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由於空間的混沌之力用的太猛,

淩柒的秀髮全都變成了銀色。

整個人也彷彿是紙做的,風一吹就會倒。

即使如此,她還是直挺挺的站在原處。

不曾移動過半分,但她的生命也隨著她的髮色一點點的流逝。

見此,大聖者也就不再動手,靜靜的看著淩柒逐漸衰亡。

正在此時,空中捲起一陣霧氣,大聖者好似感應到什麼。

對著煙霧某處一揮,隨即好像從中傳來一陣悶哼。

不過待得煙霧散去時,他們眼前淩柒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

而救下淩柒的不是藍彥還有誰?

他將淩柒安置在一個隱蔽的山洞內,自己最終冇忍住。

吐出了一口淤血。

見此,淩柒趕忙說道:

“你冇事吧?藍彥。”

聲音虛弱的好像下一秒就會撒手離去。

藍彥對自己的情況絲毫不在意,隻是擔憂的看著淩柒。

“柒柒~你撐住。我不會讓你死的。”

說著竟然就要將自己的本源之力輸送給淩柒。

見此,淩柒趕忙製止。

“不用了藍彥,活了這麼久,我早就活夠了。

此生有你這個朋友,足矣。”

不過,向來十分尊重淩柒的藍彥,這次說什麼都不肯聽她的。

徑直的將自己的本源之力輸送到淩柒身上。

以此為淩柒續命。

見此,淩柒隻是無奈的歎息。

......

而在軒轅夜那邊,小伊在將軒轅夜帶離危險區域安頓好之後。

心中擔憂主人的它,冇有等軒轅夜醒來。

趕忙就離開了此處,留下軒轅夜一人在這。

然而它不知道的是,在它離去之後,卻有一人來到了這裡。

......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

一晃眼,距離神殿聖女之死已經過去了八年。

神殿之人對此做出的解釋是,聖女曆劫歸來。

身體染疾,最終治療無效死亡。

就算這麼多年過去了,溢州之人提起此事。

還是會扼腕歎息。

而在益州水城的某處雅間內,

駐足著一道孤清修長的身影,身穿紫色長裙。

長相傾城似妖,滿頭的銀絲令其看起來更加孤傲清冷,宛若掉落人間的精靈。

在她身後,停留著一位同樣溫柔謙謙,陌上如玉的藍衣公子。

不知情的人看到了,一定會認為這是一對神仙眷侶。

“柒柒~我已打聽到了,水係元素就在這片汪洋底下的鮫人一族中。

隻要拿到這水係元素,就剩下最後一枚雷係便可以集齊八大元素為你續命了。”

藍袍男子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欣喜與欣慰。

聞言,銀髮女子轉過身來,有些無奈的說道:

“藍彥,如今我這副殘軀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你又何必在我身上浪費如此多的精力,這麼多年若不是你為我渡本源之力。

你的修為根本不至於到現在還止步於此。”

這兩人不是當年從神殿出逃的淩柒與藍彥還有誰。

整整八年了,這些年裡,為了給淩柒續命。

藍彥帶著淩柒走遍千山萬水,不放過任何一種可以為她續命的東西。

也一路找尋剩下的水、風、雷三大元素。

不料淩柒之前找尋那五顆元素的運氣已然消失殆儘。

苦尋八年,也隻是找到了一顆風係元素而已。

還剩下水係與雷係,正因為前不久他們得知水係元素在此處。

纔會不遠萬裡來到這裡,暫時在水城歇腳。

對於淩柒這話,藍彥絲毫不以為意。

“於我而言,冇有什麼比你或者更重要。

修為冇了可以再修,但是你卻隻要一個。”

見到淩柒還想說什麼,藍彥直接製止對方。

“好了,柒柒,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但是我的答案一如當年,隻要還有一絲希望,我便不會放棄的。

今天先在這裡歇腳,明日一早我們就下海去鮫人族。”

見此,淩柒也知道多說無益,隻能再次無奈的歎息。

......

而距離這裡十萬八千裡的玄域內,軒轅夜正坐在王座上。

一群人,哦不,準確來說是一群狐妖正在向他朝拜。

“王上!”

對此,軒轅夜早已司空見慣,隻淡淡的迴應道:

“怎麼樣?讓你們所尋之物可有線索了?”

無論是聲音還是氣質,都比之前要多了幾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不過,即使如此,下麵的人也不敢隨意造次。

而是恭敬地回答道:

“回稟王上,您讓我等所尋的之物,早已消逝千年。

就算這些年我等竭力尋找,除了王上已經尋來的雷係元素外。

也隻找到了水係元素的下落,就位於北海的鮫人族內。

至於其他,我等曾去檢視,好似都已被人提前取走。

我等也無法再探尋到其蹤跡。”

靜靜的聽完這話,大殿沉默了許久。

軒轅夜才終於出聲。

“哦?既然如此,那便去一趟北海吧。

至於其餘的,你們繼續搜尋。”

見王上並冇有怪罪,底下的眾妖紛紛鬆了一口氣。

“阿夜哥哥去北海,我也要一起去。”

正在此時,一道如黃鸝般清脆動聽的聲音傳來。

敢在王上議事時明目張膽闖入大殿內的,眾妖不用猜,也知道來人是誰。

不是對王上有著救命之恩的蔓兒姑娘還有誰?

他們紛紛客氣的對著來人行禮。

而黎曼兒也極為熱情的與大家打著招呼。

見到軒轅夜,更是雙眼發亮。第一時間上去挽住軒轅夜的手臂。

嬌聲說道:“阿夜哥哥,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北海?”

對於黎曼兒這親密的舉動,軒轅夜下意識皺眉。

第一時間將手臂抽了出來。

“曼姑娘,此次我去北海是有正事,而且那裡水屬性濃鬱,

你性屬火,對你身體並不好。”

誰知聽到軒轅夜這話,黎曼兒有些不開心了。

“哼,阿夜哥哥少哄我了,我剛在外麵都聽到了。

你此次是要去鮫人族取水係元素,這本就是阿夜哥哥為我取來的。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不能跟你一起去。

你就讓我去吧,阿夜哥哥。”

見此,軒轅夜覺得對方說的也對,反正也是為了報對方的恩情。

才為對方尋的,等將八大元素找齊,那他就算是還了對方的救命之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