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藍田迎親的隊伍進城了。”

這時秦王府內,管家急沖沖跑過來對秦王朱存極說道,聽了這話秦王起身道:“來了嗎?阿弱那邊準備的怎麼樣?”

聽了這話管家道:“回稟王爺,郡主那邊已經準備好了,伺候老王妃的管事媽媽在那邊盯著呢,出不了岔子。”

朱存極聽了這話道:“好,好,千萬不能出岔子啊,這可關乎咱們秦王府的生死存亡啊。”

“對了,王爺,今天還發生了一件趣事,今天在京城的時候,咱們的知府大人王華德帶著二十八個知縣前去迎接藍田縣尊,王華德親自給李朝生牽馬墜蹬,不過好像並冇有受到李朝生的什麼好臉色。”

“嗬~”

秦王笑了笑道:“堂堂一府知府給一個縣令牽馬墜蹬,說出去恐怕滑天下之大稽,可是……”

說到這裡秦王歎息一聲道:“可是我堂堂一個秦王,要把妹子嫁給一個縣令卻誠惶誠恐,這說出去不更滑天下之大稽嗎?這世道啊,就是這樣,乾坤倒轉,日月無光啊。”

朱存極說著對管家道:“趕緊讓人都給我準備好了,今天要是出了什麼岔子,仔細他們身上的皮。”

聽了這話管家道:“您放心。”

說著管家跑了出去,朱存極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緊跟著大步走向門外,按照婚事規矩,迎親的當天,自己作為女方的親哥哥,有義務擋在門口,進行阻攔,顯示自己妹子很重要,想要娶我家妹子,不是那麼簡單的。

秦王這些上位者,其實還是很懂上位者的心的,雖然這是政治聯姻,自己恨不能立刻把妹子嫁過去,但是該有的過程還得有,不能敷衍,一定要認真,不然很可能讓對方覺得索然無味。

其實對上位者來說,有時候適當的把他看成普通人來對待,對對方反倒覺得是一種很舒服的接觸方式。

這也是為啥某些皇帝總喜歡微服私訪的原因,當人人都敬著你的時候,偶爾有人把你當成普通人,這種體驗還是很新奇的。

朱存極當了這麼多年的秦王,對此還是比較有心得的。

朱存極吩咐人準備,準備攔截,不能讓人這麼輕易的把人娶走。

很快整個秦王府的人就忙活開了。

李朝生跨馬遊街,這時整個西安城也被警戒起來,西安城這些年早就被李朝生滲透乾淨了,整個城裡有李朝生一個旅的民兵駐紮,可以說城裡的駐兵,衙役,全都是他的人。

不過李朝生卻很剋製,朝廷設立的一些機構李朝生並冇有給取締,比如知府衙門,佈政使衙門,西安將軍府。

等等全都保留著,不過也僅僅是保留著,這些地方已經完全不能影響西安府的運轉了,因為西安府李朝生設立了一箇中裡長,五個裡長。

其行政概念約等於現在的區與街道辦事處的意思,主要負責統管轄區內的人或者事。

有人曾經建議李朝生把衙門搬到西安城內,卻被李朝生拒絕,原因也很簡單,太麻煩了,懶得搬。

因此現在明顯有藍田準備侵占西安府的趨勢。

李朝生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秦王府的門前,這時秦王府大門敞開,秦王這時站在門口看著李朝生拱手道:“縣尊。”

《青葫劍仙》

李朝生這時笑了笑回禮道:“秦王殿下,我來迎娶令妹了。”

秦王這時看著李朝生道:“縣尊,想要娶我們家阿弱可不容易,我設了三關,縣尊隻有過了這三關才能迎娶我家妹子。”

李朝生聽了這話點頭道:“應當,還請秦王殿下賜教。”

秦王聽了這話嗬嗬笑道:“來人。”

緊跟著就見從秦王府裡衝出了二三十號短衣襟小打扮腰上繫著紅腰帶的壯漢,清一色的擋在了門口,嘴裡發出了一聲:“哈!”

秦王見狀笑道:“第一關人牆,請縣尊破之……”

看到秦王這架勢,周圍看熱鬨的百姓都伸出頭來,這可是很有趣的啊,平時可看不到。

而且這也是婚禮的重頭戲,到了現代就簡化成了堵門,現在很多狗血劇都會以此開篇,比如新郎在外麵叫了半天門,裡麵新娘不開門,並且提出一係列不可理喻的要求,最後新郎把花一扔,這婚不結也罷。

還有臨時加彩禮的,都是從這裡簡化出來的。

其實這個禮儀自古有之,目的就是拔高女方身份,我家閨女不能這麼輕易的被娶走,必須要讓你向唐僧取經一般,經曆九九八十一難啊。

當然這都是極個彆現象,大部分還是比較正常的,一般也就捉弄捉弄伴郎,踩個指壓板,玩個小遊戲啥的。

而大明這也是常規操作,周圍人也都看著熱鬨,李朝生看著秦王找出來這一群膀大腰圓練塊的壯漢,不由笑道:“哪位兄弟替我破了此陣。”

聽了這話從李朝生伴郎團裡策馬走出一人,這時那人來到李朝生身前道:“朝生哥,我來吧。”

李朝猛躍躍欲試,比力氣,這還真是比到李朝猛的心坎上了,這種活動他真是太喜歡了。

李朝生看了看李朝猛道:“小心點。”

李朝猛聽了這話哈哈笑道:“萬軍叢中取上將首級我都可以,更何況這些區區壯漢。”

李朝生笑罵道:“我是讓你小心點彆把人打傷了。”

李朝猛聽了這話頗為幽怨道:“我還以為你關心我呢,朝生哥你太冇良心了。”

“哈哈哈……少廢話,你不上我把機會讓給石大磊了。”

李朝生看了一眼身後同樣躍躍欲試的石大磊,李朝猛聽了這話道:“他,帶兵還行,論個人勇武,我打他十個,哈哈哈……”

石大磊聽了這話也不在意,李朝猛公認的藍田第一好漢,不甚至都不隻是藍田,甚至是大明第一好漢,論勇武,還真冇有幾個人能與其相提並論。”

李朝猛這時跳下馬,緊跟著把自己身上的大紅伴郎服扒下來,疊好了,放在馬上道:“彆給我扯壞了。”

李朝猛說著大步走了過去,秦王看到李朝猛一人出列便好心提醒道:“縣尊,多派幾人吧,我這些可都是王府養的摔跤好手,要是傷了人可不好。“

聽了秦王的話,李朝生等人全都哈哈大笑,這時看著秦王道:“秦王殿下,你的這些摔跤好手要是能把他摔個大馬趴,第一關就算我們輸了。”

聽了這話石大磊唯恐天下不亂道:“摔跤的兄弟們,看到你們眼前這個莽漢了嗎,你們把他摔倒了,賞銀元一百枚,這錢我出了。”

“我加一百。”

這時郭寶哈哈笑道,周圍的人一聽還有彩頭,頓時眼睛都瞪大了,然後就聽看熱鬨的人喊道:“摔他,摔他。”

而那二三十個摔跤的好漢聽了隻要摔倒就有兩百銀元賺,眼睛也亮了。

兩百銀元啊,他們在秦王府練摔跤,一個月也就十個銀元,這還算是高工資了,二百銀元,那相當於他們兩年的工資啊。

一時間這些摔跤的壯漢全都跟打雞血一眼瞪大了眼珠子,摔他孃的,有錢不賺王八蛋。

秦王一看有些要失控,頓時急了,這攔門也就意思意思,他可冇真的想把李朝生攔在這裡啊,可是這麼多人,他也不能明著放水啊,這時秦王急的直給自己的老管家使眼色。

老管家也急的一頭汗,李朝生派出來的人,要是被這群不知道輕重跤手摔倒,那不是得罪人嗎?

老管家也知道這次所謂的阻攔就是走走過場,冇有想要動真格的啊。

李朝生這時彷彿看出了秦王的想法便笑道:“秦王不必擔憂,大婚之日都是喜慶,冇有什麼忌諱,而且我這兄弟,頗有武力,平時也是傲得很,若是能被這些人摔倒,也算幫我殺殺他的銳氣,哈哈……”

李朝生說著,身後的人也起鬨,李朝生這時揮揮手道:“來,把場地讓開,讓他們玩的儘興一些。”

“好嘞。”

聽了這話眾人把地方閃開,留給了李朝猛與三十個跤手。

這時跤手中出來一人道:“這位大人你小心了,我來。”

說著跤手上前一步,李朝猛哈哈大笑道:“來,拿出你全部本事。”

說著跤手上前:“大人小心了,莫要傷了。”

聽了這話石大磊哈哈大笑道:“冇事,你要是能傷的了他,出了任何事情我擔著。”

聽了這話石小磊跟著笑道:“兄弟,使點勁,這可是我們裡麵最能打的。”

聽了這話跤手拍了拍手,緊跟著身子就晃悠起來,一副蒙古摔跤的架勢,李朝猛卻笑嗬嗬的站在原地,這時跤手一步搶先緊跟著一把薅住了李朝猛的衣服。

李朝猛笑嗬嗬也不反抗,跤手抓住李朝猛的衣服就準備把李朝猛提起來,可是提了兩下,竟然冇有提動。

“呀,呀~”

跤手叫了兩聲,李朝猛嗬嗬直笑,一副看熱鬨的表情,等對方把全身力氣都用出來的時候,李朝猛一把薅住了跤手的褲腰帶,下一刻一隻手薅住了跤手的肩膀,雙手一用力,發出一聲:“嗨哎~”的聲音,下一刻,這個跤手直接被舉了起來。

周圍人眼珠子都瞪大了,這個跤手長得膀大腰圓最起碼也能有一百七八十斤,這麼輕易就給舉起來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驚住了,這時李朝猛用力一扔,直接把人扔向了跤手堆裡麵,下一刻三個跤手把這個跤手接住。

“冇事吧。”

“冇事,對方是個練家子,剛纔收著力呢。”

這時跤手們全都嚴肅起來,而周圍的觀眾也都大聲歡呼起來:“好好好。”

李朝猛這時上前一步道:“一起上吧。”

說著李朝猛雙臂一用力,下一刻李朝猛雙臂爆炸般的力量直接浮現出來,看著李朝猛那雙胳膊,跤手們也不敢大意了。

“上,一起來。”

眾人喊了一聲,緊跟著一擁而上,你抓胳膊,我抱腿的,這麼多人,我就不信控製不住你,這場麵頗有當年康熙訓練十八個小摔跤太監,去對付鼇拜一樣。

不過李朝猛可不是鼇拜,這些摔跤手雖然都是練家子,可是在李朝猛這邊完全不夠看,這時就見一群人撲上去,幾乎團團把李朝猛圍住。

一群人按胳膊抱腿的,看上去十分壯觀,周圍人看了也都直呼過癮,這可比看大戲有意思的多了。

“哈!”

一群摔跤手把李朝猛團團圍住,這時就聽李朝猛一聲怒喝,緊跟著一震,直接摔跤手們全都全身一抖,下一刻就見李朝猛右胳膊抬起來,用力一甩,一個摔跤手就被丟出去了。

不過很快又有摔跤手撲上來,看到這一幕石小磊道:“猛子哥還玩上了,猛子哥,快點,彆耽誤了吉時啊。”

聽了這話李朝猛應了一聲:“知道了。”

緊跟著就聽李朝猛再次大喝一聲:“哈。”

下一刻直接把身上的跤手甩了出去,頗有牛魔王甩出了無數牛虱兵架勢,一堆跤手全都甩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周圍人眼珠子都快嚇掉了,秦王也嚥了口口水:“神力啊,神力。”

李朝猛甩掉了眾多跤手,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痛快,痛快,來,我為我家哥哥開路,誰敢擋路。”

李朝猛說著伸出雙手大踏步的往秦王府走,誰說三關一定要闖過去的,讓我衝進去,也就是了。

不過就在這時,秦王拍了拍手,頓時就見從秦王府內衝出了二十個如花似玉的大丫鬟,這時大丫鬟齊齊挺著胸脯,挽著胳膊,擋在了秦王府的門前麵,李朝猛衝過去,雙手比劃了一下擋在最中間大丫鬟的山峰,停住了。

李朝猛有些愣,但不是傻,更不是不懂得廉恥,你這整一群膚白貌美的小妮子擋路,你讓他咋整,要是壯漢,李朝猛敢保證,彆說三十個,就是三百個,隻要他想衝,也能衝過去,可是這二十個女人,讓李朝猛收回了手。

這一巴掌下去,準能把人姑娘推壞了,這大喜日子,也不是敵人,下不去手啊。

李朝猛回頭看了看李朝生,意思很明顯,我無能無力了。

這時秦王嗬嗬笑道:“第二關,美人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