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死了。

被捆綁在木樁上,少女慘白著臉,顫抖不已。在她的身邊,是已經被砍掉四肢,殘忍殺害的屍體———那曾經是她的守衛,她的侍從,但是現在,他們隻是一具具不會說話的屍體。

“為吾主獻上高貴的血脈,將它從久遠的封印之中喚醒吧!!偉大的古神,請聆聽我的呼喚,現身吧!”

在少女身前不遠處,一個帶著麵具,全身披著黑袍的怪人正高舉著雙手,大聲詠唱著邪惡又褻瀆的咒文。以無辜的血肉與靈魂為代價,解放被封印在這裡的邪魔。而她所能夠做的,就隻有呆呆的看著。

好可怕,好想逃走,但是此刻的少女已經徹底失去了力氣,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她的力量正從身體裡緩緩流逝,代表生命的火焰開始變得微弱,甚至已經感覺到一絲冰寒………

“—————!!!”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晦暗的天空之中浮現了一抹閃亮的光彩,少女本能的抬起頭來,向著天空望去。隨後,她就看見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球從天而降,接著……………墜落在她的麵前。

“轟—————!!!”

近乎讓人窒息的高溫氣流夾雜著爆發的耀眼光輝迎麵撲來,使得少女不由本能的閉上雙眼,有那麼一刻,她甚至以為自己就這麼被燒死。但是很快,高溫消散,冰冷的空氣再次襲來,使得少女不由自主的睜開眼睛,向前望去。

隨後,她倒吸了口冷氣。

隻見就在自己身前不遠處,剛纔還耀武揚威的邪神司祭已經徹底不見了蹤影,隻有巨大,焦黑的坑洞遮掩了一切。而在坑洞的中心,還燃燒著熊熊的烈焰。

“咣噹……咣噹………”

然而,還冇有等少女反應過來,便聽見一聲聲古怪的響聲,緊接著,一個身材高大的黑影大踏步的從火焰之中走出。

那是什麼?!

看到這一幕,少女驚訝的瞪大眼睛,在她麵前的,是一個比獸人還要高大的人,他全身上下覆蓋著厚重,巨大,漆黑的盔甲。肩膀的部分還覆蓋著半圓形的板狀肩甲,上麵鑲嵌著白色的骷髏頭以及十字徽章標誌作為裝飾。與此同時,他的雙手還握著一把漆黑,形狀猙獰的機械戰錘。而且他的頭盔樣式也相當恐怖,在圓形的凹陷之中,一個形狀猙獰的頭盔左右搖擺,眼睛還散發著鮮紅的光輝。

這難道就是那些邪神信徒們召喚出來的恐怖魔物嗎?

莫非是傳說之中的地獄騎士?

然而,就在少女驚恐不安時,忽然,那些邪神信徒開始喧鬨起來。

“他殺死了祭司大人!”

“乾掉這個阻礙儀式的傢夥!!”

伴隨著怒吼聲,少女就看見那些邪神信徒紛紛拿起武器,吟唱著咒文,向著那個黑色騎士衝了過去。

“找死!!”

麵對這些撲上來的邪神信徒,那個黑色騎士怒吼一聲,雙手緊握戰錘用力舉起,隻見伴隨著他的動作,漆黑的戰錘上爆發出了閃耀的雷霆光輝,隨後黑色騎士握緊戰錘,對著朝自己衝過來的邪神信徒用力揮下!

“轟!!!!”

伴隨著戰錘落地,呼嘯的閃電瞬間肆虐開來,將衝向黑色騎士的邪神信徒們統統化為了漆黑的,冒著青煙的人形焦炭,在爆裂的狂風之中變成了飛灰煙消雲散。

“快,快殺了他!!”

看到黑色騎士如此勇猛,那些邪神信徒也是驚恐的大喊起來,他們高舉起雙手,唸誦著褻瀆的咒文,朝著黑色騎士撲去。

看到這一幕,少女倒吸了口冷氣,她知道這些邪神信徒的邪術有多可怕,她的護衛們就是在這些邪神信徒的攻擊下抵擋不住身亡的。。

那麼,這個黑色騎士,可以抵擋住邪神信徒的攻擊嗎?

“轟轟轟!!!”

邪神信徒的攻擊轟擊在了黑色騎士的盔甲上,但是並冇有像少女預想的那樣炸裂,相反,隻見那個黑色騎士猛然舉起左手,隨後少女就看見在黑色騎士的那厚重的手甲上方,一個圓筒驟然閃過光輝。

“———————!!”

下一刻,耀眼的閃光與幾乎震耳欲聾的盲音在邪神信徒之中爆發,一時間整個世界似乎完全失去了聲音。而那些邪神信徒也是身形顫抖,搖搖欲墜。但是黑色騎士並冇有受到任何影響,隻見他再次雙手緊握戰錘,大踏步的朝著後方的邪神信徒們衝了過去。

“—————!!!”

隨後,閃耀的雷霆與轟響籠罩了一切。

片刻之後,大地已經是一片焦土。

端木槐手握戰錘,大踏步的走上前去,而在他的麵前,一個已經半死不活的邪神信徒正驚恐的看著他。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你這該死的褻瀆者,你無法阻止偉大意誌………………!”

然而,他的話還冇有說完,隻見端木槐就舉起手中的戰錘,重重揮下。隨後漆黑的戰錘就這樣將眼前邪神信徒的腦袋砸成了碎片。而他的身體也像魚一樣猛然跳動了一下,然後再也冇有了動靜。

【審判官等級提升至LV5,專精點 1,屬性點 1】

【解鎖(物質錯位)(時空靜滯)(亞空間能量轉向)(攻擊弱點)專長,請選擇專精專長】

“選擇物質錯位。”

隻是看了一眼,端木槐就做出了決定,這幾個專長裡,(物質錯位)是破甲,(時空靜滯)是減速,(亞空間能量轉向)會自動吸收恢複護盾,(攻擊弱點)則是增加暴擊。

之前端木槐使用的是軟妹子角色也是這麼選的,作為傳家寶,審判官的動力甲在前期防禦力還是相當不錯的,於是端木槐選擇了自帶“破甲”的(物質錯位)。

畢竟,攻擊纔是最好的防守。

至於兩點屬性點數,端木槐猶豫了一下,還是直接將力量加到了10點。

雖然也考慮過要不要加魅力,但是……………

魅力值是鎖定的,冇法加。

這老天你玩我是吧,連繫統都改變不了我的外貌嗎?

默默的咒罵了一句,端木槐轉身向著木樁上綁著的少女走去,那個少女這會依舊被綁在木樁上,麵色慘白,一臉憂愁。不過端木槐並不在乎這種小事,他輕輕鬆鬆的伸出手去,一把就扯斷了綁著少女手腳的繩索,將她放了下來,隨後端木槐盯視著她,開口說道。

“平民!報告情況!”

“哎?什麼?什麼意思?”

然而,眼前的少女並不像遊戲裡那樣,隻要說出特定的語句就會立刻給出回答………這也難怪,畢竟這裡已經不是遊戲,而是現實。

咳咳,遊戲玩多了。

端木槐老臉一紅,還好戴著頭盔,對方也看不到。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我是……………”

然而,還冇有等少女說完,忽然,他們腳下的大地開始顫抖,緊接著,一道道鮮紅的線條從地麵上浮現,緊接著,不遠處的血紅光輝驟然爆發,隨後,一個巨大的身影從祭壇的魔法陣裡出現。

“是,是惡魔!?”

看到這一幕,少女頓時失聲尖叫起來,而端木槐轉過頭去,也立刻看見在不遠處,一個體型詭異的怪物從中走出。它足足有近三米多高,上半身看起來像是類人般的惡魔模樣,全身上下都是一片鮮紅,長著尖牙利齒,鮮紅的眼眸燃燒著火焰般的光輝。

而它的腰部以下,則是看起來像是機械製造的蜘蛛腿一般的三對長足,隻見這個怪物一手持劍,一手持盾,充滿了暴虐而讓人驚恐的氣息。它就這樣擋在了端木槐和少女的麵前,封住了他們的去路。

“啊,凡人…………真是有趣的靈魂,正適合成為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餐………”

惡魔麵帶冷笑看著他們,揮舞起了手中的盾牌與長劍。

“嗬嗬嗬,就讓我品嚐你們的恐懼與死亡的味道吧,我相信,這一定會是非常美味的一餐………”

與此同時,在端木槐的眼中也浮現出了它的資訊。

【暴虐魔(精英)】

【等級:LV10】

原來如此,這傢夥就是BOSS吧。話說回來,那群邪神信徒費了那麼大工夫,就召喚出這玩意兒?

想到這裡,端木槐做出決定。

“你躲開,這傢夥交給我來對付!”

“啊,是!”

聽到端木槐的命令,那個六神無主的少女也是急忙點了點頭,匆忙向後退開,而與此同時,端木槐也握緊武器,再次麵朝著眼前的敵人。

隻不過是LV10的精英罷了,雖然自己目前隻是LV5的審判官,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戰鬥!

“來吧…………!”

盯視著磨魂怪,端木槐眼神微冷。

就來比比看,我們兩誰比較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