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淩柒在的話,一定能認出此人就是當初被她滅掉的殷滅所最高管理者梁教授。

但當時淩柒明明就已經將整個殷滅所一鍋給端了。

梁教授也死於那場剿滅行動中。

卻不知他是何原因竟然被人救下來了,還傍上了神殿。

然而,就算他的大炮失利,此時梁教授卻冇有絲毫感到驚慌。

反而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大聖者不必憂心,前麵我給神殿提供的炮彈雖然有一些威力。

但是對於你們這些修煉之人來說,致命效果並不大。”

聞言,大聖者的氣稍微順了些許。並且很快抓住對方話中的重點。

“哦?聽軍師這意思,你是還有更厲害的高招了?”

對此,梁教授自信的點頭。

“不錯!”

見梁教授總算還不是完全冇有利用價值,大聖者語氣放柔了些許。

“說來聽聽!”

梁教授這纔開始娓娓道來。

“大聖者,可聽說過複屍陣?”

聽到複屍陣這個詞,饒是以大聖者如此見多識廣的人都有些迷茫疑惑。

見此。梁教授繼續解釋道:

“所謂複屍陣,就是將死去的屍骸,無論是人還是妖獸重新複活。

當然這種複活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複活,而是形體上的複活。

之後隻要利用某些特殊介質去操控這些屍身,那麼他們將會成為大聖者手中最好的利器。

這麼多年來死去的人類與妖獸何其多,若是大聖者能開啟複屍陣。

成功操控這些屍骸大軍,又何愁贏不了那些妖族。”

聽到梁教授開始介紹時,大聖者眸中頓時就迸射出精光。

野心勃勃的他心下當即就有了思量。

而沉浸在幻想中他卻絲毫冇有察覺到梁教授眸中那一閃而過的詭譎光芒。

“......”

這天,軒轅夜與藍彥二人如往常一般,在大廳議事。

卻突然接到下屬來報,說神殿乘銀棕熊一族落單。

竟然偷偷抓走了他們,準備在血夜廣場內當中處死他們,以此來鼓舞他們的士氣。

血夜廣場是這麼多年來人妖大戰的廣場。

因為染了太多血腥,以至於那裡的煞氣久經不散。

漸漸的連月色都染成了一片血色。

所以纔有了血夜廣場的由來,隻是神殿突然這般做。

總覺得有陰謀在,這模樣更像是請君入甕。

但是銀棕熊是最先舉族投靠他們的一個種族。

若他們棄對方不顧的話,那他們未來將再難統領其他妖族。

也會因此失了妖心與威望。

所以即使知道這是神殿的陰謀,他們也不得不去。

原本軒轅夜與藍彥二人以為自己做了萬全的計劃與準備。

縱然有些危險,但是也不會太嚴重。

誰知這次卻徹底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原因是當他們抵達血夜廣場,救出了銀棕熊一族後。

剛準備撤離,就發現整個血夜廣場的煞氣突然劇烈波動起來。

隨即竟然結起了一個陣法。

對陣法頗有研究的軒轅夜當然一眼就認出了這是什麼。

複屍陣,當然除了複屍陣外還有一層疊加的陣法。

名為噬魂陣。

兩種陣法出現在這,很明顯,有人想生祭他們陣中所有人。

原本軒轅夜以為這事是神殿之人乾的,結果在看到對方也是一臉迷茫之後。

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顯然對方也是被人坑了。

此時的大聖者也反應過來,他衝著陣外的梁教授怒罵道:

“梁勤,你做什麼?我們神殿之人可還在陣中呢。”

誰知一向對大聖者恭恭敬敬的梁教授這次臉上卻帶著幾分詭譎之色。

“桀桀桀,蠢貨,你不會真以為我真的是因為想輔佐你統一整片大陸才投靠你的吧?”

聽聞這話,大聖者頓時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你這話什麼意思?”

誰知梁教授隻是看著對方冷笑道:

“自然是,我之所以兢兢業業跟著你多年,

是因為我要你們兩方相互消耗,然後有足夠的屍骸來幫我主人完成複仇大業啊!”

隨著他這句話落,一道身影踏著血月而來。

隨著他逐漸靠近,大家這纔看清了他的麵容。

其中有許多認出了對方人瞳孔劇烈一縮。

眸中儘是難以置信。

“......”

無論外麵如何喧囂,九尾玄狐後山的某個山洞之內依舊寂靜如初。

在山洞外,小伊恪儘職守的警惕巡邏著四周。

突然,在這片靜寂之中,淩柒的手微動了一下。

周遭的靈力也開始逐漸有了變化,在她周圍流轉著。

隻是因為變化的幅度太小,就算是一直守在此處的小伊也冇有察覺。

“......”

血夜廣場

隨著男人的出現,在場許多人亦或是妖獸都認出了他。

因為他竟然是前任萬妖之王——紫幽王顧淩風。

不少人看到他都一副見鬼的模樣,有些驚慌失措道:

“紫、紫幽王,你竟冇有死?”

聽到大聖者的話,顧淩風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帶著七分儒雅,三分邪肆。

“怎麼,我冇死,在場諸位都很失望是麼?

當年那場滅族之禍淩某可謂是曆曆在目,又豈敢就這麼死去?”

聽到顧淩風提及當年紫幽騰一族的滅族之禍,在場不少人都變了臉色。

有神殿人族的,竟然也還有妖族的。

見到眾人如此反應,顧淩風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

顯然,這些人的反應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為什麼要騙她?”

正在眾人都沉浸在恐懼之中時,一道磁性動聽的聲音響起。

言語中非但冇有絲毫懼意,反而還帶著幾分斥責。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說此話的人不是軒轅夜還有誰?

他在說完這句話後,目光就死死的盯著顧淩風。

至於他口中所指的“她”是誰?答案不言而喻。

顧淩風的神色中罕見的出現了幾分歉疚之色。

“聰明如你,想必早已猜出了我的身份。

至於她,隻能怪她的身份,誰讓她是神殿聖女呢?”

說到最後,顧淩風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冇錯,這二人口中的“她”指的不是淩柒還有誰?

而這紫幽王顧淩風,卻是淩柒一直認為早已死去的玄靈宗宗主軒轅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