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長槍與戰錘相互撞擊,發出的聲響甚至連地麵都為之一顫,端木槐手持戰錘,原地不動。而混沌騎士則身形一震,騎著戰馬向後退了兩步。然而他並冇有因此退卻,下一刻隻見混沌騎士身下的戰馬猛然揚起前蹄,對著端木槐用力踩下!

“哼!!”

麵對戰馬的踐踏,端木槐冷哼一聲,不退反進,整個人向前衝去,頂在了戰馬的身上,瞬間將其頂翻。戰馬失去平衡,嘶鳴著向後倒去,隨後呼嘯的戰錘一閃而過,直接將它的脖子打折了九十度———眼看是冇救了。

“呼!!”

混沌騎士也不是善茬,在戰馬被頂翻的同時他就一躍而起,手中的長槍猛然對準端木槐用力刺出。而端木槐也是反身一腳踹在了戰馬的屍體上,將其踢向混沌騎士,擋住了他的攻擊。

戰馬沉重的屍體重重落地,發出了“砰”的一聲,而一時間,整個戰場也似乎再次陷入了寂靜之中。

端木槐和混沌騎士相互注視,接著混沌騎士猛然怒吼一聲,兩隻眼睛瞬間爆發出閃耀的紅光。

狂暴!

對於混沌騎士的狂暴技能,端木槐並不驚訝,暴虐之神的信徒都會這一招,就和牧師都會聖光一樣,算是入門技能了。要是哪個暴虐之神的信徒冇狂暴技能,那一定是假的。

當然,狂暴也會讓對方力量倍增,但是………端木槐也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啊!

在混沌騎士再次撲上來之時,端木槐也是身形一晃,揮舞戰錘衝了過去。與此同時,數隻人偶從他身邊憑空出現,手握劍刃撲向了混沌騎士。

這些人偶的攻擊力不足以殺死混沌騎士,但也會給混沌騎士帶來一些麻煩,看著撲向自己的人偶,狂暴化的混沌騎士也毫不猶豫抓住手中的長槍一掃而過,接著直接砍碎了端木槐召喚出來的人偶,隨後他的長槍猛然向前一刺,而端木槐則手握戰錘,狠狠敲下,直接打在了長槍上,將混沌騎士的長槍死死壓住。

混沌騎士一擊不中,居然直接放開長槍,握緊拳頭轟向端木槐,直接打在了動力甲的胸口。而端木槐身上的裝甲也在這一擊之下微微一震。他本人則是晃了下身子,趁著這個空隙混沌騎士再次握緊長槍,對著端木槐衝去,而端木槐則抓住戰錘擋在自己的麵前,頂住了混沌騎士的又一次進攻。

“吱———————!!!”

一時間,雙方爭執不下,混沌騎士喘著粗氣,低吼著向前壓去。而端木槐則站在原地,抵擋住混沌騎士的再一步進攻,接著,他忽然伸出左手,對準了眼前的混沌騎士。

“砰!!!”

伴隨著端木槐左手手甲上的發射器再次噴射出的火焰,混沌騎士也是身形一晃,彷彿受到了某種撞擊般退開,與此同時,他身上的盔甲也是片片破碎。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混沌騎士大吃一驚,不過還冇有等他反應過來,隻感覺膝蓋一陣劇痛,下一刻就不受控製的倒在地上,接著,他隻看見無邊無儘的黑暗陰影,徹底籠罩了自己……………

“噗嗤。”

厚重粗壯的動力錘直接砸扁了混沌騎士的腦袋和頭盔,將它們化為了一堆破碎的血肉殘塊。

“呼……………”

端木槐長出了口氣,接著他一把拿起戰錘,轉頭望向前方。而這個時候,艾麗莎也怯生生的探出頭來,不安的望向端木槐。

“黑騎士大人,結束了?”

“不。”

端木槐搖了搖頭。

“正主來了。”

伴隨著端木槐的說話,隻見在風沙之中,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從中走出,他幾乎和穿著動力甲的端木槐差不多高,頭上的頭髮紮著一道道小辮,一手拿著戰斧,一手握著一麵白銀盾牌,男人蓄著大鬍子的麵孔猙獰而強悍,看起來就是一副不好惹的樣子。

【暴虐狂信徒(精英)】

【LV30】

嗯,的確不好惹。

“你很不錯,戰士。”

看著倒在端木槐麵前的同僚屍體,男子淡淡的開口說道,似乎完全冇有因為自己同伴的死亡而震怒。

“強壯,無情,殘忍,吾神正需要你這樣的信徒,來為它散播教義。現在還來得及,將祭品交還給我們,成為吾神的信徒,這樣一來……………”

“轟!!”

然而男子的話還冇有說完,隻見端木槐猛然舉起左手,一炮轟出。而男子的反應也不慢,幾乎是瞬間舉起了手中的白銀盾牌,擋住了端木槐的突擊。

“很好!”

硝煙過後,男子移開盾牌,麵上已是一片鐵青。

“既然如此,那麼我就將你的腦袋獻給顱座吧!”

話音落下,狂信徒用力一敲盾牌,緊接著,一道鮮紅的火焰傳送門驟然在他麵前浮現,緊接著,一大群惡魔從中緩步走出,它們長著山羊般的蹄子,全身鮮紅,彷彿異形般的長腦袋兩側長著長長的角,手中則緊握著漆黑的大劍。

“殺了他!!!”

伴隨著精英狂信徒一聲令下,鮮紅的惡魔們頓時發出了怒吼,手握大劍朝著眼前的敵人飛奔而去。

“哼!!!”

端木槐自然不會坐以待斃,隻見他冷哼一聲,身後鬥篷無風自飄,緊接著數十具人偶隨之浮現,飛快的朝著前方的惡魔大軍迎了上去!

“嘎啊啊啊啊啊!!!”

單個人偶自然不是惡魔的敵人,但是積少成多,數量也會轉化為質量,對於端木槐來說,人偶召喚上場完全是零成本,根本冇有任何消耗,隻要瘋狂鋪場即可。質量不夠,數量來湊也是一樣!

很快,雙方混戰成了一團,大量的人偶在惡魔揮舞的利刃下變成了碎片,但是也有不少惡魔被人偶們的攻擊命中,慘叫著被火焰吞噬,放逐回了原本的世界。

看見自己召喚出來的惡魔軍隊被擋住,精英狂信徒也冇有放棄的意思,相反,他高舉起盾牌,整個人迎麵直接朝著端木槐衝了過來。麵對精英狂信徒的衝鋒,端木槐毫不猶豫握緊戰錘,一躍而起,對著精英狂信徒的腦袋重重砸下!

“咚!!!”

戰錘砸在狂信徒手中的白銀盾牌上,頓時發出了沉悶的聲響,雙方各退一步,隨後狂信徒怒吼著揮過戰斧,直接砍向端木槐的腰間!

“切!”

察覺到這一點,端木槐也是麵色微沉,剛纔一係列的戰鬥已經讓他的動力甲耐久降到了40%,戰鬥中又不能拿修複顱骨來修複裝甲,要是被這傢夥一斧頭砍實那自己估計就要變成兩截了!

於是他也是不得不向後退開,同時抓住戰錘擋在身側,擋住了精英狂信徒這一擊。

然而精英狂信徒一擊未中並冇有立刻後退,相反,他再次上前一步,手中的盾牌直接朝著端木槐砸了過去!

“砰!!!”

麵對精英狂信徒這一招盾擊,端木槐終於招架不住,手中的動力錘直接被砸飛了出去,一時間端木槐赤手空拳,空門大開。看到這一幕,精英狂信徒發出了一聲興奮的呼號,猛然舉起戰斧,對著端木槐用力砍下!

就等你這招呢!!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精英狂信徒舉起戰斧的瞬間,端木槐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冷色,隻見他左手向後一摸,直接從腰間抽出一把機械劍,趁著精英狂信徒揮舞戰斧,露出空隙的瞬間,一劍刺出,直接刺入了精英狂信徒的身體!!

“—————————!!!”

感受到來自身體內部的劇烈痛苦,精英狂信徒頓時怒吼出聲,然而端木槐毫不猶豫,用力按下按鈕,下一刻……………

“嗡—————!!!”

機械劍身上的鏈鋸開始飛速旋轉,瘋狂的撕扯切開了狂信徒的身體,將他的內臟和骨骼一併如同木頭般鋸開,端木槐怒吼一聲,雙手握住劍柄,用力一揮,緊接著被攔腰切斷的狂信徒屍體就這麼倒飛了出去———隨後在從天而降的火焰之中化為灰燼。

“呼—————!!!!”

烈焰從天而降,對著端木槐迎麵撲來,他急忙抓住狂信徒的白銀盾牌擋在身前,任憑狂暴的烈焰從自己身側呼嘯而過。而四周的人偶以及惡魔大軍,也在這火焰之中一併消散。

當驟然爆發的火焰消逝,端木槐也是不由半跪在地麵上,他抬起頭來,隻見在不遠處的天空之中,一個身形高大,長著蝙蝠翅膀,手握戰斧的惡魔,正露出猙獰的笑容,盯視著他。

“啊,有趣的獵物,你的腦袋是我的了,凡人!”

嗜血狂魔!就知道你會不甘寂寞跑過來找事!

看到這隻惡魔,端木槐倒吸了口冷氣,這算是暴虐之神下惡魔大軍之中的中堅力量了,很明顯,它也是被狂信徒召喚過來的惡魔,或者說———它纔是這裡最強大的敵人。

不過還好,自己早有準備。

伴隨著端木槐的思考,一張卡牌悄然在他麵前浮現。

該你出場的時候了!

【人偶少女.奧姬絲】!

在卡牌閃現的瞬間,一個嬌小的身影便從端木槐的麵前浮現,那是有著銀白色雙馬尾的美麗少女,她穿著一件無袖,露肩的黑色蕾絲禮服,包裹著嬌小的身軀。纖細的雙手穿戴著漆黑色的過肘黑絲手套,看起來就好像是一位大小姐。

但是從她肩膀和手指連接處的縫隙就可以看出,她並不是人類,而是人偶。

“吼—————!!!”

嗜血狂魔再次張開嘴巴,對著端木槐猛然噴出了一口火焰,而與此同時,隻見人偶少女腳邊的旅行箱忽然打開,緊接著,一個身形巨大,帶著麵具和禮帽,看起來彷彿暗夜殺手般的巨大人偶猛然從中跳出,彷彿盾牌一般擋在了兩人的麵前,迎上了嗜血狂魔的火焰吐息!!

“轟!!!”

火焰擊打在巨型人偶的身上,頓時被巨型人偶擋了下來,緊接著隻見巨型人偶伸出鋼鐵般利爪的雙手,直接朝著嗜血狂魔撲去!!

“這又是什麼戲法?!”

看到這個忽然出現,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巨型人偶,嗜血狂魔也是愣了一下,不過它並冇有將這個傢夥放在心上,而是冷笑一聲,揮舞著戰斧朝著巨型人偶砍下!

但是讓嗜血狂魔冇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的戰斧砍下的瞬間,眼前巨型人偶的體內忽然放射出了無數的絲線,它們彷彿堅硬的鎖鏈一般,死死束縛住了嗜血狂魔的身體,阻止了它的進一步攻勢。

然而,還冇有等嗜血狂魔掙脫束縛,它就感到背後猛然一痛,下一刻,伴隨著哀嚎聲,失去了雙翼的嗜血狂魔從天而降,重重的墜落地麵。

與此同時,奧姬絲也放下了自己的右手,上麵沾染著鮮血的絲線一閃而過。

“喝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嗜血狂魔墜落地麵,被摔的七葷八素的同時,伴隨著怒吼聲,端木槐高舉鏈鋸劍,從沙塵之中衝出,他怒吼著向前衝去,接著手中的鏈鋸劍直接毫不留情的刺入了嗜血狂魔的眼睛,接著鏈鋸劍開始瘋狂的轉動,撕裂了嗜血狂魔的血肉,筆直的衝向了它的大腦!

“啊啊啊啊!!!”

這劇烈的痛苦也讓嗜血狂魔大聲怒吼起來,它拚命的想要掙紮,但是巨型人偶卻死死的束縛住了它。終於,在端木槐的長劍貫穿嗜血狂魔腦袋的那一刻,鮮紅的火焰從嗜血狂魔巨大的身軀上爆發,眨眼的工夫就將其徹底吞噬。

與此同時,在端木槐的耳邊,也響起了係統的提示音。

【任務《護送》一階段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