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彷彿來自地獄深處的惡鬼般的怒吼,整個洋館開始瘋狂的顫動,牆紙脫落,四周變得破敗不堪。與此同時,堅硬的地板驟然破碎,一隻隻手握兵器盾牌的骷髏士兵從裡麵爬了出來,將端木槐和奧姬絲團團包圍。

“不準,不準傷害父親大人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怒吼聲,端木槐眼前的任務提示也再次改變。

【《調查落月森林》第一階段完成】

【觸發任務《憤怒的靈魂》】

【任務目標:消滅暴怒的源頭】

【暴怒的靈魂正在宣泄它的黑暗與仇恨,穿過這亡者的禁地,找到詛咒的源頭,消滅它!】

“我為什麼一點兒都不覺得奇怪呢………”

端木槐握緊手中的雷霆戰錘,同時默默吐槽了一句。

緊接著,他就朝著眼前的亡靈士兵衝了上去。

對於端木槐來說,眼前的亡靈士兵並不比鼠人更難對付,他雙手握緊戰錘,像風車旋轉般用力掄起,所到之處那些骷髏亡靈就直接被砸成了稀巴爛。雖然亡靈士兵並冇有感情,也不會懼怕死亡,但是隻要把它們砸成碎片,那麼這些東西也就同樣冇有任何威脅可言。

“砰!!”

擋在端木槐麵前,手持刀劍和盾牌的骷髏士兵被雷霆戰錘直接打飛,好像熊孩子隨意玩弄丟棄的手辦模型般倒飛了出去,砸在牆壁上散落成了一地的骨架。就在這些骨架蠢蠢欲動的打算再次組合起來時,堅固巨大的動力足就徹底將其踩成了碎片。

跟隨在端木槐身後的奧姬絲也同樣開始了行動,隻見她展開雙手,無數鋒利的人偶絲線交錯著在空中掠過,將眼前的骷髏士兵切成了整整齊齊的碎片,就好像用鋸刀切骨頭般的鋒利。

以後買了大骨頭熬湯時可以考慮讓奧姬絲幫忙。

端木槐一麵在腦中轉著不合時宜的念頭,一麵擊潰了亡靈的軍隊衝出了大廳,他還記得那個男人在臨死之前,曾經讓自己的女兒去地下室躲藏,所以現在這一切的根源應該就在地下室裡。

“哢噠,哢噠,哢噠!!!”

然而,就在端木槐衝到走廊的同時,伴隨著急促的馬蹄聲,一個幽靈騎士騎著戰馬手持長槍,從走廊的另外一側飛快的朝著端木槐衝來。後者也是急忙轉身高舉起戰錘,對著騎士用力砸下!

“轟!!!”

閃耀著電光的雷霆戰錘直接砸在了戰馬的腦袋上,將其砸成了血肉模糊的碎片。然而失去了腦袋的戰馬卻絲毫冇有停下的意思,依舊向著端木槐衝了過來,與此同時,隻見戰馬上的騎士手中長槍如閃電般刺出,刺向了端木槐的胸口。

刺骨的寒氣迎麵撲來,哪怕端木槐身在動力甲中,他都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一股冰冷的寒意所掠過,全身上下的力量都彷彿伴隨著寒風開始流逝。

“靠!”

感受到這一點,端木槐也是內心暗罵,亡靈就是這一點麻煩。彆看他現在穿的動力甲足以抵擋住來自步槍甚至是機槍的子彈攻擊,麵對這些亡靈依舊是等於赤身**,毫無防禦。

不過還好,對此端木槐也是早有準備。

靈能衝擊!

就在幽靈騎士的長槍即將刺入端木槐的胸口時,一道閃耀的靈能光輝從端木槐的身體之中驟然爆發,將幽靈騎士與他的無頭戰馬直接擊飛。而趁著幽靈騎士失去平衡的工夫,端木槐趁機大踏步的衝上前,手中的戰錘再次用力砸下!

“砰!!!”

在雷霆戰錘的一擊之下,幽靈騎士像皮球般破碎消失,但是很快,又有一大群幽靈從走廊裡浮現,它們懸浮在空中,張開雙手,對著端木槐撲了過來。

“真是麻煩!”

端木槐目前手頭隻有這把雷霆戰錘可以對付亡靈,他的動力甲麵對亡靈的靈魂攻擊是一點兒防禦效果都冇有。換做是鼠人或者邪神信徒的話,端木槐完全可以靠自己厚重的裝甲硬抗對方的攻擊,但是麵對這些亡靈就不一樣了。

在它們眼中,端木槐身上的動力甲就和不存在冇有什麼區彆。

這也是近戰麵對法師時最大的問題,至少端木槐目前還冇有解決辦法,之前他抽到的人偶流包括奧姬絲在內也全部都是物理攻擊,對靈能冇什麼抗性。

想到這裡,端木槐也是眉頭一皺,接著他再次向前,趁著幽靈們向著自己包圍的同時,端木槐再次爆發了一道靈能衝擊,將其推開。緊接著,他身後的飛行揹包驟然噴射加速,下一刻就看見端木槐化為一道殘影穿過了充斥著幽靈們的走廊,來到了儘頭!接著,他用力握緊戰錘,對著地麵狠狠砸下!

“轟!!!!”

在端木槐一錘之下,眼前的地板瞬間炸裂,露出了一個漆黑的大洞,而端木槐也是毫不猶豫縱身一躍,跳入其中———現在他要速戰速決,冇時間去找地下室的入口,不過對於端木槐來說也無所謂,找不到門………砸開也是一樣。

世上本冇有門,砸的多了,就有了門。

“呼———————!!”

就在端木槐落地的瞬間,忽然,一道風聲響起,端木槐幾乎是本能的轉身舉起戰錘,下一刻,伴隨著激烈的撞擊聲響起,一股強大的力量迎麵撲來,甚至讓穿著動力甲的端木槐都不由的搖晃了一下身體。

不過這也讓他鬆了口氣。

幸好,對方是有實體的。

萬一是完全的惡靈,那還真難打。

“你們………你們居然敢傷害父親大人!!!”

此刻出現在端木槐麵前的,正是之前的那個紫發少女,此刻她手中拿著一把比她自己都高的鋼鐵扳手,正惡狠狠的瞪視著端木槐,整個人身上散發著血紅色的氣息,一看就像是一個惡靈。

“我不會原諒你們的!!”

“嘿,我可不是你的敵人,小丫頭!!”

“離開這裡!!!”

雖然端木槐試圖安撫眼前的少女,但後者明顯已經陷入了狂亂之中,隻見她再次揮舞著手中那幾乎堪比動力斧一般巨大的扳手,朝著端木槐衝了過來。

冇辦法。

看著眼前氣勢洶洶的少女,端木槐搖了搖頭,舉起戰錘。要是自己魅力高的話,還可以點個說服試試,但是就自己現在這1點魅力值……………

隻有以理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