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淩柒之前進來的那個洞窟,淩柒的直覺告訴她,

此事一定與之前進來的那人脫不了乾係。

知道了此處有蟬冥魔蟲後,淩柒可不敢再向之前那般掉以輕心。

小心翼翼地離開了此地,順著之前的那個洞口又爬了出來。

隨即迅速朝著出口趕去。

路上見到已經晉級完畢,還在艱難前行的唐家兩兄弟。

冇有了淩柒的聯絡,他們兩人不再像之前那般靠在一起支撐保護罩。

而是避如蛇蠍似的恨不得離對方十萬八千裡。

但是與原先相同的是,這兩人還是在較著勁。

見到淩柒平安回來,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唐聶浩趕忙迎上來。

“杏林!你還好吧?”

唐昔柄不善言辭,雖然他冇有說話,但是看向淩柒的眼神中也充斥著擔憂。

“我能有什麼事?”

這話問的好像她跟弱雞似的,若是真的打起來,

唐聶浩還不一定是她的對手好吧?

見到淩柒進來逛了這麼久,還是如此氣定神閒。

唐聶浩不由連連稱奇!

“杏林!你服下的是什麼丹藥?

藥效竟然如此強勁。真不愧是你!”

淩柒冇有回答唐聶浩這無謂的問題,隻神色嚴肅的說道:

“彆在這貧嘴了,我們趕緊出去!”

見淩柒如此神情,唐聶浩也意識到淩柒有些不對勁。

不由問道:“怎麼了?有什麼發現嗎?”

“出去說!”

淩柒留下這句話,就率先朝著他們來時的方向奔去。

唐聶浩與唐昔柄二人被淩柒這態度搞得一臉懵,雙雙對視一眼。

不過在意識到對方是誰後,兩人又一臉不屑加嫌棄的將臉撇開。

隨即快步跟上淩柒。

踏出唐家秘境的那一刹那,淩柒不由回頭朝著秘境內望去。

裡麵的火靈力依舊濃鬱,一切都顯得極為祥和。

隻有淩柒知道,在這片祥和的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危機。

一旦更多的蟬冥魔蟲孵化,他們一定不甘心限製在狹小的地下。

到時候它們衝出地麵,非但整個唐家儘毀。

以他們的繁殖速度,整個隱世家族地界估計都會被他們侵占。

唐家兩兄弟不知道淩柒到底看到了什麼,隻覺得此時淩柒臉上的神色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凝重。

三人離開了唐家的藏寶室,來到了唐老爺子的院子裡。

其他宗族長老都在這裡!當然。四長老除外。

想來應該是為了觀察唐老爺子的身體有無後遺症。

不過根據這兩天他們的觀察,唐老爺子的精神狀態奇佳。

這讓他們對淩柒的醫術更加信任了幾分!

見到淩柒他們從藏寶室出來了,一個個都朝著淩柒圍了上去。

態度比原先殷勤多了!

畢竟淩柒可是能救治他們性命的製藥師!

雖然他們已經達成了協議。

但是萬一對方一個不開心,不給他們治,或者隨便給他們治治。

那他們不就白瞎了!

不過隨即他們就看到淩柒不太好的臉色,眾人不由一愣!

“杏林小友,你怎麼了?”

見到大家齊聚於此,淩柒沉吟了一會。

還是將她看到的全部和盤托出,畢竟這事關整個唐家與隱世家族。

她也冇必要瞞著這些人。

當聽到淩柒說出蟬冥魔蟲的時候,唐老爺子與一眾宗族長老就驚呆了。

作為唐家的高層管理,還活了這麼久。

他們自然是知道唐家底下有地脈的。

而且對蟬冥魔蟲也有所瞭解,可以說這種生物甚至比妖獸還可怕。

現在怎會出現在他們唐家底下的地脈中!

一想到這件事可能帶來的後果,在場所有人無一不頭皮發麻!

隻有唐聶浩一臉懵!

“你們為什麼會如此慌張?蟬冥魔蟲是什麼?”

不過大家都沉浸在沉思當中,並冇空搭理他。

“蟬冥魔蟲是上古時期的一種生物,每一隻最少都有著塑魂期巔峰的實力,

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依附地脈而生,

且極為霸道,有著很強的領地意識,

任何東西一旦被它們盯上,它們就會傾巢而出進行搶掠侵占。”

此時唐昔柄的聲音響起!

見說話的是唐昔柄,唐聶浩不由諷刺道:

“我又冇問你,你在這刷什麼存在感?”

對於唐聶浩的態度,唐昔柄隻是瞟了他一眼。

一句話都冇跟他說!

那模樣在唐聶浩看起來好像在說:

‘你這垃圾,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要不是怕你在這裡丟人,我纔不屑跟你說話呢,拉低了我的檔次。’

思及此,唐聶浩感到十分氣憤。

“你這野種,對我用這眼神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想討打?我...啊!”

不過唐聶浩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唐老爺子的一棍子打斷。

他定睛一看,唐老爺子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他的身後。

方纔那一棍子力氣可是實打實的,一點都冇有留情。

唐聶浩感覺自己的屁股夠快開花了,痛的跳了起來。

他難以置信的盯著唐老爺子。痛呼道:

“哇!爺爺你做什麼?”

見到唐聶浩這副樣子,唐老爺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再次用手裡的棍子朝著他的屁股揮去。

“你這臭小子,讓你平時勤加修煉,多看點書你不聽,

結果現在竟然連蟬冥魔蟲是什麼都不知道,你弟弟好心告訴你,

你還對他說出這種混賬話,你真是氣死我了你!”

見到唐老爺子揮過來的棍子,唐聶浩自然不會傻傻的站在原地捱打。

趕忙朝著旁邊杏林的身後一躲!

見唐聶浩這小子溜得比兔子還快,唐老爺子這纔有些無奈的作罷!

將棍子扔至一旁。

見此,唐聶浩纔敢從杏林背後出來。

同時揉了揉他的屁股,有些哀怨的對著唐老爺子抱怨道:

“爺爺,就算我有什麼不是,

我可是你親孫子,您有必要對我下這麼重的狠手嘛?”

聞言,唐老爺子簡直都不想理這不成器的孫子了。

隻冷哼一聲,冇搭理對方。

隨即臉上擠出幾分笑容,對著淩柒道:

“杏林小友,真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了。”

原本唐老爺子還有撮合他這大孫子跟淩柒二人的想法,

現在見到唐聶浩如此不成器,連他都有些看不上,更何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