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田知悉之後,就是溫梓雅與溫北鬥。

二人測試出來的成績都是七級半。

果然,如唐聶浩所說的那般。

溫北鬥雖然出身旁係,但是血脈之力頗高。

這一次的測驗結果,竟然與各世家的諸位嫡係成績相當。

且她觀察了一下,溫家雖然子孫繁多。

不過血脈之力達到七級以上的也就隻有溫梓雅與溫北鬥二人。

而溫梓雅又是個女子!

相較而言,溫北鬥打倒溫梓雅成為溫家下一任家主的可能性極大。

思及此,淩柒似乎有些明白了,為什麼田家會選擇溫北鬥作為聯姻對象了。

不由暗道田家主真是老狐狸。

不過,在看到站在台上的溫北鬥,眸中不時閃過的精光。

她又在心中冷笑。

不過田家主這般做,無疑是在與虎謀皮。

一旦溫北鬥得勢,對方極有可能會藉此過來反咬他們一口。

還斷送了田知悉這輩子的終生幸福。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淩柒這般通透的。

溫家主此時看向溫北鬥的目光怎麼看怎麼滿意。

內心不斷在為自己的英明神武驕傲著。

再加上溫北鬥此時適時的對田知悉投注寵愛的目光。

更是引得田家主心中的好感度連連上升。

不過田知悉對溫北鬥的態度倒是極為冰冷。

根本不將對方的動作放在眼中。

目光反而一直停留在對麵的莫玄池身上。

見此,雖然溫北鬥對田知悉冇有什麼感情。

但是自己的未婚妻當著眾人與他的麵上,這般看著另一個男人。

是個男人都忍不了。

他的眸子暗中沉了沉,看向莫玄池的視線中閃過幾絲憤怒與殺意。

而在溫北鬥旁邊的溫梓雅將這一切儘收眼底。

見到溫北鬥如此模樣,她不由陰陽怪氣的出聲諷刺道:

“哎!看到自己的未婚妻對其他男人如此關注,你一定非常難受吧?

可惜,無論你再怎麼努力,也隻是一個低賤的旁係所生,

即使血脈之力再高,還是比不過外界一個貨真價實的大少爺。”

聽到溫梓雅這話,溫北鬥又重新將自己的情緒隱藏下去。

他不屑的看著溫梓雅,反譏道:

“大小姐這麼有心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畢竟作為我們隱世家族第一條戒規就是禁止與世俗界通婚,

大小姐莫要明知故犯纔是。”

溫北鬥這句話可謂是將溫梓雅噎得不輕。

她也知道自己喜歡軒轅夜不對,不過誰讓軒轅夜實在太優秀了呢。

讓她不得不生出無儘的征服之感。

在她看來,隻要能得到他,就算不與對方生小孩也是可以的。

就這樣,兩個心思各異的人冇有再繼續聊下去。

隻是都在暗自籌謀著什麼!

最後一個測試的是周家的周禾。

原本以周禾這個年紀是不用來測試的,

隻是周家嫡係的人丁稀薄程度可以與唐家不相上下。

前些年周家一直都隻有旁係出來。

雖然取得的成績也極為不錯,但是冇有嫡係始終是周家的弱勢。

於是今年他們便迫不及待的將周禾推了出來。

見周禾年齡如此之小,其他世家都嘲笑道:

“哈哈哈,周家人丁稀薄已經至此了嗎,竟然派個小屁孩來代表整個周家?”

“就他這小樣,測試能有個六級都算不錯了。”

“哎,冇辦法,誰讓周家嫡係人丁稀薄呢,往年對方可是連嫡係都冇有。”

不過周家人並冇有將這些嘲諷放在眼中。

周禾也是對這些話置若罔聞,他隻按照流程逐漸釋放著自己的血脈之力。

其他人原本以為以周禾這等年紀,大概率血脈之力還冇有先激發出來,靈力就已經耗光了。

誰知現實與他們想象中的卻是背道而馳。

不過才過了十分鐘左右,紫幽石上竟然有了反應。

而且隨著周禾手中力量的輸出,上麵的光芒越來越盛。

各世家一眾長老與領頭人見此十分驚訝,隨即都緊張的看向祭台。

隻見周禾麵前的紫幽石的光芒竟然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七級半的位置。

而且隻是變慢了一些,並冇有就此停止。

見此,在場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紫幽石。

而紫幽石上的光芒越來越亮,最後在七級巔峰的位置才止步不前。

正當其他世家鬆了一口氣時,突然這光芒又亮了一些。

最後停在了八級!

“天,竟然是八級!我們大小姐跟其他世家的嫡係也不過就隻有七級半啊!”

“最關鍵的是,他的年紀比其他繼承人小那麼多,

也就是說這還不是他的最終成績,等他長大一些,血脈之力隻怕是會更強。”

“天!周家這是不出動則已,一出動的氣勢簡直萬夫莫開啊!”

周禾這一測試,徹底在隱世家族中泛起了漣漪。

為此,各大世家的家主與管理層紛紛心思各異的看向祭台中心的周禾。

當然,大部分都在思考自己家族中有哪些女子與周禾的年齡相仿。

若是能與之聯姻,想必一定能創造出血脈之力頗高的後代。

“臥槽!八、八級!這周家竟然冒出了這麼個怪物!”

唐聶浩激動的直接報了粗口。

見唐聶浩如此激動,淩柒不由疑惑道:

“怎麼?八級血脈之力很高嗎?”

對此,唐聶浩理所當然的回答道:

“高!當然高了!上次我們隱世家族出現八級血脈還是一百多年前。

而且對方的年紀可比周家這小子大多了,但是他的實力可是冇過多久就超越了各世家的老傢夥。

成為了隱世家族第一人,他所在的家族更是穩穩地壓在了其他世家上麵,

你說八級血脈高不高?這周家從此之後怕是要平步青雲了啊!”

隨著唐聶浩這番解釋,淩柒這纔對血脈之力有了個更加清晰地認知。

她不由低頭看向自己雙手。

不知她的血脈之力會是多少?

“主人,你的血脈之力肯定要比這些什麼亂七八糟的雜脈強不知道多少倍,

他們這些什麼狗屁家族趕馬屁都不如你的萬分之一。”

小伊的聲音突然在淩柒的腦海中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