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自己的孩子們選擇老師,特彆是這些老師還要教導自己的王儲,也就是自己的嫡長子葉乾坤啟蒙學,這關係到未來繼承人教育的問題,葉桓再怎麼重視都不為過,他可不想自己選擇的繼承人被人教壞了,或者說是直接被人洗腦,葉桓不得不防啊。

漢王要挑選教育他孩子們的啟蒙老師,聽到這個訊息的朝廷文武百官,不管是寒門派係的還是世家派係的官員,他們都心裡一動,這是一個很好接觸王子和公主們的機會,當然,他們更加看重的是可以做王儲葉乾坤的啟蒙老師,如果未來葉乾坤順利坐上寶座的話,教導過他的老師就是實實在在的帝師了。

世家門閥的人早就想通過一些手段去影響王儲葉乾坤的思想,如果可以讓世家門閥的人做他的啟蒙老師,那麼他們就可以通過對葉乾坤的啟蒙教育,把葉乾坤培養成為內心偏向於世家門閥的未來君主,這樣對世家門閥來說絕對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隻是世家門閥的人也知道以漢王對他們的態度,他們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成為葉乾坤的老師,不過他們既然知道這種情況,怎麼可能冇有預先做好準備呢?

早在幾年前,世家門閥的人就在暗地裡培養一批寒門學子,把他們送入官塾裡麵去讀書,最後也有考入大漢大學院的人,這些人就是他們的棋子。

既然漢王想要大力提拔那些寒門士子,那麼世家門閥的人自然不會坐視不理的,隻要在那些寒門士子冇有起來之前投資和拉攏的話,那麼等到這些成為他們的寒門士子最後畢業考覈合格進入官場後,這些寒門士子就是他們世家門閥的人了。

隻能說世家門閥的人是很聰明,不過漢王葉桓也不傻,對於這些已經暗地裡忍受不住世家門閥的糖衣炮彈而投靠的寒門士子,漢王葉桓在心裡對他們打了個叉,他們根本就不可能再有什麼前途了。

葉桓不需要這些意誌不堅定之人,也不需要這些這麼輕易地被世家門閥收買的寒門士子,葉桓為什麼冇有去阻止或者說懲罰這些世家門閥的小動作呢?這是因為葉桓覺得世家門閥的這些行為倒不如說是在幫助他篩選優秀的人才,這對葉桓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嗎?他自然不會去阻止。

《仙木奇緣》

……

原東齊帝國的三公主殿下林麗娜五年的時間都待在了大漢都城,不過她在中心區域那裡購買了一座大宅子,本來以她的敏感身份是不可能在這個區域購買到宅子的,不過在李鳳儀出麵後,這種事情就變得輕而易舉了。

雖然林麗娜五年的時間也冇有放棄勾搭漢王葉桓的想法,隻是她發現這件原本自己以為很簡單的事情竟然會這麼艱難,她很少有見到漢王葉桓的機會,少數的幾次在李鳳儀她們的宅子裡見到他,林麗娜還冇有來得及施展她的美人計,葉桓就很快離開了,這讓林麗娜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很醜,不過在看到那些追求者還是每天孜孜不倦地玩著各種花樣來追求自己,林麗娜就知道不是自己醜,而是葉桓在躲避自己,這讓林麗娜心裡很是憋屈。

不過林麗娜本身性格就堅毅,有一種為了達成目的誓不罷休的氣勢,她自然不會放棄自己堅持的目標。

林麗娜知道自己的父皇一直以來都冇有放棄抹殺她這個讓他丟儘臉麵的女兒,隻是因為大漢都城根本就容不得東齊皇帝派來刺客的放肆,所有來都城想要對自己出手的刺客或者是暗探,這些人都被一群一直以來在暗中保護自己的青衣衛給乾掉了。

自從知道有青衣衛的高手在暗中保護自己,林麗娜就再也冇有過那種深居簡出的生活,她心裡雖然不明白漢王葉桓是出於什麼考慮纔會讓青衣衛的人暗中保護自己,但是她知道漢王葉桓應該不是對自己冇有那方麵的意思,隻是應該還不到時機。

五年的時間,林麗娜過得很舒服和瀟灑,每天逛逛街和購購物,或者是去找自己的四個師姐妹喝喝茶聊聊天,再無聊的話,她甚至會直接出都城去聖女穀那裡玩玩。

其實有時候林麗娜也會想著這樣悠閒地過一輩子也不錯,不過她也知道這是建立在漢王葉桓對自己保護的前提下她才能這麼悠閒而不受外部各種因素的打擾過日子,要不然以她的美貌,那就是一種災難,大漢王國的世家門閥雖然收斂了很多,雖然勢力也被漢王葉桓削弱了很多,但是並不能說世家門閥對她這個原東齊三公主就冇有任何辦法。

林麗娜可是知道那些追求者都是世家門閥的子弟,他們覬覦著自己的美色。

如果冇有漢王葉桓的保護,自己骨頭都被人吃得不剩,林麗娜身為東齊的三公主,她怎麼可能不瞭解這些世家門閥的行事方式呢?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成為漢王葉桓的女人,這樣一來,自己才能完全冇有後顧之憂,而且自己如果給葉桓生個兒子的話,未來說不定自己的兒子還有機會坐上那個寶座,林麗娜心裡暗自打著算盤。

五年的時間,林麗娜一直在等待機會,這天她終於從自己的管家口中聽到的一個訊息讓她知道這就是她期待已久的好機會。

漢王葉桓要遴選啟蒙老師進王宮教導他的孩子們,男女自認為自己學識不錯,或者是精通琴棋書畫等技能的都可以報名參加考覈。

冇錯,漢王葉桓打算來個大規模的遴選考試,他心裡很明白這裡麵肯定會有其他勢力或者是自己手下的兩派官員塞進來的人,不過他也不在乎。

其實一開始漢王葉桓是打算讓聖女穀的奚月影、楚薇和林麗娜,還有一個是封家的封果果,這四個女人作為自己孩子們的啟蒙老師,也就是少傅那也是綽綽有餘的,奚月影三女都是聖女穀弟子們中的佼佼者,她們不僅武功高強,琴棋書畫也精通,而且她們還博聞強識,如狗她們去參加大漢大學院的畢業考覈的話,漢王葉桓絕對相信她們能考上好成績的。

至於封果果雖然文化程度差了一些,但是她身為禁衛軍的副統領,統領著三千女禁衛軍保護自己的後宮,讓她擔任少傅一是為了可以監督一下聖女穀的三女,讓她們三女不至於亂來,二是葉桓希望封果果可以作為嚴師的存在,畢竟封果果對自己的孩子們比較熟悉,而且自己的孩子們也比較害怕封果果,有她的存在,孩子們也不會不敢亂來或者是太過頑皮。

隻是葉桓剛在朝會上提出想要幾個少傅教導自己的孩子們,底下的大臣們很快就建議進行大選考覈,經過考覈前四名的就可以成為王子們和公主們的少傅。難得寒門派係和世家派係的官員都意見一致,漢王葉桓心裡自然是明白大臣們的想法,那就是他們都想讓自己一派的官員成為大王孩子們的啟蒙老師。

雖然自己可以獨斷乾坤,不過對於葉桓來說,這次大選也可以看看世家門閥和寒門官員推出的人都有哪些,反正最後的決定權也是在自己的手裡。

於是,一場轟轟烈烈的少傅遴選事件就在大漢王國國內展開了,對於一些自認為自己學識過人,但是又不想在學院浪費時間的學子們,他們都激動萬分,畢竟一旦成為了王子公主們的少傅,那麼這意味著他們算是一步登天了,少傅定官職品級的話怎麼也得是六品官員吧,這比在大學院讀幾年書,最後畢業考試又不一定能合格,就算是合格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被吏部定位六品官員,他們還要在基層鍛鍊幾年,然後再慢慢一步一步往上爬,這樣可能十幾年後,他們才能成為六品官員。

這次的少傅遴選就是一次絕佳的機會,特彆是對那些還在讀書的學子來說更是如此,因為漢王冇有禁止官員參加考覈,所以還有朝廷中底層的官員報名參加考覈,對於他們這些中底層官員來說,這也是一次很好的晉升機會,畢竟少傅是六品官,他們隻要成功成為少傅的話,那麼他們就不僅僅可以得到少傅這個官職,還能在原來的官位上晉升,更彆說成為王儲的少傅,未來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就是帝師了。

……

奚月影雖然在大漢報社集團做苗鳳妃和柳仙紅的助手,但是她並冇有跟她們住在一起,畢竟葉桓這個漢王竟然會去跟三女聚會,奚月影心裡雖然也想做葉桓的女人,聖女穀的長輩們把她放在苗鳳妃和柳仙紅兩女的身邊也是打著這個主意,但是她並冇有下賤到主動貼上去。

在離報社不遠處,奚月影購買了一個二進式的宅院,冇有聘請外人,聖女穀安排了幾個人手作為奚月影的手下,不管是保鏢還是招待客人都不會缺人。

在漢王葉桓對外宣佈少傅的遴選活動後,奚月影跟苗鳳妃請假說要回一趟聖女穀,苗鳳妃和柳仙紅自從有了孩子後就再也冇有一起去報社上值了,她們總會留下一個在家裡照顧三個孩子,冇錯,對於她們來說,事業雖然重要,但是女兒更加重要,雖然有奶媽、嬤嬤等下人的照顧,但是不留下一個人看著,她們就算是上值也不安心。

對於奚月影的請假,苗鳳妃稍微一想就知道她回聖女穀到底是為了什麼事,不過她也冇有拒絕,很爽快地批準了,雖然奚月影是聖女穀的人,但是苗鳳妃自己也不是永生教的人,而且奚月影五年來作為助手是很儘職的,不說其他,單單是這麼得利能乾的手下,苗鳳妃就不可能不給以她方便。

坐在馬上上出了都城的奚月影,她想著自己上司苗鳳妃那帶有深意的眼神,她就有點不自在了,隻是她也冇有說什麼,畢竟她是聖女穀的弟子,更是被太上長老從南都救出來的,不管怎麼說她也要報答門派的恩情,而且她也冇有選擇的餘地,就算她不想去參加少傅遴選,門派的長輩也會直接對她下達命令去參加的,那麼這還不如自己主動點,這樣一來還能在門派的長輩們眼裡留下個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