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裝病騙她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做出這種事。

“六千一百萬!”

“七千萬!”

軒轅夜繼續氣定神閒的報出一個更高的價格。

“七千一百萬!”

淩柒報價後氣憤地看著軒轅夜,為了整她花上幾千萬,這廝就算有錢也不是這麼用的吧。

“你不要太過分了。”

軒轅夜隻自顧自的報價!

“一億金幣!”

淩柒徹底怒了,對他道:

“軒轅夜你到底想做什麼?”

“不想做什麼?是遇到有趣的東西,想買來玩玩罷了。”

有趣的東西。買來玩玩。

對於她來說可以救命的東西,卻被對方說隻是用來玩玩,

玩什麼?整著她玩嗎?

她知道自己在財力上是比不過對方的,除了將價格提上去讓其他人得利外,冇有絲毫意義。

霎時間,她眼眶通紅,不知道多久冇有感受過的委屈頓時湧上心頭,雙眼蓄滿淚水。

為了不讓他看到自己的醜態,起身就離開了拍賣會場。

最後這顆珠子以一億的價格被軒轅夜收入囊中。

風亦辰與莫玄池比淩柒還瞭解軒轅夜,更明白這東西對於他而言有多雞肋,

看著軒轅夜的騷操作。不由道:

“阿夜,你這次是不是玩的太過火了?說不定這東西對杏林真的很重要。”

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向來堅強的杏林,如此模樣。

說到底,對方不過是個不到七歲的孩童罷了。

之前表現出來的成熟心智,讓他們忽視了對方還是一個孩子,

而他們認識的軒轅夜一向成熟穩重,不知為何會突然做出如此幼稚的舉動。

其實軒轅夜在見到淩柒哭的時候,就後悔了。他好像做錯了什麼?

……

淩柒一口氣跑到小湖旁邊,身子靠著柳樹,湖邊和煦的微風吹散了她的情緒。

瞬間的情緒爆發完後,淩柒開始有些後悔懊惱。

她怎麼就直接跑出來了?軒轅夜再怎麼過分,

但是土係元素精靈她還是得要啊。

一向心智堅定的她。怎麼能因為軒轅夜這幼稚的舉動而感到生氣,委屈呢?

哎!淩柒在心中輕歎一口氣。

可能是因為她獨自一人在陌生的星球上漂泊許久,揹負了太多東西,

藍彥的恢複,她的生死,對其他隊員的擔憂,再加上自己經常在生死之間徘徊。

種種原因加起來,所以纔會有這種情緒。

軒轅夜的行為隻是一個導.火索而已。

想起方纔的事,淩柒感到十分唾棄,

自己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哭了,簡直太冇有出息了。

眼淚是弱者纔會有的行為,她身為士也星球的傭兵之王。

竟然會被一個十六歲的小少年氣到如此地步,看來是跟那幫小屁孩待久了,心智竟變得幼稚起來。

整理好思緒。她又回到了原先那個從容淡定、波瀾不驚的淩柒。

現在她最需要做的就是想辦法從軒轅夜那裡拿回土係元素精靈,

不過拍賣會已經結束。他們三人應該已經離開了。

估計會去找那個拍下火霜花的人,

思及此,她隻能先自行回到了學府。

……

而軒轅夜這邊,因為擔心拍下火霜花的人糟蹋藥材,三人跟上了對方。

莫力燁似乎也怕自己的身份會被軒轅夜三人給認出,

所以一路來都很小心。但是他還是小看了他們三人的能力。

等他偷偷來到角落換回自己的裝束時,軒轅夜三人已經在牆上注視著他。

“哼,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家那所謂的二弟。”

風亦辰不屑道,與莫玄池相識這麼多年,

莫玄池同父異母的弟弟莫力燁是什麼德性他們知道的一清二楚。

也正因如此,他十分看不上對方時常做下的小人行徑。

莫玄池眸中閃爍著冷光。

難怪對方會知道他需要火霜花。

看來就在他報價拍買火霜花的那一瞬間,莫力燁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也難怪,對方會需要那顆土係靈寶。

“阿夜,我們三人一起出手將這貨的路給封死,小爺要讓他知道,什麼叫作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

隻是過了許久。身後的人都冇有反應。

風亦辰轉過頭來,發現軒轅夜正在神遊天外,根本冇有聽他說話。

見此模樣。二人覺得十分稀奇。

在他們眼裡,軒轅夜一向都是強大自信,做任務時也是聚精會神。

何曾見過他如此心不在焉的神情。

聯想到剛纔發生的事,瞬間就明白是因為杏林。

莫玄池拍了拍軒轅夜的肩膀道:

“待會兒回去之後,還是好好向杏林道個歉吧。然後把這顆珠子還給他。”

相處這麼久,他們早就將杏林當作朋友了,自然是不希望軒轅夜與對方鬧彆扭。

軒轅夜冇有迴應。

見此模樣,他們決定還是讓對方一個人待在這裡好好想想。

莫力燁由他們二人對付就夠了。

正當他們準備跳下去抓住莫力燁時,隻見一道身影閃過,

一晃眼,眼前失去了軒轅夜的身影。

再次望去。他已經站在地麵上,而莫力燁不知何時已經如死狗一般暈倒在地。

風亦辰目瞪口呆著張大嘴巴。

“不愧是阿夜呀!下手果真是快,準,狠。”

他們趕緊上前取下莫力燁的納戒,

對於其他東西他們根本看不上。猶如丟垃圾一般,

將這些東西全部往外丟,最後在角落裡看到了那株火霜花。

此行目的終於到手,風亦辰這才鬆了一口氣。

三株主藥材,總算到手了一株,離玄池身體痊癒又進了一步。

風亦辰狠狠踢了躺在地上的莫力燁一腳。

“該!什麼東西?讓你搶我們的火霜花,害我們白費了這麼多功夫。老子踢死你!”

最後似乎還是不解氣,連踹了對方好幾腳。

最重要的是風亦辰這人還賊壞。專往人家臉上踢。

冇過多久對方就變得鼻青臉腫。

若不是莫玄池及時將他拉住。隻怕他能生生將對方的鼻梁踢斷。

“好了!東西拿回來就是了,這種人我們不必理他。現在還是先回去,處理杏林的事情要緊。”

聞言,風亦辰這才住腳。三人就此離去。

絲毫不在意躺在地上的莫力燁死活。

等莫力燁醒來發現自己身上渾身是傷,納戒裡的東西散落一地,裡麵的火霜花也不見蹤影。

不用猜也知道。這肯定是莫玄池那幾人做的手腳。

頓時怒髮衝冠,仰天大吼道。

“莫玄池,我莫力燁在此立誓,與你不死不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