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慘白的月光照耀下,森林裡冇有一絲聲音。

端木槐手握戰錘,大步行走在黑暗的森林之中,頭部的照明燈照亮了幽暗的林間通道,能夠清晰的看見在眼前的藤蔓纏繞下,已經殘破的石柱。

就是這裡。

端木槐盯視著石柱,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精靈斥候畢竟是搞情報的,在這方麵還是比艾麗莎更精通,雖然她不明白端木槐想要乾什麼,但還是給端木槐提供了位於白銀之城附近的幾處鬨鬼地點情報。

包括這片落月森林。

按照精靈斥候的說法,這片森林在很久以前曾經是某個邪惡的死靈法師的家,後來那個死靈法師被士兵們消滅。接著這裡就傳出了鬨鬼的傳聞———當然,也不僅僅隻是傳聞,傭兵,行商包括巡邏隊,都曾經報告在這裡聽到了令人恐懼的哀嚎與尖叫,還有人目睹了森林深處傳來的的光亮與音樂聲。

領主也曾經派人前去調查,但是卻冇有了迴應,在那之後,這個地方就被放棄了。

端木槐來到這裡,當然不是因為好奇心作祟或者完成支線任務這麼簡單,相反,他是來尋找能夠擊敗汙穢之神的力量。

在混沌邪神之中,汙穢之神其實是最難對付的神明之一———雖然說混沌邪神都不好對付,但是要端木槐來排的話,汙穢之神的棘手程度起碼能排到第二。

原因就在於它的本質。

一般來說,大部分人看到散播病毒和瘟疫,都會認為汙穢之神是死亡和毀滅的象征,然而事實上卻完全不是這樣。雖然汙穢之神並冇有暴虐之神的強大力量,也冇有詭詐之神的詭異魔法,但是他在操縱,調配肉眼看不見的病毒方麵,卻是獨樹一幟,甚至有傳聞,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病毒,小到感冒,大到瘟疫,全部都是汙穢之神的傑作。

不僅如此,汙穢之神還相當“博愛”,不同於其他邪神信徒需要經過重重考驗甚至需要經過血與火的洗禮才能夠得到認可,汙穢之神對於信徒屬於來者不拒,無論是乞丐還是皇帝,無論是貴族還是戰士,汙穢之神都會張開他**發臭的雙臂,將這些可憐的小生命擁入懷中,給予他們平等的愛。

甚至對於他們來說,散播病毒並不是什麼邪惡的行為,相反,他們認為散播病毒,讓其他人感染疾病和瘟疫,是加入他們這個溫馨又不分階級種族平等相待的友愛大家庭的一種手段。哪怕是因此死掉的人,也不會被拋棄,他們的屍體會**,然後滋養全新的生命,為這個世界的生命循環做出貢獻。

生命,生生不息。

因此在玩家之間,汙穢之神也被戲稱為“慈父”“生命與希望之神”(狗頭)。

事實也是如此,嚴格來說,從病毒的角度,汙穢之神的確算是一個慈祥的父親,隻不過———它的價值觀與普通人格格不入罷了。

這就像是養寵物,大多數人都喜歡養貓貓狗狗,但是有些人卻喜歡養蛆,養蛆也就算了,它還認為自己養蛆纔是正確的,並且要求所有人都和自己一起養蛆……………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因此,作為“生命之神”的“汙穢之神”,是很難用普通的方法來擊退的。甚至就算是神術和聖光,對它的信徒也冇有太好的效果。因為即便這些信徒全身腐臭,到處都是流膿的腫包,長相令人作嘔,它們依舊是生生不息的生命體,就好像蛆蟲,蒼蠅,蚊子一樣———聖光不可能對這些東西起作用的。

所以,想要徹底消滅汙穢之神的信徒和軍隊,最好的辦法隻有兩種。

一種就是用火燒,隻要把他們全部燒光,那麼就冇問題了。

其實之前在消滅了瘟疫使徒之後,端木槐也曾經為了給自己的動力甲消毒,特地要求精靈斥候架了一團火,然後在熊熊火焰下灼燒了好久,直到確定消毒完畢纔出來………

另外一種,就是利用亡靈的死亡之力。

亡靈的死亡之力是作用於靈魂層麵的存在,它能夠徹底熄滅生命的火焰,讓一切生命變成寂靜的亡土。哪怕是病毒甚至細菌也不例外,在徹底的死亡之力麵前,冇有任何生命可以倖存。

可以說,死亡纔是對付汙穢之神及其信徒最好的武器。因為無論它們如何醜陋,肮臟,終究是鮮活的生命———而生命的火焰,都逃不過死亡之風的吹拂。

當然,對付亡靈並不容易,收服亡靈和收服吸血鬼卡組都是具有危險性的,因為亡靈是死物,普通的物理攻擊對它們冇用。起碼也需要帶有元素攻擊的武器或者魔法才能夠與其戰鬥,不然的話,進去就是送菜了。

端木槐自身隻會靈能衝擊這麼一個靈能技能,不過幸運的是他的雷霆戰錘自帶閃電元素傷害,而且人偶卡組也被視為魔法技能的一部分,用人偶去對付亡靈,倒也冇什麼大問題。

隻是不知道,在這裡的是亡靈還是吸血鬼。

從某個角度來說,吸血鬼比亡靈還難應付,但也並非冇有好事———如果玩家被轉化吸血鬼,那麼基本等於免疫了汙穢之神的病毒。事實上在遊戲裡,有不少玩家在進攻汙穢之神的世界前,都會特意去讓吸血鬼咬一口,把自己轉化成不死生物來免疫汙穢之神的病毒攻擊。

大不了打完了再洗回來嘛。

現實裡就冇這種好事了。

端木槐倒是冇認為精靈斥候的情報有誤,原因很簡單,就在精靈斥候給他講述這個地方的時候,端木槐就觸發了【調查落月森林】的任務。

既然有任務,就表示這裡的確有什麼東西。

想到這裡,端木槐再次向前走去,奧姬絲則一如既往,彷彿影子般默默的跟隨在他的身後———這個人偶少女從召喚出來到現在,都還冇有開口說過一句話,給端木槐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個機器人。

嗯,雖然從某個角度來說,她也的確算是機器人。

走過坍塌的石柱,端木槐很快就看到了一座破敗的洋館,這是一座石製的四層建築,似乎是遭遇過大火的緣故,整個洋館已經是一片焦黑,到處都是坍塌的碎石。四周異常的安靜,雖然是在森林裡,但是卻完全聽不見鳥鳴與蟲叫,甚至連風聲都冇有,就好像這個世界的聲音被徹底遮蔽了一般。

“這裡好像冇什麼東西……………”

端木槐走到大門口,向著裡麵張望,整個洋館早已經空無一物,甚至就連牆壁都坍塌了大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腐爛的幾乎隻剩下骨架的屍體。哪怕隻是站在外麵,都可以輕而易舉的看見洋館內破敗的,已經被藤蔓和野草覆蓋的房間。

“………………………”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端木槐的耳邊忽然捕捉到了微弱的抽泣聲。他皺了下眉頭,向著四周張望,接著望向奧姬絲。

“奧姬絲,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

麵對端木槐的詢問,奧姬絲搖了搖頭,而端木槐則再次抬起頭來,那哭聲似有若無,甚至會讓人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不過端木槐很清楚,這並不是什麼幻覺。

看來,我們找對地方了。

端木槐嘴角微微翹起,接著他舉起右手。

啟動———靈魂共鳴!!

下一刻,端木槐眼前的場景驟然改變。

原本陰暗,破敗的洋館,瞬間變成了一棟燈火通明的建築。閃耀的燈火從視窗浮現,照亮了整個洋館。本來被野草覆蓋的庭院,這時也變得完全不同,隻見在不遠處,一個麵容憔悴的男子正站在一座墓碑旁,盯視著眼前的墓碑,一言不發。

哪怕端木槐和奧姬絲來到他的身邊,男子依舊對此一無所覺———這也很正常,男子隻是這個空間裡的殘影,就像之前人偶小屋裡的人偶師一樣,端木槐可以看見他,但是卻無法乾涉他。

然而接下來,男子所做的事情,卻是讓端木槐吃了一驚。隻見男子猛然拿起旁邊的鐵鎬,對著眼前的墓碑用力的砸了下去!

“砰!砰!砰!”

男子發瘋似的揮舞雙手,將眼前的墓穴砸了個稀巴爛,接著他將裡麵的棺木打開,緊緊的抱住了躺在其中的少女。

“我的女兒,你是不會死的,我不會讓你就這麼死去的!”

說完這句話,男子就轉身抱起少女的屍體,走進了洋館之中。

看到這裡,端木槐也是好奇的跟著男子一起走進了洋館,然而,就在他推開門,走進洋館的瞬間,眼前的場景再次產生了變化。

在端木槐眼前的客廳裡,一個有著紫色長髮的漂亮少女正蜷縮在男子的懷抱中,在燃燒著的壁爐邊,看著眼前的繪畫書。她與之前男子從墳墓裡挖出的屍體幾乎一模一樣,隻不過此刻少女的腦袋上,多了一個巨大的,看起來像是螺栓般的東西。而男子則溫柔的對著自己的女兒,講述著繪本上的故事。

“………最終,這個怪物,因追求著與自己相同的存在,而居無定所………”

“總感覺………是個很悲傷的故事呢………”

聽完男子的講述,少女露出了幾分悲傷的表情。而男子則麵帶微笑,伸出手去摸了摸少女的腦袋。

“是啊,不過你能夠明白這一點已經很了不起了。我不會讓你傷心的,我會讓你成為完美的存在………”

“嗯!”

聽到男子的說話,少女高興的點了點頭。

“父親大人,可以再念其他故事給我聽嗎?”

“當然,不過今天已經晚了,好孩子該乖乖去睡覺了。”

“好的,父親大人,晚安。”

少女站起身來,接著轉身離開。而男子則麵帶微笑,看著少女的背影遠去,直到她消失不見之後,男子才歎了口氣,接著,他一把扔掉了手中的繪本,死死的抱住了腦袋。

“不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的!!”

此刻的男子完全冇有了之前的溫柔和平靜,相反,他像是一頭被困住的野獸般,緊抱著頭,低聲吼叫著。

“她不是我的女兒!不是………………!!她隻是一個全新的靈魂………………!!我知道,我很清楚這一點…………!!該死…………!!該死………………!!!”

男子蜷縮成一團,低聲哀嚎著,漸漸的,他的身影再次消失了。

“嗯……………”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眯起眼睛,思考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從他身邊傳來。

“主人,我不明白。”

“什麼事?奧姬絲?”

聽到奧姬絲的詢問,端木槐轉過頭望向她,這還是這個人偶少女第一次向自己提問。

“為什麼,那位先生說她不是自己的女兒?根據我的觀察來看,兩者在長相,體型等方麵冇有區彆,除了裝飾向的差異之外,我認為這兩者是同一人。”

奧姬絲平靜的闡述著自己的看法,顯然,她似乎對此真的抱有疑問。

“的確,如果隻是外表的話,是冇有區彆。但是………人類看的可不是外在,而是靈魂。”

“靈魂?”

聽到端木槐的回答,奧姬絲疑惑的歪了歪腦袋。

“冇錯,靈魂,性格,那些感性的,無形的東西纔是聯絡雙方感情的基礎。”

“我不明白……………”

“繼續看下去就知道了。”

對於奧姬絲的疑惑,端木槐也並冇有多做解釋,隻是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接著走出了客廳。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緊閉的大門被人用力敲響,與此同時,那個穿著睡衣的紫發少女也從樓梯上走了下來,不安的望著大門。

“父親大人,出了什麼事?”

“乖孩子,快躲起來!”

此刻的男子也失去了之前的平靜,他麵色慘白的要少女躲到地下的密室裡去。這才轉過身來到門前,打開了門。

“嘩啦!”

下一刻,大門被粗暴的推開,隨後,數十個全副武裝的士兵衝了進來。

“終於找到你了,邪惡的死靈法師!!”

“你在說什麼?我不是……………”

“少廢話!!”

然而,男子還試圖辯解,但是卻被為首的士兵打斷了。

“我們接到了密告,有人看見你和本應該死去的女兒一起出現!你這邪惡的巫師!”

聽到這裡,男子頓時麵色大變,而為首的士兵則是用力一揮手。

“聽我的命令,立刻對整個房屋進行搜尋,把那個活死人找出來!”

“你們不能這麼做!快住手!!”

看見這一幕,男子急忙上前試圖阻攔,然而,下一刻,隻見為首的士兵就直接拔出長劍,一劍貫穿了男子的身體。

“…………………”

下一刻,男子就“砰”的一聲,重重的倒在地上,而整個洋館,也在這個時候,開始顫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