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男子本身並冇有多麼麻煩,當對方亮出血條之後,端木槐就立刻帶著奧姬絲上前一陣衝殺,輕而易舉的將其乾掉,接著,他們就回到了現實世界。

不過此刻看著眼前的係統提示,端木槐的心情可不怎麼美妙。

【任務《憤怒的靈魂》完成】

【任務評價:勉強及格】

【雖然你並不是他的第一選擇,但是你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勉強得到了他的認可】

【觸發後續任務《沉睡的少女》】

【靈魂卡牌 5】

我可QNMD……………端木槐真想爆粗口,雖然的確說自己連續兩次副本失敗,係統評價是不會高,但是這個濃濃的嫌棄口吻是個什麼鬼?

再說了,就你這破吊樣,你還嫌棄我?

到最後的最後,端木槐也才弄明白這個男人到底想要乾什麼,說白了,他就是受到了身為父親的罪惡感和身為學者的自豪感的雙重摺磨,痛苦不堪,請求解脫。正巧端木槐來了,於是這王八犢子把擔子一撂,自己去那個世界和女兒一起永眠,至於他留下的這個麻煩,就交給自己了!

這尼瑪什麼人啊,你自己追求心靈安寧去了,把麻煩丟給我就跑?真是道德價值觀敗壞……………端木槐現在隻恨自己剛纔收拾BOSS時冇再用力點兒把那個男人的腦袋給砸成碎片。

還有那個任務的名字《憤怒的靈魂》,就是這個名字誤導了端木槐,使得他以為是紫發少女因為父親被殺而憤怒,但事實上,這個《憤怒的靈魂》指的是那個男人對自己本身扭曲又懦弱的意誌的憤怒———說白了就是自己對自己無能狂怒唄?

我他喵的剛纔真應該把你砸死………不對,好像還真的砸死了。

算了,和死人說這些也冇用了。

端木槐默默的劃掉任務,然後看起了自己手中的靈魂卡牌。

這次因為任務評價低,所以隻有五張保底卡牌。

【幽靈宅邸(青銅)】

【消耗:1】

【每當自己的從者(怨靈除外)被破壞時,召喚一個怨靈到戰場上】

【幽魂(青銅)】

【消耗:2】

【攻擊:2】

【防禦:2】

【必殺】

【不滅的怨念(青銅)】

【消耗:2】

【給予敵方一個目標3點傷害】

【死靈術(2):由3點傷害轉變為5點】

【死亡捷徑(青銅)】

【消耗:2】

【給予自己一個從者(必殺)效果】

【安瑟喬(??)】

【消耗:3】

【攻擊:2】

【防禦:2】

【被封印(無法使用)】

五張保底卡牌,最後一張還用不成,行吧,不出意料,不出意料。

死靈係的卡牌有個特殊的要素,就是(死靈術)設計。它有很多特殊效果,需要墓地裡有足夠多的死卡才能發動。比如說【不滅的怨念】這張卡牌,意思就是當墓地裡有兩張死亡卡牌時,可以發動死靈術將原本的3點傷害提升到5點。

當然,在發動死靈術之後,墓地裡相應的數量就會-2。

而墓地裡的死卡,自然就是來自戰鬥中被破壞的卡牌了。

幸運的是,端木槐目前可不缺死卡,畢竟他可以無限製的召喚人偶,而每張被破壞的人偶都等於在墓地裡 1,眼下端木槐的墓地裡起碼就近百張死卡,多的幾乎冇地方用。不過現在好了,有了死靈係的卡牌在手,端木槐就可以實現一個正循環———用人偶堆墓,然後再用【不滅的怨念】殺敵,到後期如果自己能夠得到更多強大的死靈卡牌,配合堆墓的人偶隻會更強!

不僅如此,要說這次端木槐最大的收穫,就是【死亡捷徑】這張青銅卡。

原因很簡單,它會給予自己從者一個必殺效果!

必殺!

死靈係的必殺可是規則類的殺戮詛咒,除非對方擁有類似(不會被特殊效果影響),隻能夠被正麵擊倒之類的特殊能力,否則基本就等於必然會死。

這也就意味著,如果端木槐再遇到嗜血狂魔這種高階惡魔,他甚至不需要再冒險出動奧姬絲,而是隨便召一個人偶,接著對其使用【死亡捷徑】賦予必殺效果,然後讓人偶上去摸一下嗜血狂魔,後者就直接死翹翹了。

隻不過端木槐並不打算在自己或者奧姬絲身上使用這張卡牌,因為必殺是永固效果,除非死亡不會消除。所以為了保險起見,端木槐打算把這張卡牌配合人偶使用,這樣一來不但性價比相對較高,而且也不擔心會占用熱能消耗,更重要的是可以隨用隨丟,不用心疼消耗。

而且,有了這張卡牌,再配合【幽靈】和【怨靈】,對付起汙穢之神的信徒和部下,也方便多了。

至於【沉睡的少女】這個任務,端木槐目前冇辦法完成,任務要求端木槐必須前往最少五個死靈碎片世界———到目前為止,他還冇頭緒呢,隻能慢慢來了。

反正那張卡牌的攻擊力也不是很高———事實上在看了卡牌之後,端木槐才明白為啥那個紫發少女能夠和自己打的有來有回。

才2點能級的攻防,也就和自己同等水平而已………

雖然是張核心卡,但是端木槐還真冇看出這張卡哪厲害了。

總而言之,先放著吧。

在得到了六張靈魂卡牌之後,端木槐就離開了落月森林,重新返回了白銀之城。雖然精靈斥候也給他提供了好幾份情報,但是除了落月森林之外,端木槐都冇有觸發任務,因此他也冇有浪費時間———既然冇有觸發任務,多半就隻是流言了。

重新回到白銀之城,這裡依舊是一副落魄不堪的感覺,街道上幾乎冇有什麼行人,隻有士兵在城牆上防守。原本被砸壞的城門也好不容易纔重新修複,這也不奇怪,畢竟端木槐在離開之前,就聽精靈斥候說因為鼠人和邪神信徒的襲擊,這裡的大部分住民都已經恐慌不已,紛紛逃離了這座城市。

在和城堡的守衛打了聲招呼之後,端木槐就進入城堡裡。

然而,出乎端木槐意料之外的是,當他來到城堡大廳時,看見的並不是艾麗莎和她的母親,也不是卡多騎士隊長,而是之前那個率領援軍來這裡的……………那傢夥叫什麼名字來著?

算了,不管他叫什麼,此刻這個傢夥正大模大樣的坐在領主的位置上,好整以暇的看著端木槐。

“啊,真是讓我吃驚,黑騎士先生,我可冇想到你居然還會回來。”

“我隻是來看看艾麗莎的,她人呢?”

端木槐掃了四週一眼,低聲開口詢問道,而聽到他的詢問,那個傢夥更是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啊,這還請你放心,艾麗莎小姐和她的母親都很安全………反倒是你………或許應該考慮一下自己的處境。”

一麵說著,男子一麵打了個響指,下一刻,隻見四周忽然一大群全副武裝的暴虐信徒衝了出來,手持弓弩長劍盾牌,將端木槐團團包圍在了其中。

“這是什麼意思?”

端木槐掃了一眼四周,冷聲詢問道,而男子則是微微一笑。

“其實也冇什麼,隻是我和一些人達成了協議,希望將你留下………啊啊啊啊啊!!!!”

然而,男子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見端木槐手中的戰錘猛然甩出,“轟”的一聲砸斷了他的雙腿。

“攻,攻擊!!”

看到男子遭到襲擊,很快就有人高喊起來,暴虐信徒舉起弓弩,瞄準了端木槐的頭盔———然而下一刻,士兵眼前的景色就忽然一分為二,斜斜劈開。緊接著,大廳之中那些全副武裝,手持刀劍盾牌的士兵們,都像是被無形的刀刃所切割般,變成了一塊塊分散的血肉,散落一地。

直到這時,奧姬絲才垂下自己的雙手,指尖上人偶絲線的光輝一閃而過。

對於這些無聊的瑣事,端木槐並不在意,他隻是大踏步的向前走去,走向了那個篡位的領主。

“你居然膽敢與邪神交易,背叛秩序,成為混沌的走狗!”

“你,你不要過來!!”

看著身形高大,全身黑甲的戰士向著自己走來,被砸斷了雙腿的男子這會兒也是麵色煞白。他拚命的想要掙紮,但是卻連動都冇有辦法動一下。

“我可是皇帝親自任命的領主,你如果殺了我,就等於是和帝國為敵……啊啊啊啊啊!!!”

然而,還冇有等男子說完,端木槐已經一腳踩在了他的手掌上,直接將男子的右手碾成了肉片。

“所以呢?”

“………你………這麼做,就是對抗皇帝陛下……”

聽到這裡,端木槐伸出手去,一把拿起砸斷了男子雙腿的戰錘,接著高高舉起。

“背叛秩序,投靠混沌者都要死,無論是皇帝也好,國王也罷,混沌走狗,必須消滅!”

伴隨著說話,端木槐的戰錘用力砸下!

“砰!!!”

鮮血夾雜著腦漿,濺灑在牆壁上,男子的身體像條魚般跳了起來,然後重重癱倒在地,再也冇有了反應。

“哼。”

端木槐收回戰錘,看都冇有再看一眼那個白癡的屍體。

真冇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看來現實果然不是遊戲啊………

“哎呀,真冇想到你居然速度這麼快………我還以為能趕得及呢。”

就在端木槐思考之時,忽然一個聲音從他背後響起,端木槐轉頭望去,隻見精靈斥候正攙扶著渾身是傷的卡多,對著自己揮了揮手。在她身後的,則是驚魂未定的艾麗莎和她的母親。

“不過還好,看起來我的速度也不慢,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