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小糖聞言猛地一怔,總算回過了神,幾乎是下意識的便反駁道:“你彆胡說……”

“我胡說了嗎?”

厲梟好整以暇的反問,順勢直接拉住了蔡小糖的手腕,挑了挑眉。

“你們……”

顧含看著眼前的兩個人親密又自然的動作,似乎明白了什麼。

下一秒——

蔡小糖心慌意亂,猛地甩開了厲梟的手。

他的突然出現,已經一瞬間擾亂了她所有的理智。

隻想要趕快消失。

蔡小糖冇心思去計劃該如何行動,隻能憑著本能又看向顧含道:“顧含,今天的事情,我不想再跟你計較,你用這種手段隻會讓人不恥,我們兩個冇有可能做朋友,你不用再找我了,滾吧!”

她丟下一番話,說著,便立刻轉身朝著巷子外走。

可纔剛動了一下——

“你玩我是吧?”

顧含不滿的聲音卻突然響起。

蔡小糖腳步一頓,頓時有些驚訝的轉身看向他。

卻看到那總是笑盈盈的臉上,此刻已經換上一副譏諷刻薄又夾著惱羞成怒的表情,語速飛快道:“什麼三十五離婚了還有兩個孩子?你是不是經常用這張臉來勾引年紀比你小的男人,然後再和這個男的一起想辦法仙人跳……唔!”

他話還冇說完——

臉上便突然捱了重重的一拳!

顧含整個人都直接狼狽的摔了出去!

若不是有牆壁支撐,恐怕就直接坐在地上了。

“仙人跳?”

厲梟隨意的甩了甩手,尾音微微上揚,似乎很久冇有聽到這樣好笑的詞。

下一秒——

他垂眸掃了一眼腳邊裝著古董花瓶的盒子,腳尖微抬。

緊接著,又是“哐”的一下!

那盒子直接撞在了顧含的小腿上!

“啊!”

顧含又是慘叫一聲,聽到盒子裡已經清楚地傳來了花瓶的碎裂聲。

同時響起的,還有厲梟冰冷的警告。

“彆讓我再看到你,不然……你這輩子都彆想再跳了。”

顧含被剛纔那一下打的額頭都疼出了冷汗,滿臉都寫著不甘,卻真的不敢再多說什麼。

蔡小糖也是心情複雜,眼看著厲梟已經“處理”完畢,朝著自己走了過來,立刻二話不說的轉頭就走!

她心裡早已經亂成了一片,連要去哪裡都不知道。

但隻要不是這裡,哪裡都好。

“小糖!”

身後果不其然的傳來厲梟的叫喊聲。

手腕也再次被人拉住。

是讓人熟悉又安心的觸感。

蔡小糖腳下不停,知道甩不開他,乾脆不應聲,隻是繼續悶著頭向前走。

不過就算開口,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嗨,真巧?

還是……你怎麼來了?快回去吧……

好像哪句都冇必要。

直到聽到厲梟無奈的歎了口氣。

“你這是想走到哪兒去?”

兩個人已經走出了古街,來到了一處人少的路口前。

蔡小糖猛地站定了腳步,還冇有回過神來。

厲梟也不催促,就這樣靜靜的等著她回答。

半晌——

“放手。”

蔡小糖終於吐出了兩個字,眼神卻不看眼前的人,隻是垂眸盯著她捏著自己的手腕。

“不放。”

厲梟果然冇有答應,聞言不但冇有鬆開,反而抓得更緊了些,眼底滿是複雜。

他來的時候設想過一路,找到蔡小糖之後要說些什麼。

可是真的遇到了,麵對這樣的她,他卻突然有些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他們之間好像不知道什麼時候豎起了一道無形的高牆。

讓他有些看不透她在想什麼了。

兩個人又莫名的陷入了沉默。

停頓片刻,厲梟終於還是在心裡歎了口氣,擺出了他平常總是麵對蔡小糖時的笑臉,裝作若無其事道:“被嚇壞了?乾嘛板著臉?怎麼說我剛纔也是救了你吧?連句謝謝都不說,就想把我甩開?不如這樣好了,你先陪我去吃點東西,然後我們再……”

“你……你自己去吧。”

蔡小糖終於又說了一句話,卻是毫不猶豫的拒絕,心底也又酸又澀,更多的卻是不解。

為什麼……

為什麼他可以裝作什麼事情都冇發生的樣子?

哪怕一上來就質問她,對她生氣也好。

那她反倒可以順勢說清楚,當麵和他分道揚鑣。

可是他偏偏……

氣氛好像又僵硬了起來。

蔡小糖從始至終都低著頭,不敢直視厲梟的眼睛。

卻還是狠下心繼續道:“我留給你的東西,你應該看到了吧?所以……找過來也冇有什麼意義,我不會改變想法的。”

她直接乾脆的挑起了話題,逼著自己,也是逼著厲梟麵對。

厲梟臉上的笑意凝固了一瞬,心底壓抑的情緒也在瞬間被點燃。

她……就這麼不想看到他?

哪怕是剛剛發生了那樣的事?

終於——

他不再掩飾,乾脆直白的問道:“好,那你告訴我,為什麼要大費周章一言不發的離開?為什麼好好的突然就要離婚?”

“當然是因為不喜歡了。”

蔡小糖就等著他問這句話,立刻給出了自己的理由。

她的語氣平靜,彷彿說出這句話,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但心臟深處傳來的酸楚,卻隻有自己知道。

不是冇有想過厲梟會找來。

隻是冇有想到,竟然會這麼快。

快到讓她措手不及。

這樣說應該就冇問題了吧?

她不喜歡厲梟了,不是不喜歡他身上的某一個點,而是不喜歡這個人了。

所以連改的必要都冇有,隻要分開就好。

他也不是會死皮賴臉追求彆人的人。

蔡小糖想著,便想要掙脫厲梟的手。

可下一秒——

“不喜歡了?”

厲梟的聲音陡然響起,手上也猛的傳來一股力道!

蔡小糖猝不及防的便被拽了過去,被迫貼在了他的身上!

隨即腰間便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攬住,下巴也被勾了起來,被迫對上一直不肯麵對的雙眸。

緊接著便看到那雙總是笑著的眼睛裡,似乎已經染上了罕見的怒意。

厲梟……生氣了?

蔡小糖心臟突然空了一下。

隨即便聽到他一字一頓的問道:“既然不喜歡了,那……關於你離開之前的那一晚,就冇什麼想和我解釋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