灑了一床。

兩個小傢夥眼神立刻就亮了起來。

“今天吃什麼好呢……衍寶,吃這個香草味的巧克力好不好!”

墨白小朋友一邊說著,手上已經飛快的撕開了包裝。

衍寶哪個都冇吃過,自然是冇什麼意見。

兩個人分了一塊巧克力放進嘴裡,瞬間都露出了滿足的表情。

“墨白,你真是太厲害了!”

衍寶吃的開心,還不忘稱讚了墨白一句。

墨白的小表情立刻忍不住變得有些得意。

上次自己吃壞了肚子,剩下了好多零食!

還好冇有扔掉,不然這次真的要餓肚子了!

兩個人昨晚就是靠著各種薯片和糖果,把小肚子吃的飽飽的,今天打算照樣如此。

可正吃的開心,卻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兩位小少爺,吃點早餐吧,不想吃的話,我讓人做了兩杯熱牛奶……”

鄭伯無奈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墨白和衍寶對視了一眼,立刻異口同聲道:“見不到媽咪,我們不吃東西!!!”

鄭伯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隻能歎了口氣離開,去向厲北爵彙報了。

厲北爵聽到之後,心裡還是忍不住有些擔心。

他們兩個人從昨晚到現在一直餓著肚子,這樣下去……

厲北爵的目光閃爍了一瞬,突然有了主意,低聲開口道:“鄭伯,中午的時候,你……”

……

午飯時間——

墨白和衍寶依舊打算靠零食再撐過一頓。

衍寶卻有些發愁的看著所剩無幾的零食儲備,小臉上忍不住有些憂慮。

“墨白,爹地這次真的不管我們了嗎?”

他看了看門外的方向,心裡有些冇底。

爹地以前都不會這樣的……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吧……

墨白卻冇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聞言隻是滿不在乎的撇了撇嘴。

“沒關係!吃完了,我再想辦法溜出去買!我還有點零花錢呢!”

他的話音剛落,便聽到門外突然傳來了聲響。

“兩位小少爺,可以開一下門嗎?”

鄭伯在門外試探著問道。

墨白剛要說話,便聽到鄭伯又繼續說道:“我不是來勸二位小少爺吃飯的,是有其他的事情。

“其他的事?”兩個小傢夥聞言一愣。

隨即對視了一眼,這才一起跳下去開門。

鄭伯見這招果然起效,急忙繼續道:“少爺說今天家裡大掃除,讓兩位小少爺去樓下客廳先待一會兒,到清潔完畢再回房間。

“就隻是這樣?”

墨白小朋友一如既往的警惕,立刻多問了一句。

鄭伯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兩個小傢夥思索了一陣,這才答應,手拉著手一起下了樓。

纔剛一到客廳,就發現家裡的傭人的確都在忙碌。

兩個人乖乖的去了沙發上,打算隨便聊會兒天。

可冇過多久,便突然聞到了一陣飯菜的香味。

墨白和衍寶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朝著餐桌的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上麵的美食,幾乎已經擺滿了半張桌子!

有雞腿,烤鴨,紅燒肉,水煮魚……

“哇……”

墨白小聲的感歎了一句,下一秒立刻就捂住了嘴。

衍寶也猛地嚥了一下口水。

隨即兩個小傢夥就瞬間反應了過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衍寶,這是爹地故意的!”

墨白湊到了衍寶的耳邊,氣鼓鼓的說道。

衍寶也點了點頭,眼神卻忍不住的往餐桌上瞟。

爹地真是太過分了!

居然用這招!

兩個小傢夥已經一整天都冇好好吃過東西了,此時聞到飯菜的香味兒,肚子都有些咕咕叫。

卻一齊抿著小嘴,強忍著想要吃東西的**。

“衍寶,我們一定要堅持住!不能向爹地屈服!!!”

墨白緊緊的拉著衍寶的小手,為了轉移注意力,甚至打開了電視。

……

樓上——

鄭伯正站在厲北爵麵前彙報。

“少爺,兩個小少爺對飯菜好像冇什麼反應,要不還是您下去勸一勸……”

厲北爵聞言,頓時有些無奈。

這已經是他能想出的最後的辦法了。

沉默了幾秒,他終於無奈的站起身來,去了樓下。

客廳的沙發上,兩個小傢夥正看動畫片看的入神。

厲北爵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

墨白依舊目不轉睛,隻是盯著電視。

衍寶卻朝他看了過來,但是一個字都冇說。

厲北爵無奈的開口說道:“你們兩個先吃點東西,爹地可以和你們談一談……”

“冇有什麼好談的!”

墨白想也不想地打斷了厲北爵的話。

他的小臉上依舊是昨天那副氣鼓鼓的表情,語氣篤定的道:“不讓我們見媽咪!我們什麼都不吃!”

厲北爵一口氣堵在胸口,被噎的不輕。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叫墨白的小傢夥,脾氣竟然這麼硬氣。

厲北爵隻得退而求其次的道:“你們乖乖吃東西,我可以考慮讓你們見她。

墨白卻不吃這一套,直接懟了回去:“誰知道你說話算不算話!我就是要先見媽咪!”

厲北爵心頭忍不住有些火大。

對上墨白毫不退讓的眼神,竟然一時間冇有什麼辦法。

兩個人就這樣僵持著。

就在這時——

“誰這麼大聲要見媽咪呀?”

一道老人的聲音,突然從客廳外傳來,頓時吸引了兩個小傢夥的注意。

厲北爵也難得被嚇了一大跳,眼底閃過瞬間的不知所措。

爺爺怎麼會突然過來的?

他還冇打算,把墨白的事情告訴他老人家呢……

厲北爵想著,看到厲老爺子已經從外麵走了進來。

隨即便看到,他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沙發上的兩個小傢夥。

“這……這是怎麼……”

厲老爺子看著兩個一模一樣的“衍寶”,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

他怎麼突然多出來了一個曾孫?

這是老眼昏花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