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亦辰聞言,難以置信的將目光轉向軒轅夜,

“阿夜,你瘋了。你冇看到他...”

軒轅夜卻道:“莫管事說的冇錯,既然玄池都已經這樣了,讓他試試又何妨。”

軒轅夜都這麼說了,莫玄池的症狀也一直冇有緩解,

風亦辰這才咬牙起身,將位置讓給淩柒。

見此,淩柒也顧不了那麼多,趕緊將早已準備好的銀針取出,隔著衣衫準確無誤刺入對方的各個穴位。

木靈力隨著銀針彙入對方的身體,在其體內不斷遊走,

軒轅夜見到對方手底下傳來的綠色光芒,眸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不是她!深邃有神的雙眼又恢覆成原先的死寂。

淩柒所彙靈力最終都來到莫玄池的心脈處,將侵入此處的寒氣一一驅趕。

隻是此時她突然感受到一陣來自空間的異動,這是...

她強抑製住自己內心的波動,繼續若無其事的給對方治療。

很快,莫玄池的頭頂冒出冷煙,其體內的寒氣也暫時被壓製,不再抽搐。

呼~

一旁眾人見莫玄池的情況穩定下來,都鬆了口氣。

風亦辰見對方還真有兩把刷子,這才緊閉嘴巴冇再多說什麼。

莫秦海問道:“杏林公子,我們少主他?”

“暫時死不了”

“暫時?”莫秦海一愣。

淩柒無語的瞥了他一眼,“他這是陳年舊疾,我醫術再強,救治他也需要個過程吧。”

聞言,莫秦海非但不介意對方的態度,還喜不自勝道:

“這麼說杏林公子有辦法救治我們家少主?”

淩柒略微沉吟道:“大概九成把握吧!”

聞言,莫秦海欣喜不已,立即道:

“夠了,夠了,我就知道您醫術高超,若是您能治好我們少主,鄙人跟莫易閣都對您感激不儘。”

就連剛開始對她嫌棄不已的風亦辰都兩眼發亮的看著她。

淩柒又道:

“先彆急,我話還冇說完,我目前能做的隻有暫緩他的病情,

莫少主若是想完全痊癒必須要做一場手術,將他體內的寒氣全部逼出,

隻是這些年他的身體虧空的太厲害,手術之前我得先將他的身體調養一番,

等他身體恢複到能承受住手術之時,我纔會動手。”

“大概需要多少時日?”軒轅夜看著淩柒問道,眸中晦澀不明。

完全投入醫者身份的淩柒全然冇有察覺到對方的異常。

略微沉吟道:

“他的身體倒是不難調養,三至六個月足矣,

但他手術時需要用到一種名為清虛的丹藥,護住他全身的經脈與骨血。

此丹藥等級倒不高,隻有四紋,但煉製需要的藥材卻極為難尋,

就算你們莫易閣出麵,恐怕都需要不少時日。”

她如實說道,無名尊者傳授給她的知識當中,有許多失傳的藥方,這清虛丹就是其中之一。

聽到程式如此複雜,眾人明顯一愣。

莫玄池不知何時醒了過來,對淩柒說道:

“咳咳,無妨,在下這條殘命本就是公子撿回來的,能活下來已是幸事,再說這麼多年都熬過來了,哪還在乎這區區幾月。”

眾人見莫玄池清醒,當即喜形於色,

“玄池,你終於醒了!你快嚇死我們了你知道嗎?”

莫玄池在風亦辰的幫助下坐起,半靠在床頭,略帶歉意道: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他的甦醒更是讓眾人肯定了淩柒的醫術,

莫秦海當即問道:“杏林公子,那我們現在需要做些什麼?”

淩柒走到一旁的書桌前,拿起紙筆寫了兩份清單,

一份是清虛丹所需的詳細藥材,一份是煉製調養丹藥的。

字跡行雲流水,筆走龍蛇,並不似普通女子的娟秀。

將兩份清單交給莫秦海,

“麻煩將這裡麵的藥材儘快給我找來。”

對方點頭,趕忙吩咐人去庫房取藥。

淩柒接著說道:

“接下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每天都會過來替莫少主醫治,直至他的病情徹底穩定下來。”

此時軒轅夜突然道:

“杏林公子醫術果然不凡,既然接下來都需要替玄池診治,不如就在莫易閣住下吧。”

一旁眾人聞言,都覺得甚是有理,

萬一莫玄池又像這次一樣突發疾病,再去請對方實在浪費時間,

反正他們後院這裡房間多的是,生活用品更是一應俱全,當即連連出口挽留。

見此,淩柒也覺得她住在客棧甚是不便,當即點頭同意。

莫秦海見此,再次吩咐下人去準備房間。

淩柒見冇她什麼事,便跟下人一起過去了,卻冇有注意到軒轅夜那始終追逐她探究的視線。

此時的鐘神醫終於趕到,踏進房間急忙道:

“莫少主身體出什麼狀況了?快讓老夫看看。”

因為眾人都站在莫玄池床邊,將其身形完全擋住,鐘神醫並冇有第一時間看到已經甦醒的他。

等他走近時才發現被自己判了死刑的莫玄池竟然坐著的。

看見他走過去對方還衝他淡笑。

鐘神醫的嘴巴簡直快驚訝成一個O型。

“莫少主,你你你,你這是?”整個人說話都不利索了。

偏偏風亦辰還焉壞的刺激他,

“鐘神醫,你冇看到嗎?我們家玄池醒了,而且也不會死。”

聞言,鐘神醫臉上露出匪夷所思之色。

“這簡直就是個奇蹟。”

他上前給對方把脈,發現對方的脈搏依舊虛弱,

情況卻比之前好太多了,確定對方不是簡單的迴光返照之後。

激動的一把抓住莫玄池的手臂,問道:

“莫少主,方便問下是哪家的高階製藥師給你醫治的嗎?”

莫玄池還冇來得及說話,一旁的風亦辰又道:

“嘿嘿,說出來你肯定不信,醫治玄池的可不是什麼高階製藥師,而是一個不到七歲小娃娃!”

“什麼?”鐘神醫的嘴巴再次長成一個O型。

見到對方臉上震驚的神色,風亦辰覺得,方纔自己出的糗也不算什麼了。

……

此時,淩柒回到莫易閣為自己準備的房間,屏退了要來伺候的下人。

盤腿坐在床上,將她今日偷偷留下的一縷寒氣儘數灌入空間。

隻是等了許久仍冇有反應,難道是她猜錯了?

正當她疑惑之時,空間突然發起一陣細微的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