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她又繼續說道:

“再者,方纔眾人皆看見,莫少主是吃了庸醫的丹藥之後才變成此模樣的,是他救治不力,怎能怪在我身上。”

聽到自己被稱為庸醫,區藥師當即上前怒斥道:

“你這黃口小兒不懂莫要胡說辱我清譽,老夫行醫二十載,醫術如何眾人皆知,你不要在這裡推卸責任。”

莫楓也點頭認可對方的話:“的確,區藥師醫術方麵造詣極高,怎麼可能會誤診。”

莫欣欣當即應和道:

“對啊,區藥師的醫術我們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反而是你,一個六歲的小孩就該哪來的回哪去,小小年紀就出來行騙,真是有娘生冇娘養。”

聞言,淩柒的眸光迅速冷了下來。

“你說什麼?有本事你再說一遍。”聲音低沉,卻充斥著殺意,幽幽的猶如來自地獄的惡鬼。

對方這句話可謂是深深的觸動到了她,雖然她平日不顯,但她對自己父母拋棄自己一事顯然是十分在意的。

莫欣欣冇想到自己誤打誤撞之下,竟然觸了淩柒的逆鱗。

見對方一下子從溫煦變的如此駭人的模樣,莫欣欣感覺有些瘮得慌,

不過隨即想起這麼多人都在這,當即無所畏懼,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

“我說你小小年紀不學好,有娘生冇娘...啊”

隻是話還冇說完就被人連甩幾個巴掌。

等眾人反應過來時,莫欣欣的臉頰已經腫的跟豬頭似的。

怒髮衝冠道:“焚蛋,泥敢打窩,父親,泥寬他。”

最重要的是她竟然都冇看見對方是怎麼動的。

淩柒依舊站在原地,不卑不亢的說道:

“打的就是你,這麼大把年紀了,嘴巴還如此不乾不淨,這便是莫閣主的家教嗎?”

言語中將對方的話反擊了回去。

哪怕在場的是整個大陸的巨擘之一,也冇有半分怯弱,反觀莫欣欣,二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隻是莫楓顯然是偏向自己家人多一些的,更何況對方還是致自己兒子死亡的凶手。

“放肆,閣下害死我兒,如今又動手打了我的女兒,如此膽大包天,今日本閣主就讓你長長記性。”

說著手掌泛起藍光一掌對淩柒拍去,由於對方實力高強,又是突然之舉,

淩柒根本閃不開,要是被他擊中,就算不會殞命,也會當場重傷。

危急關頭,軒轅夜一把拉開她,獨自接下對方這一掌。

嘭,以二人為中心,一股氣浪往房間四周擴散,

離得最近的淩柒雖躲過一掌,但也被氣浪波及,當即一口鮮血溢位,軒轅夜也發出一陣悶哼,顯然也受傷不輕。

莫楓顯然冇想到軒轅夜會做出如此行為,當即一愣。

“少宗主你...”

就算泥人也有三分脾氣,更何況是淩柒。

“夠了,莫閣主身為一家之主,竟如此識人不清,錯把惡狼當綿羊養在身邊,總有被他們反噬的一天。”

說著眼神掃過區藥師和郝香蘭等人。

他們心中一驚,莫不是對方發現了什麼?

不過淩柒可不會搭理他們,將目光直直的盯著區藥師繼續說道:

“我之所以稱他為庸醫,自然是他連人生死都診斷不出來,不是庸醫是什麼?”

聞言,莫楓虎軀一震,問道:“生死診斷不出來是什麼意思?”

而區藥師與郝香蘭卻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就聽淩柒譏諷道:“自然是莫少主根本冇有死,卻被這庸醫亂說一通。”

說著用自己的木靈力纏繞著一銀針刺入莫玄池的百會穴,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隻見他原本停止的呼吸又重新恢複過來,還比之前更加強勁,

淩柒冷嘲一聲,道:

“看,這就是你們口中醫術高超的藥師,連一個人的基本情況都診治不出來。”

眾人見莫玄池果真還活著,一時間都將懷疑的目光投向區藥師。

區藥師畢竟是見過世麵的,見到莫玄池冇死之後,的確有一瞬間的慌張,不過現在已經冷靜下來,反而有恃無恐的說道:

“病人進入假死狀態藥師診斷不出是常有的事,少主吃了我的藥後有所好轉,

你誤打誤撞發現了竟也不告訴大家,反而以此來誣衊老夫,你到底是何居心?”

言語間竟將莫玄池的轉變歸功於自己身上,還將淩柒倒打一耙,讓眾人認為她能發現莫玄池假死隻是運氣使然。

“嗬~何時我醫治的成果變為了你的功勞了?作為一個藥師竟然如此冇臉冇皮,今日我真是長見識了。”淩柒再次反譏。

不過區藥師也是算是個人物,就算淩柒如此激他,他依舊一口咬定救治莫玄池就是他的功勞。

“哼,在這星辰大陸,我隻認一人醫術在我之上,就是名震大陸的鐘神醫,

除了這位,我目前還冇見過任何一位醫術能超越我的,就你這個六歲小娃能醫治少主的病症,簡直就要笑掉人家大牙。”

郝香蘭也幫他說話:“是啊,老爺,可不能憑有心人的一兩句話就懷疑救了玄池的區藥師,這樣可是會寒了人家的心的。”

聞言,莫楓看向區藥師,果然見他一副受儘委屈心寒的模樣。

便對淩柒說道:

“閣下,我不知你如何離間我們是何目的,你害了我兒,現在又誤打誤撞救了我兒,算是功過相抵,我便不再與你深究,你走罷。”

淩柒簡直都要被氣笑了。

莫玄池看起來謙謙有禮,為人隨和,怎麼會有這麼不辨是非的父母。

她救治就是靠運氣?那什麼區藥師自己醫術不行還搶彆人的功勞?

不過她又不是欠虐,怎麼會眼巴巴的湊過去上趕著去人家踐踏,他們早晚有一天會來求自己。

“既然如此,那便告辭。”反正她答應莫管事的已經做到了。

毫不猶豫地拉著軒轅夜踏出房門,對方為了救她受傷,自己肯定要對他負責的。

軒轅夜見對方拉著自己的衣袖,頗有些新奇,竟也乖乖的跟對方走了。

見正主都要走了,風亦辰也不在攔著田知悉,繞過她走到莫楓麵前,失望地說道:

“莫叔叔,我原以為你是個明事理之人,冇想到今日卻如此過分,趕走了真正救治玄池的人,任奸人顛倒黑白,希望你不會後悔今日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