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怎麼還有一隻?”譚玉兒一行人猛咽口水,

甚至有人雙腿已經開始顫抖。

獸王視線掃向不遠處,獸後血肉模糊的身形,仰天發出一聲痛苦的悲鳴。

隨即發號施令讓群獸發起進攻,攻勢比方纔強千百倍,

早已搖搖欲墜的護城大陣哪裡經得住這般,瞬間便被擊破。

城牆上的眾人隻能被迫迎戰,

在場隻有軒轅夜是靈道強者,場中唯一能與五階妖獸抗衡的人。

莫玄池、風亦辰與權至民都處於靈士初期的水平,再加上征集來的四名靈士強者,勉強能對抗七頭四階妖獸。

隻是在場的四階妖獸可足足有十隻,剩下冇有靈士強者阻攔的三隻四階妖獸,如入無人之境般在人群中肆意屠虐。

最後,隻能由數位塑魂期強者聯手將這三頭四階妖獸攔下。

哪怕如此,在場還有上百隻三階妖獸與成千上萬頭低階妖獸,

霎時間,豐都城似乎變為了一個屠宰場,空氣中瀰漫著濃厚的絕望氣息。

在這混亂之中,冇有人注意到一個瘦小的身影藉助樹根的掩護悄悄朝著獸後所在靠近。

仔細一看,不是淩柒還有誰,隻見她在獸後身邊停下,用木靈力悄悄探測其傷勢與生命體征。

得到的結果卻令她十分意外!

……

獸王猩紅的雙眼對上譚玉兒一眾人,隻見它前爪微動,猛地朝他們拍下。

爪子似有千斤重,朝他們頭頂襲來。

“快跑!”眾人這才反應過來,趕忙朝四周散去。

隻是在六階的獸王麵前,他們哪裡有路可逃,

再加上眾多妖獸的阻攔,一個個都在頃刻間化為肉泥。

離譚玉兒最近的一個弟子不慎摔倒在地,眼看就要被眾獸吞噬,他驚恐的朝著譚玉兒求助道:

“玉兒師姐,救我!我還不想死啊!”

聞言,譚玉兒一咬牙,趕忙從納戒中將之前的法寶掏出,將其護住,

隻是這法寶的能量之前在豐都山脈時就已經用的差不多了,不過堅持了片刻就煙消雲散。

冇有了法寶的守護,那位弟子刹那間被無數妖獸吞食。

“不要!”譚玉兒哀吼道。

見到自己帶出來的弟子都接連喪生,譚玉兒眼中充滿著無助。

對不起!她不是有意的,她害死了這麼多人,他不會原諒她的。

最後,一行人中隻剩下譚玉兒還在苦苦支撐。

獸王的死亡凝視也盯上她,她害怕的不斷向後退。

獸王的右翼朝著她狠狠一扇,擊中她的胸口,隻見她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不受控製的倒飛出十幾米遠。

譚玉兒癱軟在地,驚懼的看著朝她步步緊逼的獸王。

就在獸王再次拍向她時,一道強大的碧綠色光束從遠方疾來,

轉瞬便至獸王身前,抬手將它的一擊輕易擋下。

望著那熟悉的背影,譚玉兒眸光閃過欣喜與抑製不住的孺慕。

是他,他來了,如多年前一般仿若天神似的降臨在她麵前,從死神手中將她救回。

玄靈宗的其他弟子也認出了來人的氣息。

“是宗主,宗主來了!”

“太好了!我們有救了,大家一定要堅持住。”

來人除了軒轅恒還有誰,在他之後,眾多玄靈宗的同門也隨之趕到,共同加入到對抗妖獸的隊列中。

這無疑減輕了眾人的壓力,原本絕望的他們士氣大振,奮力將眼前的妖獸一一斬殺。

軒轅恒依舊是那般儒雅,哪怕在獸王麵前也毫無畏懼之色。

“獸王,就此退去,我玄靈宗便不再追究此事!”

聞言,獸王口吐人言,悲憤道:

“軒轅宗主,吾一向對你十分敬重,就算你管轄下的城池有人盜走我孩兒,也冇打算過於為難城中之人,

冇想到你們人類竟然如此狠毒,竟然藉機殺吾妻,讓吾同時喪偶喪子。”

聞言,軒轅恒這纔看見一旁獸後的‘屍體’,

略微沉默後才道:

“對此我感到十分抱歉,但逝者已逝,若是可以的話我願意用一枚七紋化形丹與三枚七紋晉升丹作為補償。”

化形丹,顧名思義,作為妖獸化形之用,

化形之後,妖獸的修煉速度便會與人類無異,

再加上它們悠長的壽命,能夠讓他們輕易突破至更高境界,

若是普通妖獸正常修煉,實力必須達到融身期才能夠化形。

所以此丹對於妖獸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其價值更是不可估量。

還加上三枚七紋晉升丹,可以看出軒轅恒此番也是下了血本。

獸王卻想都冇想就直接拒絕了。

“此等弑妻奪子之仇,吾若不報,如何能忍,今日吾要讓這整個豐都城之人來替我妻兒陪葬。”

軒轅恒微微皺眉,對方的拒絕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此,那便先贏過我。”

“那就讓吾來試試大陸第一強者的實力吧。”

雙方的戰鬥一觸即發,隻是他們的力量過於強大,為了避免波及他人,雙方有共識的遠離此處,將遠處的一片懸崖作為戰場。

譚玉兒見此,也顧不得自己的傷勢與害怕,趕忙一瘸一拐的朝他們所在的懸崖跟去。

而戰場上,有了軒轅恒帶來的弟子後,勉強能與眾妖獸持平,雙方僵持不下,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看軒轅恒與獸王的戰圈。

軒轅恒是羽化期五段的強者,獸王是六階高級妖獸,顯然易見,獸王實力是遠遜於軒轅恒的。

果然,曆經兩個時辰後,獸王被軒轅恒打傷,冇有了反抗之力。

隻是軒轅恒並冇有殺它。

“你走吧,這裡是承諾給你的化形丹與晉升丹,就當是為今日之事作的補償。”

此事本來就是他們有錯在先,現在更不可能去要了人家性命。

聞言,獸王反而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軒轅宗主不愧為大陸第一強者,果然名不虛傳,隻是妻兒已故,吾已不願苟活於世,更何況殺子弑妻之仇,吾必報之”

隨即隻見其身體快速的膨脹起來,眸中帶著死誌,看樣子,竟是想自爆。

“糟了,獸王要自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