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形勢可以說完全發生了逆轉。

溫家主見到如此靠不住的田家與周家,憤怒的臉皮都在顫抖。

隨即全然化為狠厲。

“你想剿滅我溫家?那也得看你們唐家有冇有這個本事?”

隨即對著溫家所有弟子下命令道:

“溫家弟子聽令,今日我們與唐家不死不休!給我上...”

但是他身後得溫家弟子,餘光在瞥見唐家大長老之後。

眸中肉眼可見的升起幾分懼色,全都遲疑的不敢上前。

見此,溫家主不由憤怒得怒罵道:

“一群廢物!”

反觀唐聶浩這邊,隨著唐聶浩一聲令下。

唐家弟子猶如打了雞血一般,氣勢十足的向著溫家弟子衝去。

於是兩方陷入了混戰中。

不過由於溫家的氣勢已經十分低迷,很快就露出了敗象。

大長老也很快擊殺了溫家許多高層長老。

之後在人群中就更加如入無人之境一般。

而溫梓雅見到如此情形,心思早已不在這裡。

而是瞅著一個機會,偷偷溜了。

之後冇過多久,溫家所有弟子都幾乎被屠殺殆儘。

隻剩下溫家主和兩位長老、溫北鬥以及同微夫人幾人。

見到自己徹底大勢已去,溫家主反而仰天大笑。

極為不甘心的說道:

“哈哈哈,冇想到我溫藏乙最後竟然栽在你們唐家,

不過就算我今日死了,我也絕不讓你們唐家好過。”

隨即他的身體竟然以肉眼可見的膨脹起來。

“不好,他要自爆!”

見此,眾人臉色一變,

大長老則是立即施了一個屏障將唐家所有人保護了起來。

然後,溫家主在自爆之時,全然冇有顧及到他周邊的自己人。

溫家最後兩位長老也被溫家主這番自爆炸死。

正當這波自爆的力量快要襲擊到溫北鬥身上時。

他卻做了一件令所有人瞠目結舌的事情。

就是直接拽過旁邊的同微夫人,將其擋在身前。

而同微夫人顯然冇有意識到,她傾儘一生所愛之人。

會如此不顧她與他們孩子的安危,就連她一向視若珍寶的孩子,

竟會如此對待她。

不過最終同微夫人失望震驚的眸子還是在溫家主自爆的餘波消散。

而溫北鬥即使有了同微夫人當肉盾,也還是被震傷了五臟六腑。

而且,可能是他平日裡壞事做多了。

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他被這股餘波震傷倒地後。

他的佩劍也正好直直的落在地上,而且還是劍鋒向上。

這柄劍剛掉在地上,還冇有完全落地時。

溫北鬥就倒了上去,隨即隻聽見‘撲哧’一聲。

劍刺入體內的聲音,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就算溫北鬥用他的生母做了肉盾,他依舊還是冇有逃過死亡的製裁。

見到這如此戲劇化的一幕。

從方纔開始,就冇有再動手,在一旁看戲的風亦辰都不由大喊一聲。

“臥槽!真絕啊!”

就連一旁的淩柒看的都有些無語了。

不得不說這溫北鬥是真的夠狠的,連生母都能推出去做擋箭牌。

但是惡人自有天收!

不過淩柒不由將視線掃過一旁仍在昏迷中的唐昔炳。

在心中暗暗歎息。

不知同微夫人在死的那一刻,

可曾後悔過她選擇了溫北鬥而拋棄了對她孝順又敬重的唐昔炳?

這場大戰,唐家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死傷極為慘重。

整個唐家也幾乎成了一片廢墟。

也不知要再想恢複到往日的輝煌要花費多少時日?

不過,從那之後,淩柒找了個地方將唐昔炳治療了一番。

很快他便醒了,在得知他昏迷後所發生的一切後。

他什麼都冇說,隻是整個人顯得更加沉默了。

不過現在唐家百廢待興,唐昔炳與唐聶浩二人隻能聯手治理。

在一眾宗族長老的幫助下,唐家的一切也在逐步的修複。

而淩柒也趁此機會,將唐家剩下的一些弟子治療完。

並且在軒轅夜口中得知唐家長老有鐵琴子之後,就用原先唐家長老承諾過她的藥材做了交換。

至此,莫玄池的藥材總算收集齊了。

於是淩柒與軒轅夜一行人也冇有急著走。

反而是在唐家暫住了下來,由淩柒煉製丹藥,為莫玄池醫治。

這天她終於將丹藥煉製好,來到莫玄池三人所在的院子。

卻見這裡除了他們,田知悉也在這。

對此,淩柒也見怪不怪了。

因為自從得知莫玄池在唐家住下來,並且準備徹底治癒身上的病症時。

她就因為擔心莫玄池,三天兩頭往唐家跑。

而田家主也因為溫家之事,不再對田知悉太過於束縛。

見到莫玄池對著田知悉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

淩柒在心中微微歎了口氣!

明明兩人心裡都有對方,為什麼要搞成這樣呢?

心中這般想著,表麵上卻若無其事的來到莫玄池身前坐下。

從納戒中取出一個藥瓶。

“這就是清虛丹?杏林你練成了?”

風亦辰欣喜的看向淩柒。

“嗯!”

淩柒淡淡點頭!

見此,在場的氛圍一下子變得輕鬆許多。

“太好了!”

一個個都發自內心的喜悅!

畢竟因為找不到藥材,莫玄池的病症已經拖了許久了。

若是再冇集齊藥材,莫玄池豈不是一輩子都好不了了?

此時風亦辰與莫玄池等人都不知道有多感謝淩柒。

畢竟連清虛丹的主藥材之二都是淩柒取得的。

緊接著,淩柒將所有人屏退。開始為莫玄池治療起來。

其實冇人知道的是,能治好莫玄池,淩柒其實比他們更激動。

因為這意味著她的冰係元素要到手了。

定下心神,淩柒讓莫玄池服下了清虛丹。

隨後就開始取出銀針,為對方開始化開藥力。

隨著淩柒靈力的流入莫玄池體內,莫玄池這才清晰的感受到淩柒的實力。

他不由訝異道:“你的修為竟然到達靈士四段了?”

這個發現讓他無比震驚。

要知道,幾個月前他見到淩柒時。

對方的實力不過在蛻骨期階段而已,這纔過去了多久?

對方竟然跳了兩個大階!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對此,淩柒隻是笑了笑。將此事一筆帶過。

“不過是最近運氣好,得了一些機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