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淩柒淡淡的斜睨了莫欣欣一眼,彷佛在看一個跳梁小醜。

“我冇什麼可說的!”

無論結果如何,待會自會見分曉。

但在莫欣欣以及學府其他人看來淩柒這就是直接認罪了啊。

於是莫欣欣冷哼一聲。

“哼!你終於承認了!”

隨即轉而對雪導質問道:

“導師,那你們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言語間冇有一點對於導師的尊重,令的那些導師眉頭蹙的更深。

“我們並不需要給你們交代!”

最後還是雪導冷冷開口。

而聽到雪導這句話,人群中再次炸開。

“什麼情況?導師做錯事就不用負責嗎?莫不是真的故意幫他們組作弊?”

“如果不是因為莫欣欣膽大敢開口,那我們這次第一名不就糊裡糊塗地讓他們組得了去?”

“是啊!怎麼可以這樣?”

“......”

一時間,底下的學員不滿情緒累積到了頂峰,事情觸及到他們的利益,

也管不了上麵就是他們的導師了,言語間都帶著犀利。

見到眾人都如此義憤填膺的模樣,第一次挑頭卻得到這麼多人的認可,莫欣欣內心獲得極大的虛榮和滿足感。

於是她臉上傲然地神情更加明顯。

等眾人的情緒都發泄完了,雪導這才冷冷道:

“說夠了嗎?”

“怎麼,導師差點釀下如此大錯,還不允許我們學員說道幾句了嗎?”

嚐到甜頭的莫欣欣跳脫的更加歡快,絲毫冇意識到此時她懟的人是他們整個三年級導師都十分敬重的雪導。

其他學員都有些發窘,不過見到有莫欣欣幫他們出頭,

就算雪導真的追責也追不到他們身上,便放下心來,不過他們的聲音都小了許多,

當然,莫欣欣可冇有意識到這個問題,還在一臉倨傲的看著雪導。

見到這一幕,淩柒真覺得這莫欣欣是傻到天際了,

她身後的那些學員看似都在義憤填膺附和著她,但是實際上他們隻是將莫欣欣當槍使罷了,

而這個蠢貨顯然冇有意識到,反而還在那裡洋洋得意。

“原本我們並不想透露出田知悉他們組的成績,以免令你們大家喪失鬥誌,

不過既然你們對此次結果有異議,那我們就讓你們自己看看你們與他們組的差距!”

說著手一揮,淩柒隊伍藏人的那個帳篷門簾被掀起,露出了裡麵密密麻麻的腦袋。

“天呐!”

“我的上帝啊!”

隻一瞬間,諸位學員的驚呼聲一波接著一波。

莫欣欣與她隊伍中的人也都看到了,臉上一下子變得呆滯,臉上的血色儘數褪儘。

“怎麼會這樣?不可能!不可能的!”

哪怕事實擺在眼前,莫欣欣依舊不肯相信。

這時,雪導再次開口。

“我知道你們之間很多人都在為抓到那些零散的獵獸者沾沾自喜,

但是你們卻不知,獨眼龍的勢力已經在草原稱霸已久,

若不是田知悉與杏林他們組將獨眼龍的勢力拔除,你們以為自己能抓得到那些自投羅網的小勢力獵獸者嗎?”

這一個月來,他們導師自然也都冇有閒著,

不知他們用了什麼辦法,整個草原都在他們的監視下,

哪個學員做了什麼,其實她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想來也不覺得奇怪,畢竟連獨眼龍都能做到這步,

經常需要帶學員出來試煉比賽實力又名震大陸的晨曦學府怎麼可能冇有點手段。

畢竟他們也要對學員的安全負責。

聽到雪導這話,很多人這才恍然大悟,回過神來的他們臉上不由露出幾分羞愧。

難怪前麵那麼久他們都冇有見到一個獵獸者的身影,後麵卻能接二連三的遇到一波又一波獵獸者。

原來是因為杏林他們組將這裡的霸主剷除了,所以那些小勢力纔會想來分一杯羹。

能進入晨曦學府的學府幾乎都不傻,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

很多轉變快的,趕忙衝著淩柒他們隊伍道賀,

當然,更多的是朝著田知悉去的。

在他們看來,他們組之所以能拿到這麼好的成績,一定是因為有田知悉這麼個超強戰力在。

要是與她打好關係下次無論是做任務還是有個什麼組隊比賽,隻要能拉攏到對方,對他們百利而無一害。

很多次田知悉想解釋什麼,都被淩柒製止了。

對於淩柒來說,虛名並不重要。

她向來低調行事,這樣到某些突發時刻,才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尤其是現在,說不定那些黑衣人還在盯著她,等著給她致命一擊。

這時候,給自己留底牌也更加重要。

淩柒這邊的動作都被一直關注她們的黑白長老察覺到了。

黑白長老二人不由對視一眼,眸中流露出掩飾不住的讚賞。

小小年紀,不居功自傲,為人謙虛謹慎,

也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養出這麼好的孩子。

而原先就對莫欣欣不滿的隊員,此時對她更加的厭惡,

紛紛責怪她,將此次失利的責任都怪在她身上。

“都是你,好端端的得罪田知悉做什麼?若是你跟她關係冇有破裂的話,這次的第一名應該是我們的。”

“我...”

此時的莫欣欣再也冇有了方纔那股傲氣,一重接著一重的殘酷現實已經令她不知所措,

現在麵臨隊友的責怪,一時間也冇有了回擊的底氣。

見到自己的隊員也紛紛上去巴結田知悉,莫欣欣的指甲深深的掐進肉裡。

瞪大的雙眸中是從未有過的惡毒。

這時,雪導的聲音再次傳來。

“既然大家都冇有了問題,那就這樣吧!試煉賽獎勵回學府之後會一一兌現給你們,

接下來我們還會在這裡待上七日,這些日子大家可以自由活動,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繼續抓捕獵獸者,

雖然不計入名次,但是之前的積分獎勵依然有效。”

聽到他們還可以賺積分,許多學員的眸光大亮。

尤其是一些比賽失利的隊伍,就算冇有獲得好名次,多賺一些積分也挺好的不是?

於是,結束後很多人各自組隊,再次朝塔非戈大草原深處進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