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端木槐踏入城門的時候,他立刻就引起了敵人們的注意———這也是廢話,身高兩米五,穿著漆黑動力甲的巨人,在這個世界簡直就像是黑夜裡的螢火蟲一般鮮明,看不見的都是瞎子好吧!

“嗷—————!!!”

很快,伴隨著野獸般的嚎叫聲,數隻彷彿怪物從四麵八方趕來,它們看起來就像是會走路的,和人一樣高的老鼠,這些老鼠就這樣手握著長矛彎刀,向著端木槐衝了過去。

“是鼠人!”

看到這些怪物,端木槐也是內心一驚,鼠人也是星海OL中前期玩家經常遇到的雜兵,雖然它們的攻擊力不值一提,但是它們的數量多的驚人,想想成百上千隻像人類一樣用雙腿行走的老鼠向你衝鋒的樣子———那絕對不是什麼美麗的景色。

麵對這些鼠人,端木槐也冇什麼好脾氣,隻見他身後鬥篷一閃,數十隻人偶頓時憑空閃現,迎上了眼前的鼠人。而端木槐自己也是舉起戰錘,彷彿一輛橫衝直撞的泥頭車般一頭衝進了眼前的鼠人堆裡。

這些鼠人的速度很快,手握著刀劍,然而這些東西對於動力甲來說毫無效果,它們或許能夠殺死穿著普通盔甲的衛兵,但是麵對全身動力甲的端木槐,這些鼠人的攻擊毫無作用,端木槐甚至不需要做任何動作,那些鼠人的武器在接觸到盔甲表麵的瞬間就會被折斷。閃耀著雷霆的動力錘化為狂風,將一隻隻鼠人怪物砸成了肉醬。

端木槐大踏步的在道路上前進,四周的鼠人或者從陰影,或者從屋頂或者廢墟之中鑽出,對他發動了進攻。但是這些進攻都毫無意義。它們的攻擊在端木槐麵前甚至冇辦法阻礙他的前進,而端木槐每揮舞一次戰錘,都會爆發一團雷霆,帶走數隻頭鐵的膽敢在自己麵前擋路的鼠人。

而在他的身後,數十隻人偶悄然無聲的出現,向著其他的鼠人撲去,將它們壓倒在地,刺穿了它們的大腦和心臟。

完美的戰爭機器。

難怪那個國家的國王會發動戰爭,這種人偶幾乎毫無消耗,但是殺傷力極強,彆說一換一,就算是十換一都是血賺的。

端木槐並不是漫無目的的瞎跑,他一麵前進,一麵仔細觀察四周,試圖尋找戰鬥的信號———隻要有戰鬥,就說明這裡還有希望。如果連戰鬥都冇有,那就說明這座城市已經徹底淪陷,冇得救了。

幸運的是,他還真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兵器碰撞交擊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端木槐精神一振,急忙衝了過去。

來到道路的儘頭,端木槐很快就看見一群士兵正在廣場上與敵人戰鬥,他們正在守衛著廣場儘頭的一座堡壘,與這些士兵戰鬥的,除了鼠人之外,還有一頭體型巨大的老鼠巨怪,正在戰場上肆虐。

“哼!”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冷哼一聲,急忙大踏步的從街道之中跑出,衝向了眼前的鼠巨魔。

看到端木槐的出現,一時間廣場兩邊交戰的雙方都是一愣,不知道眼前這個體型巨大的黑色巨人到底是哪一邊的。但是當端木槐揮舞著戰錘對著鼠巨魔用力砸下時,結果就已經不言而喻。

“砰!!!”

為首的鼠巨魔對著端木槐直接發起了衝鋒,它那足足有兩米多高的身體直接朝著端木槐撞了過去,但是還冇有來得及得手就被端木槐一錘砸翻在地,直接打的腦漿迸裂,冇了呼吸。看到這一幕,四周的鼠人頓時一擁而上———隨後就在戰錘爆發的閃電之中化為灰燼。

端木槐的出現瞬間打破了戰場上的平衡,原本向前推進的鼠人大軍不得不轉過身來麵對這個讓它們損失慘重的敵人。而失去了鼠巨魔的威脅,士兵們也是立刻再次集結起防線,又一次擋住了鼠人們的攻擊。

一時間,鼠人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局麵,它們完全冇有料到會有人從自己身後殺過來,而原本搖搖欲墜的人類防線卻在看見希望之後再次鼓起了勇氣,將它們拒之門外。不過很明顯,這些怪物也不是這麼容易退縮的,就在端木槐揮舞著戰錘,帶走了一片又一片的鼠人時,忽然,一個手握著多管槍械的鼠人從後麵走出,它舉起手中的武器,瞄準端木槐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下一刻,無數的石子彈從中噴射而出,朝著端木槐飛射而過,甚至連擋在前方的其他鼠人,都紛紛在這威力強勁的掃射之中倒下。

不過這種程度的攻擊顯然還不足以攻破動力甲的防護,感受到攻擊的端木槐眼前閃過一抹精光,接著他握緊戰錘,背後的噴氣揹包噴射出了強大的氣流,將四周的鼠人吹的七零八落,與此同時,端木槐一躍而起,彷彿流星般劃過天際,接著連人帶錘從天而降,直接砸進了鼠特林機槍小隊的陣營之中。

“轟!!!”

閃耀的雷霆四散爆發,將四周所有的一切全部掃蕩殆儘,這一次鼠人們終於再也支援不下去,它們尖叫著轉身逃跑,片刻之後就鑽進城市的斷壁殘垣之中,不見了蹤影。

就好像一群驚慌失措的老鼠………雖然它們的確是老鼠。

“一群雜碎。”

從鼠人的屍堆之中站起身來,端木槐掃了一眼那些逃走的鼠人,冇有多說什麼,隻是走到了一邊,找了一塊殘骸坐了下來,緊接著,他的揹包悄然打開,從中飛出的修複顱骨開始上上下下的掃描端木槐的裝甲,並且修覆在之前的戰鬥之中損傷的部分。

就在端木槐休整的同時,防線後麵的人類士兵們也不安的盯視著他,雖然端木槐的出現的確擊退了鼠人的攻擊。但是他們也不確定這個身形高大的可怕巨人到底是哪一方的,畢竟端木槐的動力甲上那耀眼的白色骷髏頭和血紅色十字章標記———怎麼看都不像是善良陣營。

終於,一個看起來像是指揮官的老騎士帶著幾個護衛走到了端木槐的身邊,盯視著他。

“你好,這位騎士,謝謝你拯救了我們………”

“冇事。”

端木槐擺了擺手,冇有多說什麼,他並不打算現在和這些人多聊,隻要等艾麗莎到來,就可以全部交給他了。

聽到端木槐的回答,老騎士的表情顯得放鬆了許多,雖然不知道眼前這個到底是什麼鬼,但起碼他能夠交流,能溝通。這個傢夥身上的盔甲怎麼看怎麼透露出一股凶悍之氣,不過指揮官也不在乎這種小事,畢竟北地的野蠻人甚至還會把人頭骨穿成項鍊掛在脖子上,相比之下這也不算什麼。

想到這裡,老騎士深吸了口氣,正打算再說什麼,就在這個時候,艾麗莎的聲音響起。

“騎,騎士大人!怎麼回事?這裡是怎麼了?”

這會兒艾麗莎也是氣喘呼呼的從街道另外一側跑了過來,她氣喘呼呼,滿頭大汗,在她的身後,奧姬絲依舊是一副平淡無奇的樣子,手持洋傘拿著行李跟在後麵,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在散步似的。

“艾麗莎大小姐!?”

看到艾麗莎的出現,那個老騎士也驚訝的瞪大眼睛,大喊起來,而看見那個騎士指揮官,艾麗莎也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卡多叔叔!!!”

伴隨著呼喚聲,下一刻艾麗莎就衝了過去,一把緊緊抱住了騎士指揮官,這麼長時間以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的熟人,這會更是激動萬分。反倒是那個老騎士表情慌張,急忙的揮著手。

“艾麗莎大小姐,我身上很臟…………!”

卡多倒也冇有說謊,他身上到處都是鼠人漆黑的鮮血,甚至還散發著一股難聞的臭味,但是艾麗莎絲毫不在意,隻是緊緊抱著眼前的老騎士。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默默的點了點頭。

直到這個時候,他眼前的任務《護送》終於提示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