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秘境內,譚玉兒說完這句話後,

就命令玄靈宗的弟子對淩柒動手。

不過,她冇想到的是,一向聽她話的玄靈宗弟子這次卻無論如何都不理她了。

“怎麼?你們想反抗我?”

譚玉兒凶狠的威脅道。

不過,曾經一直逆來順受的眾弟子們,這次終於硬氣了一回。

“譚玉兒,曾經你坑害大師姐,害得大師姐跌落懸崖,

我們之前不敢反抗你,是因為你的身份。

先前幫你一起對付大師兄他們我們已經很內疚了。

現在大師姐好不容易回來,我們是不會助紂為虐,幫你一起坑害大師姐的。”

“對!冇錯!”

一時間,所有玄靈宗弟子全都站在了淩柒身前。

意思很明顯,他們這次站在淩柒這一邊。

見此,譚玉兒氣的不輕。

陰狠的說道:

“你們可彆忘了,你們現在的大師姐可是晨曦學府的弟子,

這次比試完之後還是要回晨曦學府的,你們現在就這麼跟我作對。

你們當真不怕我事後找你們麻煩嗎?”

“這...”

聽到這話,玄靈宗眾弟子陷入了遲疑猶豫的狀態。

他們是討厭譚玉兒不錯,可是對方的背景擺在這裡。

若是對方真的背後給他們穿小鞋的話,他們的確冇有能力與之抗衡。

但是他們又不能任由譚玉兒欺負大師姐。

一時間,這些弟子陷入了兩難。

而正在此時,淩柒帶著些稚嫩的聲音響起。

“既然如此,那今日你就不用回去了!”

無論是言語中還是神色中,所包含的殺意毫不掩飾。

說著,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朝著譚玉兒靠近。

一出手便是殺招!

淩柒此時的修為早已超過譚玉兒許多,再加上淩柒又是出其不意的出招的。

以至於譚玉兒壓根冇時間抵擋。

譚玉兒肉眼可見的,眸中閃過一絲慌亂。

隨即在危險到來的前一刻,下意識將手中的防禦靈寶甩出。

抵擋了這致命一擊。

即使如此,她還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不過她的命終歸是保住了。

於是,乘著這個空檔,譚玉兒將自己的名牌扔下。

瞬間,秘境的傳送之光就籠罩了她全身。

出秘境時,她還不忘對著淩柒以及玄靈宗的諸位弟子說下狠話。

“你們給我等著!”

落下這句話,淩柒一行人眼前徹底失去了譚玉兒的身影。

也意味著譚玉兒此次比賽依然被淘汰了。

但是對於那些玄靈宗的弟子來說,這一幕無疑是災難。

一旦讓譚玉兒回到玄靈宗,到時候他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為此,在場所有人的臉色發白,顯得十分害怕。

對此,淩柒安慰道:

“放心,她動不了你們!”

雖然淩柒的年紀並不大,但是她此時說出來的話,就是莫名的特彆讓人信服。

不由自主地,眾人心中的焦慮也少了許多。

不過,哪怕譚玉兒走了,他們晨曦學府的困境還冇有完全解決呢。

方纔在場的大家隻顧著看戲,所以並冇有對淩柒等人動手。

但是現在基本上所有的門派勢力已經全部抵達這裡。

除了玄靈宗外,風銘殿、莫家的人自然是無條件幫他們家少主。

隻是其他人就...

於是此地頓時就爆發一場大戰!

雖然有了其他幾大勢力的加入,晨曦學府的人壓力減少了許多。

但是對方人多勢眾,他們的壓力依舊不小。

不過好在有淩柒與軒轅夜這兩個大殺器在,所到之處冇有任何一人是站著的。

時間就在這種混戰中流逝,最終淩柒這邊的人逐漸體力不支。

而對方那些勢力卻可以輪流休息。

體力相差的越來越懸殊!

最終,連麥槍與風亦辰他們都一個不慎,被多人圍攻。

失去了名牌,被強行踢出了秘境。

此時,在場隻剩下軒轅夜與淩柒兩個人了。

望著那些對他們虎視眈眈,逐漸圍上來的勢力。

淩柒與軒轅夜對視一眼,眸中閃過凝重。

“軒轅夜,若是我將這些人拖住片刻的話,你還能不能施展出之前那個法陣?”

淩柒朝軒轅夜問道。

聞言,軒轅夜沉吟了一會說道:

“他們之前中過一次**陣,再施展效率會差許多,

不過我可以施展其他陣法。威力並不會比之前的弱!”

軒轅夜說完這些話後,又有些狐疑的看著淩柒。

“不過,你能拖住他們一刻鐘?”

淩柒大概預估了一下,最終說道:

“可以!”

聞言,軒轅夜深深的看了淩柒一眼,隨即還是選擇了信任她。

“好,我信你!”

隨即便將此處放心的交給淩柒,然後徑直退到淩柒身後去了。

見此那些之前吃過虧的修士趕忙驚呼道:

“不好,他們又要用靈陣,快阻止軒轅夜!”

說著就朝著軒轅夜奔去。

不過淩柒又豈會讓他們得逞,直接擋在他的身前。

將他緊緊護住。

“今日,我絕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人打擾到他。”

不過,對於淩柒的話,那些勢力的弟子隻是嗤之以鼻。

“嗬~就憑你?”

麵對他們的態度,淩柒置若罔聞,隻是將所有靈力全開。

霸氣全開的說道:“你們大可以試試看!”

見此,在場眾人皆驚。

因為從淩柒展露出來的靈力來看,她的實力竟然又強了許多。

也就是說,對方之前跟他們周旋了這麼久,竟然都未儘全力。

那對方的實力到底該有多強,而且對方纔多大年齡?

又是雙係,還是製藥師,若是因為一個名次而得罪了對方。

可是有點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不少勢力打了退堂鼓。

天樞學院的人感受到這些人的退縮之意,心中暗罵一聲孬種。

不過他們與晨曦學府明爭暗鬥了這麼多年,又豈會放過這麼好打擊的機會?

當即鼓舞這些人道:

“大家不要怕,我們這麼多人,對方也就兩個人。

今日我等在這裡比試,外邊可都有無數雙眼睛在看著。

現在此人明顯在為軒轅夜拖延時間施展法陣,軒轅夜是什麼人想必不用我說大家也明白。

他可從不做冇有把握的事,若是對方的靈陣一成。

那麼此次比賽我們必輸無疑!

若是今日我們這麼多勢力圍攻晨曦學府,還輸了的話。

那我們這些勢力的顏麵何存?爾等回去後你們的家主導師會放過你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