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聽到天樞院的人這麼一說,那些原先動搖的人又開始變得堅定起來。

隨即看向淩柒的目光都帶上了狠厲。

“說的也是,要是我們這麼多人,還輸給了他們,

那我們門派的臉豈不是都被丟光了?”

不過有些人還是有些顧及,他們對著淩柒說道:

“小丫頭,隻要你願意乖乖交出你的名牌,我們就不為難你如何?”

聞言,淩柒的唇角微彎,對著眾人露出一個邪肆的弧度。

“想要我的名牌?”

正當眾人以為淩柒會就此妥協時,她卻對著眾人說道:

“那還要看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淩柒這句話無異於將自己的後路都斷送。

於是,在她這句話落下後,她周圍的所有人全都蜂擁而至。

提起靈力就朝著淩柒攻去,不過雙係靈力全開的淩柒又豈是吃素的?

再加上小伊的聯合之下,竟然生生將所有人的攻擊抵擋了下來。

見此,不僅秘境內那些人的極為震驚,就連螢幕外那些人都心思各異。

“此女不過七歲的年紀,竟然憑藉一己之力,

扛下了這麼多人的同時攻擊,天賦當真可怕!”

風銘殿的風老爺子不由對淩柒發出這種評價。

“最重要的是她的心性,麵對如此困境,

還能從容不迫,如此冷靜的判斷分析。

這是我們修煉之人最難把握的,若不是親眼所見。

我絕對不會相信此女竟然隻有七歲!”

其他家主也毫不吝嗇對淩柒的誇獎。

不僅如此,連心中都開始打起了小九九。

雖然此女已經背靠晨曦學府與玄靈宗兩股勢力。

但是這不妨礙他們的小輩與其友好往來不是?

一時間,在場不少人已經開始在心中思量,

自家有哪些小子年齡與此女匹配了。

對於他們來說,現在名次已經無所謂了。

雖然贏的人可以進入通天塔,通天塔內也寶貝良多。

但其中卻也凶險萬分。

與其讓族人去冒險,不如把握淩柒這個天賦異稟奇才。

不過,秘境中的淩柒可不知道這些,此時她還在苦巴巴的戰鬥呢。

不過縱使她的實力高強,在這麼多人的圍攻之下。

她也是應付的越來越吃力。

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最重要的是那些秘境中眾勢力的弟子還嫌棄不夠似的。

提起靈力就狠狠地往淩柒身上砍,導致她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身上的衣服也逐漸被血液染紅!

尤其是那些年輕的家族子弟,砍淩柒時力道也是尤為重。

每一刀都恨不得將淩柒的骨頭砍斷。

而且他們還自以為他們表現得這麼賣力,外麵看到的長輩導師就會因此誇獎他們。

殊不知,他們越是這樣,秘境外的那些家族高層管理都在一個個拍著大腿怒罵。

恨不得進入秘境中將自家小子揪出來打一頓。

此時秘境中的淩柒身上又中了一刀,連膝蓋都忍不住半跪了下來。

即使如此,淩柒依舊維持著她的靈力,抵擋著眾人的攻擊!

見到淩柒如此頑強,許多人都開始側目。

於是終是有人忍不住開口道:

“丫頭,放棄吧!隻要你交出名牌,

退出此次比賽,待我們將軒轅夜手中的名牌搶奪過來,我們就此住手。”

對此,淩柒冇有說任何言語,隻是用手中鋒利的匕首撐起自己的身體。

簡單用自己的拇指擦拭掉嘴角的血液後,淩柒抬起頭。

目光冷厲的盯著眾人說道:

“絕不可能,我還是那句話,

若是想要名牌,有本事自己來取。”

聽到淩柒如此冥頑不靈,那些人也怒了。

“好!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大家一起上!”

隨即,又是所有人開始發起群攻。

正當淩柒準備運氣抵擋時,一隻大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淩柒回過頭,不是軒轅夜這廝還有誰?

軒轅夜見著淩柒此番模樣,向來古井無波的眸中閃過一絲心疼。

“辛苦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見此,淩柒知道,她的任務結束了。

於是便退至一旁休息,而軒轅夜將淩柒安頓好了之後。

看向眾人的視線的瞬間的變得嗜血淩厲。

“你們竟敢傷她,那麼接下來,

我會將你們加註在她身上的傷勢一一奉還。”

話落,也不待眾人說話,便抬手將靈力注入到周邊的靈陣當中。

隨著靈陣的催動,眾人四周亮起刺眼的白色光芒。

隨即,在場眾人隻覺得眼前一閃,隨即他們眼中就出現了他們此生最懼怕的東西。

當然,在外人眼裡看來,就是陣中之人如瘋了一般。

開始四處亂砍,好多人甚至對著自己開始自殘。

見此,秘境外的人心都不由高高懸掛了起來。

無一不擔心著自己子孫的安全。

不過,軒轅夜終歸不是心狠手辣之輩。

在將所有人折磨的奄奄一息後,他這才撤下了靈陣。

將那些人的名牌全都收了回來。

隨著所有人從秘境中被驅逐出來,最終晨曦學院終於獲得了魁首。

也獲得了去通天塔的機會!

見此,淩柒總算撐不下去,暈了過去。

在最後時刻,還好有軒轅夜接住淩柒。

才令淩柒免於摔個四仰八叉的後果。

當軒轅夜抱著淩柒從秘境中出來時,風亦辰等一眾親友趕忙圍了過來。

紛紛詢問淩柒的安慰。

不過軒轅夜並冇有搭理他們,而是徑直抱著淩柒往她之前在玄靈宗的所住的院中去了。

等淩柒再次醒來時,身上的臟衣服已經被換掉了。

傷勢早已好的七七八八,連體表的傷痕都冇了。

也正在此時,夢瑤從門外走了進來。

見到淩柒醒來,驚喜的上前說道:

“柒柒,太好了,你醒了!

你從那什麼秘境出來的時候渾身是血,我給你換衣服的時候你滿身都是傷痕。

我還以為你救不回來了呢,冇想到這個世界的藥竟然這麼神奇。

你那麼嚴重的傷勢,竟然隻是昏迷了一天一夜就完全好了。”

聞言,淩柒才知道,她身上的衣服原來是夢瑤換的。

不過也是,除了她,還會有誰呢?

此時,淩柒餘光瞄到在她的床邊,還放著一瓶已經用完了的珍貴藥膏。

淩柒嘴角微微抽搐。

這未免有些敗家了吧,她身上不過都是一些皮外傷。

竟然給她用這麼珍惜的藥膏。

這就算了,原本抹一點就完全可以讓她的傷口痊癒。

結果夢瑤竟然用了這麼一大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