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此話一出,不少人驚掉了下巴!

“這,我冇聽錯吧?這真的是蒲英?”

很多人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紛紛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林導親口說的,應該不會有錯!”

“竟然被這空降生說對了!”

“大家可不要被他這模樣給騙了,肯定是他碰巧在哪見過,纔會知道。”

聽到這話,眾人覺得甚是有理。

林導將手中的盒子放置一旁,從納戒又取出一個新的盒子。

再次問道:“那你說,這是什麼?”

淩柒隻掃了一眼,脫口而出道:

“鬆袂,三莖兩葉,色呈黑棕,香似柏油,搗碎服用可治肺腑充血、氣虛之症,常生長在潮濕的高山之上。”

見狀,一些認出此藥材的學員都驚訝地望著淩柒。

竟然又被他說對了!

隨即林導又接二連三的從納戒中取出不同的藥材,

很多他們聽都冇聽過的藥材名,都能被淩柒隨口說出,

而且對於他們的藥性也十分瞭解。

“竟然絲毫不差!”

林導驚訝道,看向淩柒的眼神中有了些許變化。

其他人聞言,紛紛震驚!

“全對?這空降生的藥理儲備也太豐富了!”

他們以為對方是個青銅,結果人家竟是一位王者。

“這不能吧?”

“話說,他對藥理這麼清楚,莫不是一位木係的製藥師?”

有些學員猜測道,卻立馬遭到其他學員的否定。

“不可能,一萬個人裡麵纔會出一個製藥師,就這空降生怎麼會是製藥師,打死我都不相信。”

“對對,我也不相信,這空降生肯定是平時對這方麵瞭解的比較多而已,製藥師是誰都能當的嗎?”

要知道,彆說他們班,整個一年級,

都冇有木係製藥師,由此可見製藥師是多麼稀缺,

就這空降過來的小子怎麼可能是製藥師呢!

唐昔柄麵色複雜的看著淩柒,

他雖然隻是金係修士,但是藥理這方麵他自認強過許多非木係修士,

林導拿出來的藥材裡麵,一些連他都不認識,

對方卻能如數家珍一般將其倒出來,可想而知對方的藥理儲備有多麼可怕。

也許,此人也冇有傳聞中那麼不堪。

他與其他人一樣,也從冇往製藥師這方麵想過。

林導輕吸一口氣,道:“你很不錯!”

就算得到導師的誇讚,淩柒依舊雲淡風輕,冇有為此感到絲毫竊喜。

隻淡淡道:“多謝林導讚美!”

她不鹹不淡的模樣,引得不少人嫉妒眼紅,

在暗中衝著她不屑的冷哧。

“切,不就會點藥理知識嗎?得意什麼,我要是勤加背習,肯定比他厲害!”

卻正是淩柒這副寵辱不驚的樣子,更是讓林導高看了幾分。

他將滿桌的藥材收起,又重新迴歸到課程當中。

為眾人繼續普及這些藥理知識。

很快,今天的課程結束,

在林導離開後,淩柒後腳也正欲走出教室。

卻迎麵被一個人攔住了她的去路,竟然又是章怡那女人。

還未等淩柒說話,那女人就上前熟撚的抓住淩柒的手臂,

“杏林,這次終於見到你了,從乙班過來路途甚遠,要找你一次可真是不容易。”

字裡行間無一不體現出她在乙班的優越感。

而一旁還未來得及離開的丁班學員,皺著眉頭看向章怡,

乙班的跑他們丁班作什麼?又是來找茬的嗎?

丁班是整個一年級實力最差的班級,因此總是有不少其他班級的人來找茬。

以至於他們對其他班級的人冇有任何好感。

不過在見到章怡是來找淩柒的,當即雙眼發亮,

很多看不慣淩柒的人,內心暗暗祈禱對方快點將淩柒揍一頓。

淩柒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手抽回。

冷嘲的看向對方:“我們似乎冇那麼熟吧?”

淩柒這生疏冷淡的模樣,令得章怡神色一僵。

不過她很快就調整過來。

隨即好像在跟自己的好朋友聊天似的,對淩柒欣喜的說道:

“杏林,你知道嗎,我們班今天藥理測試,我可是拿了第三名哦!”

但其實聲音一點也不小,那模樣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

對此,淩柒淡淡的回道:“哦!”

這關她屁事!

章怡好似冇有意識到淩柒的冷淡似的,

假裝疑惑的問道:“欸,你今天考的怎麼樣啊?”

據她所知,曆屆開班考試之後,所有班級都會有一次藥理測驗。

突然她意識到淩柒這沮喪(冷淡)的態度極有可能是因為冇考好。

“啊,你不開心是不是因為冇考好啊!”

還冇等淩柒回答,就自顧自地說道:

“沒關係,這樣,從今天開始我給你補習藥理吧!這樣杏林你下次考試成績就不至於那麼差了!”

從頭到尾,淩柒也就勉強算說了兩句話。

全靠這女人自己腦補,淩柒都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來的。

而在發現章怡並不是來找茬後,丁班眾人頓時失去了興趣。

唐昔柄直接就想離開教室,但章怡這女人好死不死的偏偏擋在門口。

她渾然不覺自己的站位有問題,在看到有人向自己走過來時,

臉上還浮上了一抹紅暈,

“那個,你也需要我幫你補習嗎?”

她此時的內心十分激動,

果然,來到晨曦學府後,她的人生都將會被改變。

隻要她努力,加上她的天分,總有一天能脫離原來的身份,

也能像其他女生那樣,成為一位萬眾矚目的大小姐。

然而丁班這些人頓時被她噁心壞了,也不知道這女人哪來的自信,

竟然口出狂言說要給他們班第一的唐昔柄補習,不對,是曾經的第一了。

現在的藥理第一應該是那位空降生。

學府藥理測試的卷子老生都做過,無非是辨彆草藥,

根據這個空降生在課堂上的表現來看,藥理測試的卷子根本難不倒他。

結果現在有個新生跑過來說給他們班藥理第一和第二的人補習藥理功課,

這人怕不是瘋了吧?

唐昔柄可不是一個憐香惜玉的人,見到這裝模作樣的女人。

直接回懟對方:“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