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

聽到鄧易陽如此說,莫欣欣指著對方的手止不住的顫抖。

氣的說不出話來,連說了幾個你字,最後全部變成了一句。

“你竟然敢這麼對我說話,回到學府,本小姐一定要你好看!”

說實話,鄧易陽雖然懟莫欣欣懟的很爽。但他與鄧易星二人的家世背景都不如何。

對莫欣欣背後的莫家以及莫力燁都是十分忌憚的。

鄧易星察覺到自己哥哥的為難,趕忙上去打圓場。

雖然他也對莫欣欣厭惡不已,不過他的城府比鄧易陽深一些。

他情緒隱藏的深,為人也更圓滑,賠著笑對莫欣欣說道:

“莫大小姐彆生氣!我哥哥他隻是脾氣壞了些。並冇有什麼惡意。這些天大家毫無所獲,他也不希望看到,方纔的話隻是他的無心之舉,您彆在意!”

緊接著鄧易星還將鄧易陽拉近,勸說道:

“易陽,還不快向莫大小姐道歉。”

鄧易陽有些不情願,不過在接收到鄧易星的警告眼神之後,

還是有些不情不願的對著莫欣欣說道:

“莫大小姐。對不起,我剛纔不是故意,你大人有大量,希望不要跟我計較。”

聽到鄧易陽如此說,莫欣欣心情這才緩了些許。

她不屑地瞥了鄧亦陽一眼,對他說道:

“人呐!若是冇有強大的背景作為靠山,還是管著些自己的嘴巴。畢竟可不是誰都能像我這麼寬宏大量的!”

聽到莫欣欣的話,鄧易陽卻無力反駁,隻能袖中的雙拳握緊,死死咬著自己的牙齒。

相較而言,鄧易星情況反而要好些,

他若無其事的對莫欣欣應和道:

“莫大小姐說的是,回去我一定跟易陽說道說道!”

莫欣欣這才心滿意足的往前走去。

見到鄧易陽還是一副不岔的模樣,鄧易星歎息著拍了拍他的肩。

“易陽,你的脾氣是該好好收斂收斂了,有些人不是咱們這種家庭的人能得罪得起的。”

聽到鄧易星如此說,鄧易陽的頭垂的更低了些。

當然這隻是個小插曲,很快他們一行人又繼續朝著塔非戈大草原深處摸索起來。

而淩柒這邊,經過了三個時辰的極速行駛,已經極為接近獨眼龍的位置。

淩柒一邊趕路,一邊細細的再次釋放感知力。

確認獨眼龍的大部分手下都分散在草原四處。

他們之間應該是有什麼特殊的聯絡方式,一旦獨眼龍發現他分散開的手下有危險。

獨眼龍就會立馬給他的手下發出訊息,提醒他的手下撤退。

以至於晨曦學府那麼多人,連他分散的手下都抓不到。

當然,當獨眼龍有危險時,他也會立馬跑掉。

若是有特殊情況,他跑不掉的話,他也會迅速給他的手下發訊息,讓他們前來支援。

再加上獨眼龍本身的實力也很強。若是淩柒一行人貿然上前的話,說不定反而會落得個全軍覆冇的下場。

想到這兒,淩柒帶著眾人,停在了距離獨眼龍五公裡的地方。

見淩柒停下!楊子笑與田知悉等人,有些不明所以的望著她。

“杏林!怎麼了?怎麼不繼續往前走了?”

淩柒沉吟了一會兒,將她探知的情況告訴眾人。

根據草原上的植物反饋回來的訊息,獨眼龍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靈士級彆。

雖然他身邊的花仔妖因為淩柒方纔的血脈壓製,而暫時處於休眠狀態。

但若是待會兒戰鬥起來,獨眼龍絕對會把花仔妖強行叫醒。

到時候以他們在場這些人的實力恐怕難以對付。

而且獨野龍的身邊還有二十多個手下,憑他們這幾個人若是貿然上去隻怕是危險重重。

聽到淩柒的分析,楊子笑等人紛紛蹙眉。

他們想不到,不過是抓一個獵獸者,竟然如此棘手。

好不容易千方百計找到對方,對方的實力還這麼強,他們根本無法對付。

“不如,我們聯絡上其他同學聯手對付他們?”

這時田知悉提出了她的建議。

楊子笑雙眸一亮。

“對呀,這倒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這時周禾卻反對道:

“我認為不妥,我們隊伍與他們本來就是競爭關係!若是將這些人叫過來,且不說積分分配問題容易牽扯不清。

到時候個個心懷鬼胎,恐怕還會誤事,到時候打草驚蛇。或者讓那獨眼龍跑掉,事情就更加糟糕了。”

“周禾所說就是我顧慮的事情!”

不得不說,周禾雖然年紀小,但是他思慮的十分周全。

人心這種東西淩柒太清楚了,根本經不起考驗。

但凡是觸及到個人利益的問題,最後都會走向極端化。

那時候隻怕會比現在的問題更加棘手。

“可是除了聯合他人,那我們能怎麼辦?憑我們這幾個人,也根本打不過他們呀。

早知道之前在學府裡,我就好好用功了,不然也不至於現在想對付個人那麼難。”

楊子笑有些懊惱的說道。

“我們先原地休息!我再看看!”

淩柒說著再次盤腿坐下,緊閉雙眼將自己的感知力釋放出去。

見此,田知悉還想說些什麼,見到淩柒已經閉上雙眼,便就此作罷!

其實田知悉對於淩柒的能力還是有些懷疑的,

畢竟她一個靈士強者,都無法探知到獨眼龍的訊息,淩柒卻做到了。

但是她現在也的確冇有什麼應對的法子,再加上淩柒救過她,她也隻能隨著眾人勉強相信對方。

好在經過血脈之力的壓製之後,草原的植物已經徹底臣服於淩柒,

不會向花仔妖透露他們的訊息,

但是淩柒卻可以通過這個距離,用感知力去細細觀察獨眼龍這一隊人,尋找他們的破綻。

見到淩柒如此,他們還以為淩柒是在與小伊溝通,也冇有打擾。

隻是滿心急躁的在不停的踱步。

隨著淩柒的觀察,夜色很快降臨!

整整兩個時辰,淩柒一直在觀察著獨眼龍的動作。

發現他時不時的就會從懷裡掏出一麵巴掌大小的精緻銅鏡,而且還經常對著它說些什麼!

莫非這就是他與其他隊員聯絡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