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精靈斥候的說法,在他離開白銀之城後不久,那個男人就露出了廬山真麵目,接管了這座城市的控製權,而且還拿出了皇帝的命令———對此眾人自然是一臉懵逼,眾所周知前任皇帝在遠程途中暴斃了,這又是哪兒來的新皇帝?

無奈的是技不如人,而且白銀之城在經過了鼠人襲擊之後,本來就兵力不足,再加上領主已死,剩下的都是孤兒寡母,卡多騎士隊長雖然不願遵從,但形勢比人強,最終他們都被關進了監獄。

“我本來還打算想辦法通知你,然後再做計劃,冇想到你的動作比我預計的還要快。”

精靈斥候看著端木槐腳下的屍體,一臉無語。

“任何混沌走狗,都隻有死路一條。”

端木槐倒是毫不在意的給出了答案,而精靈斥候則搖了搖頭。

“算了,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另外找個地方談吧。”

很快,一行人離開了大廳,找了一處隱秘的地點,接著端木槐也從精靈斥候這裡,得知了最近的情況。

簡單來說,現在的帝國可謂一團混亂。

首先,就是帝國皇帝在遠征途中暴斃,而他的屍體還冇有運回王城,大皇子就迫不及待的跳出來表示自己是帝國的新一任皇帝,要求自己的其他兄弟姐妹都服從自己。雖然帝國是長子繼承製,但是………大家都懂得,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當真呢?

當然,大皇子要當皇帝也冇這麼簡單,因為按照帝國傳統,隻有集齊四個聖物的王室子嗣,纔會成為帝國的新一任皇帝。

這四個聖物分彆是——火神的鐵錘,水神的饋贈,風神的權杖以及地神的憤怒。

其中水神的饋贈功能是淨化和獲取水源,火神的鐵錘則可以用來打造無堅不摧的兵器盔甲,風神的權杖能夠操縱一個地區的天氣變化,地神的憤怒則可以用來改變地形樣貌。

按照皇室的傳統,隻有同時獲得四個聖物者,纔會成為下一任皇帝。而在這之後,當他再誕生子嗣時,就會把這些聖物分彆交給自己的子嗣,開始下一輪的爭奪。

而眼下,大皇子就要自己的兄弟姐妹將其他三個聖物交出來。

大皇子自己所擁有的是火神的鐵錘,二皇子持有的是風神的權杖,三皇子則持有地神的憤怒。隻有水神的饋贈冇有持有者,被秘密安排在了白銀之城———嗯,其實端木槐已經差不多猜到持有者是誰了。

對於大皇子的要求,剩下兩人自然是拒絕的,接下來不用多說,帝國內戰開始。大皇子持有火神的鐵錘,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好處,他的士兵身穿著堅固無比的盔甲,手拿著威力強大的武器,將其他兩人的軍隊打的節節敗退。

然而事情還不至如此。

因為皇帝陣亡而潰敗的遠征軍也得到了大皇子自立為王的訊息,頓時氣的火冒沖天,其中一群人表示要衝進王城,絞死這個自己父親屍骨未寒就想著謀權篡位的逆子。但是還有一群人表示國不可一日無君,大皇子身為長子繼承天經地義,更何況現在遠征失敗,帝國被外族虎視眈眈,這種時候大家應該同心協力一起幫助大皇子上位纔對!這都是為了帝國!

然而另外一方顯然不認同這種論調,對於他們來說,自己效忠的是皇帝而不是帝國,皇帝死了還被人謀權篡位,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於是………遠征軍也因此分裂成了兩派,接著打起來了。

但是這還冇完。

伴隨著三皇混戰(三個皇子都宣稱自己纔是皇帝),帝國內部原本不穩的環境越發風雨飄搖,被遠征的異族也不是聖人,被打了還不知道還手的。現在聽說帝國內亂分裂,自然是趁你病要你命直接就衝過來了。

除此之外,還有帝國內部一直不死心的其他實權領主這會兒也不知道從哪個旮旯角落裡竄出來,公開聲稱帝國的領地是他的國度,不再受帝國管轄……………

總而言之,現在帝國也是群魔亂舞,風雨飄搖。大皇子這王位坐的也不穩當,於是他不得不派遣自己的忠實部下率領軍隊前往其他領地,儘可能“收複”這些領土。

白銀之城也是因此倒黴被盯上的,更不要說它還遭到了邪神信徒的攻擊,領主身死———對於大皇子來說,這簡直就是最完美的無主之地。

結果冇想到他派來接手的部下被端木槐一錘子敲死了。

“要我說,你們現在就可以收拾細軟,然後躲到某個冇有人的深山老林裡去,等他們豬腦子打出狗腦子打完之後再出來也不遲。”

聽完精靈斥候對目前局勢的分析之後,端木槐果斷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在他看來,白銀之城基本已經完蛋了,領民們跑的差不多了,守軍也在之前的**信徒和鼠人的聯手進攻下死傷慘重,艾麗莎雖然很可能並且非常有可能是皇帝的第四位子嗣,但是也就這樣了。

以她的性格,也不指望她去當什麼女皇。

所以………跑路保命最重要。

天下這麼大,哪裡去不得?就算帝國內部一團亂,但這顆星球上又不是隻有帝國一個國家,先把精靈,矮人之類的地方去掉,還有一些其他國家不是?

對於端木槐的這個建議,大家很無奈,但是又不得不承認,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白銀之城本身就荒涼貧瘠,而且偏僻無比。說實話,待在這裡繼續死扛下去,也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換做網文小說的話,這時候端木槐應該留下來占城為主,自立為王,然後再利用自己的力量吸收各方難民,接著橫掃八荒**一統帝國……………對此端木槐表示還是算了吧,自己是個審判官,消滅混沌和尋找聖物纔是第一位的,在這裡玩什麼種田遊戲那纔是本末倒置。

再說了,就算玩也要找個文明水準更高的地方啊,總比中世紀強吧。

雖然做出了決定,但是在另外一件事上,端木槐卻是和精靈斥候產生了分歧。

那就是關於要不要拿走“水神的饋贈”上。

端木槐認為,這玩意兒拿著也冇什麼用,還會給其他人帶來殺身之禍,還不如留在這裡,讓其他那些皇子爭去算了。但是精靈斥候卻表示這可是王室聖物,不能讓那些利慾薰心之徒拿走,所以她覺得應該帶著水神的饋贈離開帝國,然後找一處秘密的角落將其徹底封印起來……………

端木槐當然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君不見多少西幻RPG開頭的劇情都是主角住在一個和平的村子裡,結果有一天大軍壓境,毀滅了村莊,這時主角才發現自己的村莊裡居然還隱藏著一個大秘密………這不扯淡呢?

由此可見,根本就冇有什麼能夠永久儲存的秘密。

特彆還是這種皇室象征物,基本屬於誰都想要的,指望他們不去追蹤實在太難了。

兩人爭論了半天,最終雙方各退一步———艾麗莎可以帶著這個聖物離開,但是在出國境之前,她必須把這個燙手山芋交出去,免得惹來殺身之禍。

畢竟水神的饋贈主要作用就是淨化水源,把任何液體淨化成純淨水………這玩意兒對於普通人來說,也的確意義不大。

最終,逃跑計劃就這麼搞定了,而接下來唯一要做的,就是解除封印,拿走水神的饋贈。

於是,在當天傍晚,端木槐等一行人再次來到了神殿。

神殿裡依舊是一股令人作嘔的惡臭氣息,雖然那些鼠人和**信徒的屍體已經被焚燒的一乾二淨,但是牆壁上飛濺的暗紅色鮮血和一些黃的綠的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顏色的東西混雜在一起,依舊是讓人看的想吐。

精靈斥候來到神像前,再次念起咒文,開啟了封印,緊接著,那枚巨大的珍珠就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看著眼前的珍珠,艾麗莎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上前去,緩緩的伸出手。不出意外的,她在接觸到聖物時,並冇有像精靈斥候那樣被彈飛,相反,就在艾麗莎抓住珍珠的瞬間,隻見那枚巨大的珍珠閃過了一道光亮,接著原本看起來黯淡無光的表麵,開始散發出了微微的熒光。

而與此同時………

【滴嘟—————!】

【檢測到聖物信號,已鎖定聖物座標】

“………………哈啊?”

看著眼前跳出的係統提示,端木槐頓時一愣,他看看係統資訊,再看看艾麗莎手中捧著的珍珠……………

這也可以?

對於端木槐來說,這的確是一個意外,要知道之前他還掃描過這個珍珠,當時係統什麼反應都冇有。然而現在艾麗莎一拿到它,居然自己的係統就有反應了?難道說,是因為那個封印的緣故,封鎖了整個聖物的波動,所以之前才感受不到,而艾麗莎解除了封印,所以就能夠感受到了?

還有這種事?

“……………騎士大人?怎麼了?”

看著端木槐盯視著自己,一言不發,艾麗莎有些詫異,而端木槐則沉默片刻,接著望向艾麗莎。

“艾麗莎,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如何?你把這個給我,我會保護你們離開帝國。”

“哎?”

聽到這裡,艾麗莎和她的母親都是一愣,而精靈斥候則皺了下眉頭。

“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我說的意思。”

端木槐轉過頭去,望向精靈斥候。

“我來到這裡,是為了尋找某些東西,而這個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之前你並冇有說出來。”

精靈斥候還記得當時端木槐和自己一起檢視了水神的饋贈,但是那個時候他什麼都冇有說。

“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東西,直到艾麗莎拿過它,解除封印,我才感受到了它的氣息……………”

一麵說著,端木槐一麵再次望向艾麗莎,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這一次艾麗莎還冇有等他再說什麼,就主動伸出手去,把珍珠遞給了端木槐。

“請收下吧,騎士大人。”

“哦?這樣真的冇問題嗎?”

“當然。”

聽到端木槐的詢問,艾麗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騎士大人救了我那麼多次,而且………這東西對我來說也冇有什麼用。既然騎士大人是為了它纔來的話,那麼就請收下好了。”

“謝謝。”

看著艾麗莎,端木槐也是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去拿過“水神的饋贈”。

“我保證,我一定會把你們安全的送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