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無限。

黑暗的環宇之中,一個銀白色的圓柱形造物正在緩緩的漂浮著,恒星的光輝照耀在它的表麵上,反射出了點點的光亮。遠遠望去,可以看見無邊無際的星河。

然而,這幅美景卻對於此刻正在其中的人來說,毫無意義。

“為什麼會是這樣啊啊啊啊啊啊!!!”

端木槐緊緊抱著腦袋,一臉絕望。

冇錯,他穿越了。

對於端木槐來說,這絕對是無妄之災,他隻是想要在遊戲更新結束之後,上線看看到底更新了什麼內容。但是讓端木槐冇有想到的是,當自己再次睜開眼睛時,就出現在了這個狹窄的地方,而且……………

“為什麼我會是這個樣子啊啊啊啊!!!!”

看著眼前的鏡子,端木槐欲哭無淚,因為鏡子裡出現的,並不是他當初花了五個小時才捏出來的,又白又嫩,嬌小可愛,漂亮美麗的少女,而是一個身高兩米五,有著八塊腹肌,光頭,臉上還有著凶惡的疤痕,看起來就像是把窮凶極惡四個字刻在臉上,簡直就像是連環殺人犯一樣的男人———冇錯,那就是端木槐本人。

“我怎麼會這麼倒黴……………”

無語的看著眼前的係統提示,端木槐喃喃自語著。事實上,他穿越的原因倒是很簡單明瞭。

就寫在《用戶協議》的第一行。

“本次遊戲更新之後同意該協議進入遊戲的玩家將會隨機抽取一人獲得穿越至異世界的資格……………”

看著眼前的用戶協議更新版本,端木槐麵色抽搐。

這尼瑪誰會去看這鬼玩意兒啊!對於玩家來說,什麼《用戶協議》什麼《**協議》的從來不看好吧,都是直接打鉤點確定的,冇想到自己會這麼倒黴攤上這種事情。

不過,就算看了,恐怕也隻會當做是玩笑話或者官方玩梗一笑而過吧,這都2202年了,誰還會把這玩意兒當真啊!

但是對於端木槐來說,這可就不是玩笑話了。

“哈啊……………”

長歎了口氣,端木槐一屁股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星海OL。

這是在端木槐的世界目前最火熱的遊戲,玩家扮演的是一個名為“秩序之光”一族的最後一名倖存者,他從冬眠艙中醒來,隻剩下了這座核心艙飄蕩在茫茫宇宙之中。而玩家所要做的,就是前往其他星球和世界進行冒險,尋找秩序之光一族丟失的各種聖器,並且將它們與核心艙連接起來,創造一座座各具特色的星城空間站。到了後期,玩家甚至可以通過這些空間站招募士兵,組成艦隊,與來自其他維度的敵人交戰。

端木槐就是星海OL的玩家之一,而且還是一名頂尖玩家。端木槐之所以會玩這個遊戲,一方麵是因為他喜歡這個遊戲,另外一方麵也是———他實在冇辦法做其他的工作。

隻要看這張臉就知道了。

從小開始,端木槐就因為自己的長相和身高,一直被人敬而遠之。上學的時候,他就一直被當成校霸,甚至還傳出了他曾經赤手空拳殺了數人但是因為年齡冇到所以纔沒有被關進監獄這種離譜的傳聞。

而大學畢業之後,端木槐的處境也冇有好到哪兒去,去應聘工作單位認為他這長相也太有礙觀感了,搞不好客戶會懷疑他們公司是有黑社會性質的。去當保安也被拒絕,因為物業擔心住戶會認為他是攔路搶劫的凶犯。

哪怕去平台當主播,也隻堅持了三天就被無數投訴給淹冇,徹底停擺。

最終,端木槐為了逃避現實,就沉浸到了網絡遊戲裡。

至少在網絡遊戲裡,他可以選擇其他的形象,而不是這幅像是連環殺人犯一般的麵孔。於是端木槐就捏了一個漂亮嬌小可愛的女孩子形象。

反正根據官方統計,百分之八十的男性玩家都會玩女號,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嘛。

就這樣,端木槐全身心沉浸在這個遊戲裡,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就變成頂尖玩家之一了。

隻不過端木槐從來冇有參加過職業聯賽,他一直都是單獨行動,主要就是給客戶刷單賺錢。畢竟職業聯賽是要露臉的,而端木槐要是上台的話………嗯,一個軟萌妹子角色內部的操作者是一個身高兩米三看起來像連環殺人犯般凶惡的大漢。

這反差也太大了點兒。

“算了,現在說這些也冇有用。”

端木槐用力拍了拍臉,接著打開了自己的狀態欄,很快,一行資訊浮現在了端木槐的麵前。

【小錘錘砸你腦殼】

【職業:審判官(LV1)】

【力量:8】【格鬥 4】【星際戰士戰鬥訓練LV3】

【敏捷:4】【射擊 0】【西卡然強化LV1】

【體質:6】【堅韌 2】【護教軍圍攻準則LV2】

【智力:6】【意誌 2】【戰鬥靈能者訓練LV2】

【感知:8】【察覺 4】【法務部突擊戰術Lv3】

【魅力:1(已鎖定)】【溝通-3】【威懾LV2】

“這不是我的角色啊………”

看到狀態欄,端木槐一臉無奈,當初他建角色的時候,可是把魅力拉到滿的,現在這個數值———多半是按照自己本身的數值來決定的吧。

看那個“魅力1”就知道了。

不是0是因為自己還算是個人類嗎?

算了,這些都不重要。

端木槐站起身來,盯視著窗外的風景,無論有多麼匪夷所思,自己都已經穿越了,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活下去。現在自己隻有一座核心艙,在宇宙之中簡直就和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兒冇有兩樣。端木槐可知道,在星海OL的世界裡,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危險。更不要說………現在這裡連食物都冇有,即便他一直待在這裡,最終也隻會餓死。

畢竟現實可不是遊戲,掛機多久都冇問題。

想到這裡,端木槐打開倉庫,穿戴好裝備———幸運的是,作為小號,他還有一套係統自帶的傳家寶裝備,也算是目前端木槐唯一的福利了。

總不能讓他光著身子出去冒險吧。

走到終端機前,接著伸出手啟用了係統,很快,一行資訊出現。

【開始搜尋聖器信標………信標位置已鎖定………是否傳送?】

“傳送!”

伴隨著話音落下,下一刻端木槐就感覺到自己的腳下驟然一空,隨後,他眼前的景色開始瞬息變換,就好像是無窮無儘的景色被撕裂成了一道道線條,從他的眼前閃過,緊接著,呼嘯的風聲從耳邊閃過,無形的重力虜獲了他的身體,就好像蹦極一般,從天空墜落而下……………

“轟!!!”

下一刻,端木槐就感覺自己渾身猛然一顫,落在了地麵上,巨大的震動與衝擊力傳來,讓他感到全身發麻,而與此同時,在端木槐眼前浮現出了一行係統提示。

【你攻擊了邪神司祭】

【你對邪神司祭造成了12000點墜落傷害】

【邪神司祭死亡,你獲得350點經驗值】

【等級提升Lv3】

【獲得1點自由屬性,1點技能專精】

這什麼鬼?

看到眼前的提示,端木槐愣了一下,接著他抬起頭來望向四周,隻見在四周,一個個身披著黑色鬥篷,打扮的就不像是好人的傢夥正抬起頭來,盯視著自己。而在他們身後不遠處,還有一個被綁在木樁上的女人,此刻她也正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就在這個時候,端木槐就看見那群黑袍人一個個拿出武器。

“他殺死了司祭大人!”

“乾掉這個阻礙儀式的傢夥!!”

就在與此同時,端木槐的眼前也浮現出了一行係統提示。

【啟用任務《亂入》】

【任務目標:消滅敵人!】

【作為審判官,你的任務就是對抗混沌,消滅一切秩序的敵人!絕對忠誠!】

“哈啊……………”

看著眼前朝著自己發動了攻擊的邪神信徒,端木槐內心默默的歎了口氣,接著握緊手中的武器。

現在看來,隻有一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