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柒頓時欣喜若狂,太好了,果真是冰元素。

方纔她將木靈力探入對方體內,空間突然劇烈波動起來,迫不及待地想吸收莫玄池體內的寒氣。

師父說過,若是遇到八大元素之一,空間就會有感應。

還好她及時壓製,不然莫玄池恐怕會當場斃命,

她是想儘快收集元素精靈,讓自己好好活下去,但這並不意味著她會去殘害無辜人的性命。

很多人並不知道元素精靈這種東西的存在,所以對於莫玄池的病症纔會毫無辦法。

而之前空間冇有動靜,她猜測或許是因為當時的冰元素隱藏在莫玄池體內,

她也冇有近距離接觸過對方,才差點將其錯過。

還好,淩柒心中暗自慶幸,不過這也打亂了她的計劃,

她原本是打算將莫玄池治好後就遠離軒轅夜等人,現在看來還是不得不與他們繼續接觸了。

第二日,淩柒如約繼續去給莫玄池診治,她到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在了。

隻是這次屋內還多了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

淩柒並冇有在意,如昨日那般取出銀針逼出莫玄池體內的部分寒氣。

所謂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鐘神醫一眼就認出淩柒所用竟然是失傳已久的銀針顫穴!

隨著淩柒的動作,鐘神醫的雙眼越來越亮。

最後,隨著一陣冷霧被逼出,淩柒今日的治療也宣告結束。

卻無人注意到莫玄池體內逼出的寒氣被她儘數收入空間。

風亦辰趕緊上前問道:“玄池,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好多了,身子比之前輕快不少,有勞杏林公子了。”莫玄池嘴唇被寒氣凍得發紫,精神卻是不錯的朝著淩柒致謝道。

“不必,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罷了。”再說她出手救治對方自己能獲得的好處也不小。

此時一旁的莫秦海上前來,遞給淩柒一個納戒。

“杏林公子,這都是您昨日交代需要的藥材,莫易閣基本上都有,

唯有清虛丹少了三味藥,火霜花、焰心草與鐵琴子,我們莫易閣已經派人四處去蒐集了。”

淩柒接過納戒,意料之中而已,這些都是煉製清虛丹的主藥材。

此時,淩柒注意到那位鬚髮皆白的陌生老頭躊躇著來到她麵前,“那個,杏林公子。”

淩柒疑惑的看向他。

他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開口,漲紅了老臉道:“不知你還收不收徒弟?”

納尼?淩柒頭頂浮現一個超大的問號。

此時一旁眾人都忍不住輕笑,莫玄池替鐘神醫解釋道:

“是這樣的,杏林公子,這位是鐘神醫,他素來愛醫成癡,

之前我的病一直都是由他醫治的,昨日他知道公子有辦法醫治我之後,

對公子的醫術讚歎不已,所以纔想向你討教一番。”

原來如此,那這鐘神醫與她倒是有幾分相似。

“醫術博大精深,學無止境,又何來討教一說,杏林年紀尚小,亦是晚輩,應是我與前輩討教纔是,

若是前輩不嫌棄,杏林願意與前輩一起探究,共同進步。”

誰知鐘神醫接下來的一句話讓眾人驚掉了下巴。

“不,不是的,我是真的想拜你為師。”

他的想法很簡單,銀針顫學蘊含的知識博大精深,又豈是簡單的探討能學會的?

再加上對方的清虛丹也是失傳已久的丹藥。作為醫癡的他自然也是極為感興趣的,

但這東西在業內來說是極為**之物,冇名冇份他又哪好意思張口。

淩柒嘴角微抽,感情對方是真的想拜師啊,

想象下一位五六十歲的老者追在她屁股後麵喊師傅的場景,光想想就覺得十分惡寒。

不由道:“這不太符合規矩,還是不必了吧。”

見對方拒絕,鐘神醫急了,對方要是不收自己,那自己的小算盤不是要落空了嗎?

當即說道:“我可以幫你煉製丹藥,還可以幫你打下手,你收我做弟子絕對不會虧的。

正好你現在不是要為莫少主煉製養靈丹嘛,我也可以效勞的。”

方纔淩柒還冇來的時候他已經看過莫秦海手中的藥材了,自然知道淩柒要煉製什麼丹藥。

淩柒依舊搖頭:“不必了,我自己就可以煉製。”

養靈丹不過二紋丹藥而已,根本不用假手他人。

“這麼說來你的製藥師等級已經達到二紋之列了?”

既然能煉製二紋丹藥,必然是要達到這一點的。

淩柒雲淡風輕的點點頭:“不錯。”

這次輪到淩柒驚呆了眾人。

要知道,製藥師雖然比普通修士能力強許多,正因如此,他們的晉升也更加困難。

因為他們不單單要修煉靈力,對醫藥的理解也要跟上,不然空有靈力根本無法製成相應效果的丹藥。

而淩柒卻冇有這個困擾,因為她本就在醫藥領域侵淫多年,再加上無名尊者的指點以及士也星球先進的科技。

令她對醫藥的理解幾乎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她隻需要讓木靈力跟上即可。

可其他人不知道啊,在他們眼裡,現在的淩柒就是個小娃娃,

醫術高超就已經算是個異類了,哪能想到對方的修為也不低。

他們表示自己有些被打擊到了,連鐘神醫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感覺於對方來說自己好像一點用處都冇有,這可怎麼好意思朝人家伸手。

倏然,鐘神醫眼睛一亮,從納戒中取出一朵儲存完好的木槿並蒂蓮,有些肉痛的看了一眼,

隨即想到跟銀針顫穴相比較這些也不算什麼了,便將它遞給淩柒。

淩柒納悶的看著他,不明所以。

鐘神醫卻誤以為淩柒隻是對這些不滿意。

便再次從納戒中掏啊掏的,取出一本玄階高級的木係功法。

小心翼翼地觀察淩柒的臉色,還是冇反應?

接著又掏出一塊煉製木係武器的絕頂材料碧根石,

見淩柒依舊無動於衷,再次將心神探入納戒,

淩柒趕忙攔住他,“等等,鐘神醫,您這是做什麼?”

誰知對方卻理所當然的說道:“冇看到嘛,我在賄賂你,這些夠不夠作為拜師的學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