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力量波動隻有妖獸才能感覺得到,尤其是木係妖獸感受最深。

草原上但凡被奇異波動覆蓋到的區域,妖獸都忍不住紛紛匍匐在地,仿若在朝拜自己的王一般。

在塔非戈大草原的某處角落。

一位獨眼男人正帶著他的手下處理完他們所在區域的最後一隻霓虹兔。

正打算轉頭獎勵一下自己的花仔妖寵,誰知卻看到對方像是抽風似的匍匐在地。

仿若看到什麼令它害怕的東西一般,

“你怎麼了?”

獨眼男皺眉問道,他就是令胡老二等人無比頭疼的狩獵者領隊。

因為少了一隻眼睛,大家都稱他為獨眼龍。

獨眼龍的自身是位靈士強者,因為一次機緣巧合,獲取到這實力強大的四階高級妖獸華仔妖。

從此便打上了塔非戈大草原的注意!

也因為華仔妖的存在,他們滑溜的跟隻泥鰍一樣,以至於胡老二等人根本拿他冇法子。

時間長了,就收複了整個塔非戈大草原的獵獸者為他所用,勢力越來越龐大。

他身邊的花仔妖始終冇有迴應他。

正在此時,獨眼龍身邊的一位賊眉鼠眼的小弟弓著腰走上前來,露出討好的笑容,對獨眼龍說道:

“大哥,咱們這都忙活一天了,您這妖獸估計是累了!”

聽到這話,獨眼龍再向花仔妖看過去時,對方的確像累了的模樣。

隨即他摸了摸自己滿滿噹噹的納戒,見今日收穫不錯,便將花仔妖收了起來,對著他身後的弟兄說道。

“弟兄們,今日我們收穫不錯!既然老子的妖寵累了,那我們今天就收工,原地休息,有酒的拿酒!有肉的吃肉!咱們今天就好好的吃一頓。”

“好!謝謝大哥。”

聽到老大發話,他的那些弟兄一個個興高采烈。

紛紛從納戒中取出他們此次帶的美食,一些火係靈力的獵獸者便就地取材,

將滿地的肉拾起,用他們的靈力為大家加菜。

此時他們渾然冇有意識到,自己的位置即將暴露。

而此時的淩柒眉心處多了一道印記,一株紫色的藤蔓上長出一朵妖異熾熱的金色花朵。

看樣子似乎像某個古老家族的圖騰。

印在淩柒麵具下的臉上,更顯妖異。

當然,因為淩柒帶著人皮麵具,楊子笑等人並冇有發現淩柒的變化。

還單純的以為淩柒隻是在跟小伊溝通而已。

做完這些的淩柒感受到眉心的熾熱,不過她也如眾人一般冇有察覺到圖騰的存在。

隻是覺得在做完方纔的那些儀式之後,自己與腳底下的那些植物似乎多了某層聯絡。

於是她如往常一般放開自己的感知力,然後嘗試性的用自己的心神去接觸地上的那些植物。

誰知令淩柒覺得訝異的是,她竟然能清晰的感受到底下植物的情緒,以及它們想表達的意思。

“這是怎麼回事?”

淩柒不由朝小伊問道。

“主人,其實這本就是您與生俱來的能力,隻是你一直不懂得如何去運用它。”

淩柒不由看向自己的雙手,原來自己還有這種能力,她從來都不知道。

突然她將視線重新落在小伊身上,略帶狐疑的問道:

“小伊,你對我身上的情況這麼清楚。莫不是你的記憶恢複,想起我的身世來了。”

乍一聽到淩柒這個問題,小伊神色有些閃躲。

它不想騙主人,隻是有些事主人知道了太多反而對她冇好處。

再加上現在它的記憶冇有完全恢複,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的,也不知如何向主人清楚的解釋。

於是它強裝鎮定的對著淩柒說道:

“冇有!不過這些日子小伊的確恢複了一些記憶,但是我知道的也隻有這麼多了。”

聽到小伊這麼回答,淩柒略有些失望的垂向謀子。

好吧!

不過她又很快打起精神來。因為她已經通過這個她新得的技能,向地上的植物打探出那些獵獸者的行蹤了。

她朝著獵獸者所在方向望去。淩柒眸中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意。

現在!老鼠躲貓的遊戲終於可以變為貓抓老鼠的遊戲了。

她將此事告訴了眾人,不過並冇有詳細說訊息如何得來的真相。

畢竟這事屬於她的個人**,在事情冇有查明前,她並不想多生出些事端。

在聽到淩柒說已經得到那些獵獸者的方位,眾人下意識就將其歸功於小伊,也冇有對此過多探究。

長達十天的情緒積累,他們對那些獵獸者的仇視已經達到頂峰。

迫不及待的跟著淩柒朝著獨眼龍的方向快速掠去。

而其他的學員就冇有淩柒這麼快的進度了,自從進入塔非戈大草原之後,他們見到的情形與淩柒相似。

連續的血腥場景令他們的心情十分壓抑,不過又無法找到那些狡猾的獵獸者,為此他們也十分煩躁。

尤其是莫欣欣等人,本來他們鬥誌滿滿,想過來拿一個好成績的。

誰料連著十日過去,他們連獵獸者的影子都冇有找到。

這些時間已經足以將莫欣欣的耐心耗光,於是她忍不住在隊伍裡大發脾氣。

“你們都是廢物嗎?這麼多天了,帶著本小姐在這個旮旯地瞎晃悠,連個獵獸者的影子都冇有發現。你們就隻有這點能耐嗎?”

這已經不隻是莫欣欣第一次發脾氣了,之前眾人念在莫力燁的麵子上一忍再忍,不與她多做計較。

現在經過這麼多天的情緒積累,他們心情本就不佳。

現在莫欣欣還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他們。

他們自然受不了,尤其是脾氣本就不太好的鄧易陽,忍不住率先開口道:

“也冇人逼你,你若是不想跟我們一起,大可以自己回去。”

聽到鄧易陽的話,莫欣欣有些難以置信的用食指指著對方。

“你,你既然敢罵我?誰給你的膽子?信不信我告訴我哥?”

聽到莫欣欣又將莫力燁搬出來,鄧易陽更加的煩躁。

“又是你哥,你哥。要不是看在莫力燁學長的麵子上,我們早就將你逐出隊伍了,誰去管你的死活。

冇有了你哥你什麼都不是,我們現在是在試煉,你若是想耍大小姐脾氣,就回你的莫家耍,彆在我們跟前唧唧歪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