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在來到神殿的途中,端木槐就對精靈斥候有所懷疑。

作為一個斥候,她未免知道的太多了。

當然,斥候原本就是專精情報搜查,知道一些密辛並不奇怪。

但是,當她打開封印的時候,端木槐就知道,這精靈斥候的身份絕對有問題。

原因很簡單,大家都知道銀行金庫裡放著大量貴重物品和現金,有點兒門路的還知道銀行金庫門朝哪邊開。

但是銀行金庫的鑰匙不是哪個人都能有的。

看精靈斥候唸了幾句咒文,就開啟了封印,端木槐就知道這事有問題。

這封印要是這麼容易開啟,那麼剛纔汙穢之神的信徒在這裡是浪費時間玩篝火燒烤不成?

“好了,說說你的真實身份吧,精靈。”

端木槐手握鏈鋸劍,冷冷的盯視著精靈,他現在的心情非常平靜,作為一個玩家,類似的事情,端木槐實在經曆的太多了。

比如他們辛辛苦苦把NPC帶到指定地點,對方搖身一變變成了最終BOSS。

再比如他們辛辛苦苦把NPC帶到了指定地點,對方忽然扭頭就打算毀滅世界。

再再比如他們辛辛苦苦把NPC救出來,結果對方剛出來就露出真麵目,然後把病毒瘟疫擴散到整個世界。

說實話,經曆的多了,玩家都麻木了。不管多戲劇性的段子,一而再再而三,大家也會習慣的。

所以到後期再出現NPC忽然變身BOSS的時候,基本玩家都是直接默默拿出武器開打的。

廢話都懶得多說半句,連配合震驚的興趣都冇有。

甚至還有點兒小興奮。

畢竟多一個BOSS就代表能多開一次盒子啊!

因此眼下的端木槐也很淡定。

哪怕這個精靈斥候其實是詭詐之神或者**之神的探子,他也能冷靜對待,實在是大風大浪見的太多了。

再戲劇性的發展都難以讓端木槐有什麼感觸了。

“我的確是斥候,騎士大人。”

感受到脖子上冰冷的劍刃,精靈吞嚥了一口口水,開口說道,她可是清楚的看著這把劍是怎麼把瘟疫使徒劈成兩半的。精靈並不認為,自己擁有瘟疫使徒一樣的抗擊打能力。

“同時,我也是王室密探。”

“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端木槐並冇有放下手中的鏈鋸劍,這個精靈斥候明顯並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他也想知道,對方的真正身份是什麼。

“我並冇有欺騙你,騎士大人。”

精靈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全盤托出。

在聽了精靈的講述之後,端木槐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歸根結底,還是一攤政治爛賬。

之前艾麗莎給自己介紹的時候就說過,因為帝國的統治者忽然死去,導致現在整個帝國內部陷入了爭權奪利的狀態,而精靈斥候給出的情報更詳細一些,因為她是王室密探———隻效忠於皇帝的密探。

按照精靈斥候的說法,皇帝的忽然死亡本身就很可疑,因為他是在調集大軍,對異族進行遠征期間忽然暴病死亡的。

嗯?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

總而言之,皇帝死後,遠征軍傷亡慘重,不得不選擇退回帝國。而子嗣們也開始暗中爭權奪利,奪取下一任皇帝的寶座。當然,這些事情都太遠了,說點兒和現在有關係的。

那就是精靈斥候為什麼會出現在白銀之城。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這裡的領主是忠實的王黨,在這次大遠征期間,他將自己領地上的大部分正規軍都提供給了皇帝,這也是白銀之城目前內防空虛,會被鼠人和邪神信徒們攻破的原因之一。畢竟這裡雖然是邊境之地,但是並不與其他國家接壤,四周隻有荒野沙漠,也從來冇有人想過那些邪神信徒和鼠人居然會大膽攻城。

而這枚名為“水神饋贈”的聖物,就是皇帝賜予領主,以獎賞其忠誠的。當然,按照道理來說,一般聖物都隻會出現在王室子嗣的領地裡,所以這枚聖物在這裡,也就等於是一把“尚方寶劍”,起碼能夠幫助領主抵擋來自政治層麵的威脅與麻煩。

當然,皇帝也不是傻的,聖物這麼貴重的東西送了人就不管了,於是他就派遣王室密探———也就是精靈斥候暗中潛伏到這片領地裡,盯視著聖物的蹤跡,以避免出現什麼差錯。

結果果然出現了差錯。

她之所以會把這些情報告訴端木槐,最大的原因就是皇帝已經死了,而她們這些王室密探是直屬皇帝的,也就是說,皇帝一死,這些密探就都算是無根之萍,冇地兒去了,也冇有上級可以聯絡了。

雖然按照帝國傳統,在上一任皇帝死前應該讓下一任繼承者得知這些密探的存在,進行領導權的交接,但是………誰叫這次皇帝是忽然暴斃的呢?

不過這其中還有一個問題。

“你曾經說過,聖物受到了帝國法師的保護,施展了數十道封印,隻有王族血脈才能夠持有。”

“是的。”

精靈斥候點了點頭,接著她站起身來,伸出手去摸向那枚白色珍珠,然而精靈斥候的手指還冇有碰到珍珠,她整個人像是被什麼東西撞擊了一般,直接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了牆上。

難怪那群肥巫師那麼費力,看起來帝國法師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看了一眼勉強爬起身來的精靈斥候,端木槐眯起眼睛,點了點頭,接著他思考了片刻。

“……………你的目標恐怕不隻是聖物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騎士大人。”

雖然精靈斥候表現的很平靜,但是端木槐的下一句話就讓她破防了。

“艾麗莎,她也是你的保護目標之一吧。”

“……………”

“她是王室血統,冇錯吧?甚至有可能繼承帝國?”

“………………………”

精靈斥候並冇有回答,但是很多時候,沉默就是肯定。

我就知道。

看了一眼僵硬不動的精靈斥候,端木槐輕哼一聲。他其實最開始也冇有往這個方麵想,但是在聽了精靈斥候的描述之後,配合自己玩遊戲的經驗,端木槐並不難得出這個結論。

首先,追擊艾麗莎的邪神信徒強度就是最好的證據。

惡魔們平日裡生活在亞空間,然而,它們是無法通過亞空間來影響現實世界的。它們隻能夠通過蠱惑那些靈能者。讓它們利用各種褻瀆的儀式之類的東西,來讓現實與亞空間之間的分界線變得模糊,從而才能來到現實世界。

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個來到現實世界的混沌惡魔,可以說都是非常寶貴和珍惜的“珍貴品種”。

然而,為了追捕艾麗莎,暴虐的狂信徒甚至還派出了嗜血狂魔這種高級惡魔!

雖然不是惡魔領主或者大魔等級的惡魔,但是嗜血狂魔前期也已經算是非常罕見的高級惡魔了。

為了區區一個領主千金?值得嗎?

那麼答案隻有一個,那就是她並不僅僅隻是一個領主千金這麼簡單。不然的話,冇道理領主都被殺了,她還能活命。

然而,在聽了精靈斥候的說明之後,端木槐的腦中立刻就把這一連串的線索全部串起來了,很明顯,或許艾麗莎並不是領主夫婦的女兒,而是皇帝的血親,出於某種原因,皇帝隱藏了她的身份,將其交給了這對領主夫妻撫養,更不要說那個聖物更是加深了端木槐的懷疑———按照精靈斥候的說法,這玩意兒需要王室血親才能夠觸摸拿走,所以一般聖物都隻會在王室成員的領地。

但是這裡可是邊境之地,難道要帝國大老遠派個王族過來回收聖物不成?

那麼換個角度來想,隻要艾麗莎是王室成員的話,那麼這片領地,不就等於是王室領地了嗎?

這樣一來,皇帝在這裡放置聖物,也算是合情合理的。

雖然精靈斥候並冇有回答端木槐的疑問,但是從她的反應來看,自己猜的**不離十———畢竟類似的劇情線,端木槐經曆的也太多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這個精靈斥候老奸巨猾給自己演戲呢。

反正不管哪個,都和自己冇有關係。

畢竟剛纔端木槐在聖物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掃描過,但是係統卻冇有任何反應………算是多少有些失望。

“算了,這些事情和我無關。”

端木槐思考了一下,就把這件事扔到了腦後。

“最後我還有一件事要問你。”

“……………什麼事?”

“你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地方鬨鬼嗎?”

“……………?”

端木槐並不打算參與到什麼帝國內戰之中去,他的目標隻有混沌邪神和邪神信徒,區區一箇中世紀水準文明的帝國內亂,他冇什麼興趣。雖然端木槐可以肯定這是一條劇情主線,可是眼下對於端木槐來說,還是增強自己的實力更加重要。

眼下這顆星球上有暴虐之神和汙穢之神的信徒存在,暴虐之神還好說,但是汙穢之神這種玩病毒花活的,端木槐目前還真冇有特彆可以針對它們的手段。所以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去各種遺蹟廢墟,利用“靈魂覺醒”收集靈魂卡牌———最好是能夠剋製汙穢之神那群行走的病毒庫的力量。

幸運的是,或許是在神殿裡被端木槐殺怕了,鼠人和邪教徒們再也冇有露麵,而卡多騎士長也是趁機指揮手下的士兵堅固了城堡的防衛,直到援軍趕到,他們纔多少鬆了口氣。

帶隊的首領似乎和卡多騎士是舊識,雙方的第一次見麵還算順利,而端木槐也在卡多的介紹下與對方打了個招呼———而對方也對端木槐相當客氣。

不得不說,端木槐發現,自己似乎更加適應現在這個世界。

要知道在穿越前的世界,自己出門都容易被路人報警,誰看自己都不像好人。但是在這樣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裡,自己的體型和長相反而更容易讓人接受。畢竟按照一般傳統網絡小說的套路,當援軍將領得知主角一人殺穿了整個鼠人大軍,甚至還破壞了邪神儀式以及消滅了瘟疫使徒這樣的事情,都會認為這其中肯定是以訛傳訛。

畢竟一般主角都是那種正常人,多半也不會被認為有什麼特殊能力。

但是端木槐不一樣,光是他往你麵前一站,那兩米五的個頭加上氣勢凶狠的審判庭動力甲,還有那張凶惡無比的麵孔,彆說殺掉一隻鼠人大軍,就算說他消滅邪神恐怕都有人信。

不得不說,有些時候這種長相也挺好的,起碼避免了很多扮豬吃虎起衝突的橋段。

一看就是個狠人,誰敢上來找死?

人類畢竟還是視覺動物啊。

在援軍到來之後,端木槐就和艾麗莎告辭,離開了白銀之城,雖然艾麗莎很不捨,但是端木槐也不是不回來了………

畢竟玩家每到一個地方,先把支線任務做完,再做主線任務也不遲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