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四長老還有誰!

而且因為怕被淩柒與其他弟子發現,他甚至不惜一直沿著草叢堆裡走。跟蹤淩柒。

而他的來意,淩柒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是為了什麼。

因為整個唐家,就隻有四長老身上還有火毒未解。

此番對方顯然就是為此而來。

見到淩柒發現了他,四長老顯然十分尷尬。

老臉微紅,有些不知所措!

恰巧在此時,有幾位唐家弟子經過,見到四長老與淩柒麵對麵站著。

熱情的打著招呼!

“四長老好!杏林藥師好!”

淩柒微微點頭示意,唐家其他人已經習慣了淩柒這番態度。

知道淩柒隻是性子冷了些而已!再加上淩柒此次幫了他們唐家很大的忙。

整個唐家都欠著淩柒的人情,自然不會在乎這些細節。

然而見到唐家弟子,四長老此時的臉上隻有不自然。

隻隨意的說道:

“好!好!”

心裡想的是。‘你們快走吧!不要耽誤老子辦正事!’

不過這些唐家弟子好像就知道他的痛處在哪,專門往那戳。

其中一位弟子說道:

“四長老,您怎麼跟杏林藥師在此,

哦~我知道了,您肯定也是找杏林藥師解毒的對不對?”

不過話還冇說完,就被另一位弟子敲了一個爆頭。

說道:“你傻啊!我們唐家的所有弟子都已經被杏林藥師治療完了,

長老們的還用說嗎?我聽說杏林藥師就是將所有長老治療完畢之後,

纔開始給我們治療的。

四長老跟杏林藥師在這裡一定是有其他事,我們先不要打擾他們了。”

聞言,最開始說話的那位弟子恍然大悟。

“對哦!瞧我,好好!

那杏林藥師,四長老,我們就先退下了。”

隨即此處又隻剩下了淩柒與四長老。

場麵一度十分安靜,而四長老此時的老臉已經快要埋在地上了。

抬都不敢抬一下!

淩柒明明知道對方來做什麼,卻還是帶著些逗弄心思的反問道:

“四長老,不知道您今日突然來找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有何貴乾?

莫不是上次冇殺成我不甘心,這次特意來尋仇的?”

聽到淩柒這番話,四長老的神色更尷尬了。

不過隨即他還是磕磕巴巴的解釋道:

“不、不、不、杏林...小友,你誤會了。

我今日來是想....想...”

隻是說到後麵,四長老還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見此淩柒眉毛上挑,繼續問道:

“哦?那您過來這做什麼,

杏林記得我與四長老的關係似乎並冇有太好!”

聽到淩柒如此說,四長老在躊躇了一會。

最終還是一閉眼,徑直說道:

“那個,不知道我能不能跟你做個交易。

你想要什麼,隻要我有的都可以給你,

你幫我把身上的火毒治好!”

其實四長老之所以想將火毒治好,並不僅僅隻是擔心自己的生命。

還有就是方纔那種情況。

若是讓整個家族的人知道家族裡就他一個人火毒冇解除。

那豈不是很丟人?

不過之前四長老這麼對她,她又豈會那麼輕易的答應對方。

隻是漫不經心的說道:

“唔,真是不巧,我好像也冇什麼缺的呢!”

聽到淩柒如此說,四長老這下徹底是不知道怎麼辦了。

隨即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盒子。

盒子的材質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將裡麵的東西全部隔絕。

不過看四長老的模樣,這東西應該極為珍貴!

隻見他肉痛的看了一眼此物,隨即將其遞到淩柒身前。

“此物是老夫無意間得到的,我一直是用它來壓製我體內的火毒的。

此物正好也是為木屬性,相信對你一定有所幫助!”

聽到四長老如此說,淩柒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

將其接過,打開一看。

結果正是這一眼,讓她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因為這竟然是木係元素!

這簡直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這東西竟然在四長老手上。

思及此,淩柒的目光重新投在四長老身上。

對其說道:“好!成交!”

接著淩柒就如法炮製,將唐家最後一位四長老身上的火毒也去除了。

這趟唐家之行收穫不可謂不小,不僅拿到了莫玄池的冰元素。

還意外獲得了另外兩枚元素!看來老天都在幫她。

原本眾人打算在隱世家族好好玩幾天再回去的。

畢竟在隱世家族來去自如這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有的待遇。

但是他們的學府卻突然傳信過來,說星辰大陸整個北區突然大麵積的爆發一種奇怪的疫症。

而且傳染速度極快,被傳染者皆如野獸一般。

雙眼發綠,四處咬人!

當接收到學府這個訊息時,淩柒與軒轅夜幾人當場雙雙對視。

這不由讓他們聯想到當初在北藥村消失的那批村民。

“莫非這次北區疫症與北藥村那些人有關?”

風亦辰猜測道。

“不清楚,看來我們得儘快去一趟北區了!”

因為這事,幾人也顧不上再玩了,而是乘坐著淩柒的靈寶。

全速朝著北區略去。

經過一段時間內冇日冇夜的趕路,終於來到了北區上空。

從上麵往下看去,下麵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神誌不清渾身潰爛的患病人。

偌大的區域,冇有一丁點活人氣息。

見此,淩柒一行人心中大概有數了!

因為這症狀的確與北藥村失蹤的那批人一模一樣!

見此,所有人不禁將視線投注到淩柒身上。

畢竟他們這些人裡,也就隻有淩柒是製藥師。

“杏林!這次我們該怎麼辦?”

淩柒察探著底下的情況,隻是下麵的情況遠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糟糕。

麵積太大了,就算她演算出一種解毒藥水。

但是根本比不上病毒擴散的速度。

而且病毒還在不斷的發生變異。

“事已至此,普通辦法已是無用,除非...”

“除非什麼?”

聽到淩柒的話,其他人趕忙上前追問道。

淩柒沉吟了一會才說道:

“除非能找到他們的病原體,然後製造出一個新的病毒母體。

新病毒必須比現在的病毒強,而且穩定性要高。不會輕易變異。

讓這母體去咬這些被感染的人群。被感染的人群再去傳染其他患者。

當然,新的感染者不會對正常人下手,隻會被原來的感染者吸引。

如此一來就能以最快的速度控製疫情擴散!

待得新病毒擴散之後,隻要利用母體將這些感染者召集過來。

集中對他們進行治療,這次疫症便可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