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楊子笑也覺得甚是有理,突然覺得這莫欣欣也不是全然冇有腦子的,

當即認可道:

“我覺得莫欣欣說的甚是有理!而且我觀察過,下麵那些人實力並不高,我們幾人足以應對。”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田知悉還是有些遲疑,畢竟她們不清楚對方的底細,

若是盲目的行動,恐怕會有諸多變故。

莫欣欣直接使出殺手鐧:

“難道知悉你不想得到大哥的認可,兩人再回到從前的日子嗎?”

這話似是擊中了田知悉的軟肋,她低著頭沉默,

其實從前她與莫玄池的關係並不差,

隻是後麵發生了那件事,才導致原有的一切都變了。

片刻後她似是想通了什麼,露出堅毅的神色,

“好,大家準備一下,我們找準時機動手!”

見帶頭的田知悉同意,眾人一喜,當即應和道:

“好!”

見到田知悉被莫欣欣他們說服,周禾趕忙衝出來說道:

“不行,知悉,學長他們讓我們在這等著,一定是有其他安排的,我們不能盲目出手。”

此時的田知悉已經完全被成功蠱惑,哪還聽得進去他的話,

自顧自的帶著人朝著那隻隊伍靠近,周禾見勸說不了對方,

給軒轅夜等人傳了音,說明情況,再看看他們已然衝上前去,

他擔心田知悉的安全,隻能趕忙跟在眾人身後。

一行人滿腔熱血的向這些隊伍衝去,可是他們哪知道這本來就是一個帶陷阱的煙,霧,彈,

表麵上看起來人少,實力也不高,但是他們時刻警惕,

早已佈置好了天羅地網,眾人一靠近,隊伍的人就已經察覺,

他們衝過去將黑布挑開,看見的卻是空蕩蕩的籠子。

等他們反應過來中計時,一張大網型的法寶從天而降,將眾人罩個嚴嚴實實。

霎時間,眾人行動受限。

與此同時,空氣中綠煙瀰漫,是毒丹的氣息。

若是之前楊子笑冇有被困還有可能化解,但現在他已被困,

以至於眾人在這毒煙的驅使下,逐漸冇有了反抗之力。

隻能瞪著眼睛,眼睜睜地看著這些人將他們猶如牲畜一般丟進那中間的囚籠裡。

......

而莫玄池與風亦辰這邊,他們終於找到了剩下被關押的女子,

在那間書房的地下室內,兩邊都是由赤鐵建造的牢房,

堅不可摧,每間房僅用一堵石牆隔開。

他們剛進來時,覺得這裡仿若煉獄一般,

那些平日裡衣冠楚楚,神聖的巫師,以及他們的手下,

此時正撲在那些被扒光衣服的女子身上,做著苟且之事。

見狀二人也忍不住了,趕忙上前解救這些女子,

氣憤地他們直接對這些人下了死手,拳拳到肉,

以他們如今的手勁,一拳下去足以要了這些人的命。

待他們將這些人清理的差不多後,剛想放信號彈,

就收到周禾的傳音符,打開一看,裡麵的內容令二人不自覺地皺眉。

“這些人是不是腦子壞了,叫他們聽信號行事,還輕舉妄動。”

風亦辰忍不住說道。

好在這裡的巫師實力都不高,他二人足以應對,

否則他們真的要被莫欣欣這些人坑慘了。

......

軒轅夜和淩柒他們還在跟蹤著黑袍人。

突然有一個跟他們穿著同樣衣服的下屬從遠處跑過來,向黑袍人稟報著什麼。

黑袍人聞言,命隊伍停了下來,

淩柒二人不明所以,也趕忙找地方隱蔽身形。

不久後,他們見到前麵先走的那一隊冒牌貨趕了上來,

在他們押送的鐵籠裡,竟關著不久前還跟他們在一塊的田知悉一行人。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這些人不應該跟莫玄池他們一塊在聖所嘛。

怎麼會被抓起來了?那莫玄池跟風亦辰人呢?

望向軒轅夜,對方突然明白了什麼,冷笑一聲,

“看來這些人太過貪功冒進,自己擅自行動,現在反而把自己搭進去了。”

聞言,淩柒也迅速反應過來,原來如此。

但這麼一來算是徹底打亂了他們所有的計劃,

本來他們還想順藤摸瓜找到這些人的老巢的。

現在看來必須從長計議了,必須先把這些人救出來再說,

雖然淩柒不喜歡莫欣欣那些人,但是周禾和大武二人也在裡麵,

他們能見死不救,再者,這些人的背景都不俗,

若是全部出事了,隻怕軒轅夜三人也不好交差。

哎!心中暗歎一聲。

仔細觀察那些人的臉色,應該是中了對方的毒煙了,

以至於他們現在的靈力被封鎖,與普通人無異。

必須想辦法先將解藥送到他們手上,心神與小伊溝通。

不一會,它就偷偷溜過來了,淩柒將一瓶解毒丹交給它之後,

它又小心翼翼地朝著田知悉所在的鐵籠靠近,

好在小伊有隱藏氣息的能力,再加上隨意變化形態大小的功能,

這纔不會被髮現。

隻是它的實力太低,四處流竄的時候需要極其小心,

不然這裡大部分人實力都比它強,稍不留意就會被髮現。

終於它好不容易曆經‘九九八十一難’,偷偷來到眾人麵前,

從鐵籠的縫隙中鑽了進去。

還冇來得及開口呢,眼尖的莫欣欣首先認出了小伊。

她開口驚呼道:

“啊!你不是那個小畜生嗎?你...嗚嗚~”

她的聲音引來了其他學員的視線,他們顯然也認出了印象深刻的小伊。

隻是既然它來了,說不定是杏林跟軒轅學長來救他們了。

結果莫欣欣這個蠢女人竟然喊了出來,一群人趕忙上前將她的嘴捂住。

但莫欣欣她的第一反應小伊不是來救她們的,

而是淩柒聯合了前麵的神秘人對她們設下的一個陷阱。

不然為什麼剛纔她們一靠近就被擒了,

好像對方知道他們會來劫囚車,故意下的圈套。

於是她使勁扒開這些人的手,乘著間隙大聲呼喊了一句。

“你們這些人還冇明白過來嗎?這根本就是一個騙局。”

眾人聽到她這話,微微愣了一下。

就聽莫欣欣繼續將自己的分析說於眾人聽。

田知悉以及一眾學員竟覺得十分有道理,還有就小伊這點實力,

若是冇有這些人的默許,又怎能悄無聲息地混進囚車裡。

當即將懷疑的目光投在小伊身上,

這一幕被淩柒看在眼中,不由暗罵。

莫欣欣這個蠢貨!

但是小伊說的話他們又聽不懂,

最後小伊乾脆將那個藥瓶擺放到眾人麵前,用觸鬚做了一個吃掉的動作。

田知悉眸光一閃,嘗試性地問道:

“你是說,我們吃掉這個藥,能夠解我們身上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