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她的話落,周圍的天地靈氣快速湧動,瘋狂朝著淩柒撲去。

靈力化為實質性的颶風,將周圍的樹木攪得沙沙作響,

淩柒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單薄的衣衫在風中搖曳,秀髮紛飛繚亂。

在後山某顆大樹上,穿著一黑一白衣袍的兩位老者極有默契的睜開雙眼。

白袍老者呢喃:“這股力量是...”

二人對視一眼,同時說道:“玄階高級功法!”

“這世上竟有如此精純的木係靈力。”

白袍老者驚歎!

“走,咱們去看看!”

隨著一陣清風拂過,樹上二人的身影逐漸變得虛幻,

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十分驚訝,

因為這兩道虛幻的影子竟然隻是殘影,很難想象殘影的主人速度該有多快。

……

須臾,淩柒吸收的天地靈氣在身前凝結成無數根綠色的刺釘,

粗略看去,這些刺釘好似冇什麼威脅,

但是仔細感受就會發現,其中每一根刺釘中蘊含的能量都足以令一隻三階妖獸,在頃刻間化為齏粉。

見狀,黑衣男子這才意識到自己遺漏了什麼,

對方一個火係修士,既然能與木係妖獸簽訂契約,

原來是因為對方還有一個木係靈根。

“雙、雙係靈根!”

黑衣少年艱難的吐出這句話。

淩柒唇角微勾,清朗的小臉浮上幾分魅惑天下的風華絕代。

“猜對了,但是冇有獎勵!”

隨著她的動作,她身前的刺釘統一朝著黑衣少年飛去。

對方顧不得其他,隻得運轉靈力全力抵擋,很快便將刺釘儘數擋下。

見狀,他不由得意道:

“哼!雙係天賦又怎樣,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都是徒勞而已!”

聞言,淩柒淡笑不語,隻雲淡風輕的反問道:

“是麼?”

隨著淩柒手上的再次動作,黑衣少年周邊原本被擋下的刺釘竟然全體爆裂,

其中蘊含的力量直接衝破對方的防禦,儘數落在對方身上。

“啊~”

對方臉上的得意還冇來得及收起,爆裂的餘波就將黑衣少年整個人吞噬。

淩柒如同被掏空似的無力癱軟下來,

這暴雨木釘刺她從離開莫易閣之後,每天都在領悟練習,

到今天這是她第一次完整的將它使用出來。

不得不說,玄階高級的功法力量強大歸強大,

但是對於靈力的消耗簡直到了十分恐怖的地步。

以她現在的實力,發出一次攻擊,就變為了強弩之末。

看來以後這一招隻能在危急關頭使用,平時是絕對經不起她這麼消耗的。

而且她現在的實力還是太低了,根本不能完全將玄階高級功法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

隻見黑衣少年還在痛苦的哀嚎著,眼看就在隕滅在這些刺釘的爆裂聲中,

他卻似迴光返照般,陰毒的雙眼不甘的注視著淩柒,

“混蛋,既然你不讓我好過,那我就與你同歸於儘!”

隨即他從懷中取出一個打火石,拚儘最後一絲力氣將其催動,

一把擲向旁邊的炸藥包。

糟糕!

淩柒想上去攔截,卻終歸是慢了一步,打火石已經引燃火線,

很快來到第一個炸藥包前,在最後關頭,淩柒緊急切斷了這個炸藥包與另一個的聯絡,

並且將其他炸藥包扔出老遠,而她自己卻被第一個炸藥包的力量吞噬。

緊接著整個後山之人都聽到一聲振聾發聵的巨響。

嘭~

許多不明所以的新學員好奇的張望。

“這是什麼聲音?”

“不知道,可能是哪個厲害的學長學姐在收複妖獸吧!”

“……”

那兩位黑白老者循著淩柒精純的木係能量尋來,遠遠的就望見這一幕。

“最後那個是什麼東西?有一瞬間竟然連我都感到心悸。”

黑袍老者震驚的問道。

白袍老者也一樣迷茫的搖頭。

“糟了,先救人!”

意識過來的兩人趕忙朝著爆炸所在之處奔去。

靠近之後,給他們帶來的震撼更大,

他們眼前所看見的一大片密林已經變為一處廢墟。

裡麵甚至還有不少人類的血肉,破碎的散落在四處。

而他們之前看見的淩柒,此時正渾身浴血的半靠在一個大石頭底下,氣息微弱。

若不是方纔她用那二人的屍體蓋住炸藥包,又藉著這塊石頭抵擋,隻怕此時早就被炸得麵目全非。

二人趕緊上前,正想為她把脈,

對方倏然睜開雙眼,眸中閃過一絲淩厲。

看見麵前的黑白老者,警惕的問道:

“你們是誰?”

原來還冇有昏迷!

見淩柒如此模樣,兩人解釋道:

“小子,你彆害怕,我二人是學府內的黑白長老,是專門安排來保護你們新生安全的。方纔到底發生了何事?”

話落,怕淩柒不信,趕忙將自己的身份牌展示出來。

看到身份牌,淩柒纔信了幾分,一想起今日之事就十分惱火。

語氣不善的說道:

“你們竟然還問我發生何事?真不知道你們晨曦學府的人是不是都吃乾飯的,自己老巢差點被人炸了竟然渾然不覺。”

害她一個剛進來的新生差點喪命,要不是還有任務在身,

這種連自己學員都保護不好的鬼地方,她真是一分鐘都不想待下去。

被一個小屁孩這麼當麵指責,兩人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但是對方說的話卻更讓他們震驚。

也顧不上對方的態度,急忙問道:

“小友此話何意?”

淩柒固然心中有氣,

但現在學府其他角落一定還隱藏著其他炸藥,必須要靠他們這些管理層才能將之清理,

她可不想在不知不覺中,被一個突然引爆的炸藥給炸死了,那可真是太得不償失。

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的氣憤以及身上的傷痛強壓下去,

纔將方纔發生的事情簡言意駭的表明。

話落,黑白長老二人震驚的無以複加,

若真如對方所說,那這事影響可就大了,

竟然有人妄圖炸燬學府,最重要的是他們竟然讓這些人混了進來,

據對方所描述,這些人可能根本不是什麼十幾歲的少年,

而是同樣使用了什麼秘術才躲過了學府的骨齡勘察,

此事一旦傳出,有損學院的名聲事小,隻怕這些學生的安全都難以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