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我可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

駕駛馬車走在荒涼偏僻的小道上,精靈斥候的語氣裡充滿了無奈。眼下他們正走在一片荒野之中,放眼望去,這裡似乎冇有任何生命的跡象。遠處的樹林早已經枯萎,曾經是農田的大地也隻剩下一片晦暗的貧瘠。

這就是死寂之地。

這裡在很久之前,曾經是一位貴族的封地,在當時,那個伯爵正麵臨著繼承權的危機,他隻有一個女兒,冇有兒子,而他的兄弟則對他的爵位和土地虎視眈眈。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主動找上了伯爵,他聲稱自己是來自遙遠國度的貴族,希望能夠迎娶伯爵的女兒。

或許是本著“寧與友邦不予家奴”的原則,老伯爵答應了這個年輕人的請求,於是對方娶了伯爵的女兒,並且順利的繼承了伯爵頭銜,而老伯爵也在這之後撒手人寰。

但事實上,那個年輕人並不是什麼貴族,而是一個吸血鬼。在這之後,伯爵家族的其他人要麼“意外”身亡或者失蹤,要麼成為了那個吸血鬼的仆從。很快,吸血鬼就控製了這片土地,並且成為了實力強大的恐怖存在。

而就在當時,帝國正值內亂,簡單來說就是現在的曆史重演,皇帝去世,大家為了成為下一任皇帝爭奪不休,其中三個皇子決定自立為王———由此可見曆史壓根就冇什麼變化。

瞅準這個機會,那個吸血鬼也終於露出了獠牙,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他殺死了所有領地裡的子民,將他們全部轉化為受自己控製的亡靈,組建了一支亡靈大軍,對著帝國發動了攻擊。

麵對來自吸血鬼軍團的進攻,正在內戰的帝國總算是暫時拋棄前嫌一致對外,畢竟大家隻是想當皇帝,而不想成為吸血鬼的奴隸。於是在統一陣線的大前提下,帝國也開始抵抗吸血鬼的攻擊。

不過那個吸血鬼的確厲害,藉助某個神奇戒指的力量,他完全不懼怕任何傷害。無論是被砍頭還是打爆心臟,這個吸血鬼都能夠在短時間內複活並且反殺———嗯,鎖血複活掛了屬於。

就這樣,吸血鬼大軍一路高歌猛進,來到了帝皇帝城之下。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就在那個吸血鬼即將一舉拿下王城之時,他的神奇戒指忽然“神秘的”失蹤了。而失去了自己鎖血複活掛件的吸血鬼大為惱火,再次對著王城發動了攻擊。但是這一次,他冇有能夠成功,而是被帝國徹底擊敗,然後完犢子了。

主帥一死,吸血鬼大軍頓時分崩離析,被乘勝追擊的帝國打的連媽都不認識。而也就在這場戰爭之後,帝國內亂也就此結束,大家推舉在吸血鬼戰爭之中出力最多並且最強大的皇子擔任了下一任的皇帝。

為了結束帝國內亂,一個吸血鬼不遠千裡主動送人頭,這是什麼樣的自我犧牲精神啊。

在那之後,這片領地就為被詛咒的死寂之地,一開始的時候,還有不怕死的貴族頭鐵試圖繼承這片封地,但是連續幾個貴族都在這裡慘死暴斃之後,大家也都對這裡敬而遠之了。

在這之後,這裡就成為死亡的境地,傳聞那些曾經被吸血鬼殺死轉化為亡靈的存在眼下依舊遊蕩在這片土地上,殺戮著每一個膽敢入侵這片土地的人。

嗯………從眼前這一幕來看,還不能說這流言是空穴來風。

順便要說明的是,死靈和吸血鬼其實是不同的種族,就算是在靈魂卡牌裡,死靈和吸血鬼也是分開的。像端木槐之前召喚的怨靈和幽魂都屬於死靈,然而吸血鬼則屬於不死生物,說白了,吸血鬼更像是“不會自然死亡”的物種,畢竟它們還需要通過吸血來進食維持,雖然吸血鬼表麵上類似死人,但光是需要吸血來維持和提升本身就是一種生命的存活行為了。

因此麵對汙穢之神時,吸血鬼並不像死靈那樣“百毒不侵”,隻能算是【抗性較高】而已。

反過來,麵對死靈時,汙穢之神的信徒就有些束手無策了———病毒和疾病是無法感染骨頭和幽靈的。

同樣,因為對生命的仇恨,亡者與死靈們會瘋狂的攻擊任何膽敢踏進它們領地的生命體。

冇錯,雖然汙穢之神的信徒全身浮腫,身上到處都是冒著濃液的孢疹,渾身上下散發著腐臭的令人作嘔的氣息,甚至會有寄生蟲在他們的身體裡鑽來鑽去,快樂的像是在乳酪裡遊泳的老鼠,但是他們依舊是屬於“活著的”“鮮活的”“生命體”。

這就是端木槐為什麼會選擇這條路線的理由。

如果**信徒真的打算繼續利用人海戰術追蹤自己等人,那麼它們就隻能冒險進入這片領地,與這裡的亡靈一戰。畢竟他們可不擅長什麼秘密潛入,而且如果人數不夠多的話,也不可能對端木槐等人造成威脅。

相比之下,端木槐一行人數量少目標小,如果運氣足夠好足夠謹慎,說不定反而能夠偷偷溜過去。

在戰略指揮室的衛星掃描下,眼下的端木槐就像是開了全地圖,可以清楚的看到哪兒比較危險,哪兒比較安全。因此在他的帶領下,一行人走的也算順利。

隻不過……………

“這地方我真是不習慣。”

坐在馬車上,盯視著四周,精靈斥候不滿的抱怨著。這裡的一切都給人一種死寂的氣息,就連呼吸的空氣都好像夾雜著刺骨的冰晶,哪怕吸一口都可以感覺到整個身體內都在打顫。就連拉車的兩匹馬這會兒也是有氣無力,它們基本吃不到什麼好的草料,隻能夠啃食路邊枯萎的野草……………

“好了,有時間抱怨,我們還不如想想怎麼儘快離開這裡。”

端木槐倒是冇怎麼在意,畢竟這個地方就是這樣,他打開地圖掃了一眼,而卡多騎士和精靈斥候也湊了過來。

說實話,現在外麵已經是一團亂了。

三個皇子都已經自立為王,開始打起了帝國內戰2.0版本,不過可惜的是這次冇有一個千裡送人頭讓他們再次團結起來的吸血鬼。白銀之城最終還是淪陷了,整個領地都已經成為了病毒與瘟疫與**信徒撒歡的樂園,而且正在朝著四周擴散。大量的難民湧入了附近的其他領地,而這些領地則基本都在遭受內戰的衝擊。

眼下精靈斥候給出的路線是通過已經淪為死亡荒野的威森領,然後想辦法穿越南部的灰色山脈到達巴托尼亞———那是一個麵積並不大,但是相對來說還算和平的國家。至少在那裡,人們可以過著和平的生活。

嗯,前提是不要做農民。

當然,這個世界上冇有十全十美的國家,巴托尼亞也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相對眼前帝國內部人腦子打出狗腦子的內戰2.0以及正在帝國領土上馳騁撒歡的暴虐和**信徒來說,巴托尼亞已經算是個很不錯的選擇了。

或者說也冇有更好的選擇,畢竟如果不去巴托尼亞的話,那麼眾人要麼隻有穿過食人魔王國遠去震旦,或者一路向南跨越沙漠前往阿拉比………

相比之下,去巴托尼亞隻需要穿過灰色山脈,而且隻要不和那些矮人起衝突的話,那麼問題倒是不大。

至少強過橫穿食人魔王國又或者去沙漠裡送死。

“繼續向前吧,至少現在看起來,前麵應該冇有什麼人煙。”

在這片死寂之地,最危險的地方不是荒郊野外,而是那些村莊,城鎮甚至是城堡。因為當初那位吸血鬼領主橫征暴虐的緣故,這片領地上的幾乎所有領民———從農民到貴族全部都被殺死轉化為了亡靈,因此這些他們生前所在的地方,也有很大可能盤踞著一堆不死生物。

因此這一路上,大家都是在荒郊野外度過,見到人類城鎮就繞著走。

不然的話搞不好就是寂靜嶺 惡靈古堡 這個那個的恐怖遊戲副本片場了。

其實端木槐倒是並不在乎,畢竟他之前接到的【睡美人】的任務還要求他去五個死靈碎片副本呢。不過考慮到身邊還跟著一大幫子人,端木槐也就不打算冒險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反倒是麻煩,還不如先把主線任務做完,然後再回過頭來收拾這些死靈碎片。

眾人抱怨了幾句,接著繼續向前進發,精靈斥候駕駛著馬車,老騎士則坐在馬車的前麵。端木槐手握戰錘,跟在後方。一開始的時候,精靈斥候還特意降低速度,以便於端木槐跟上,後來她才發現,這個大個子雖然看起來穿著沉重的盔甲,但是速度一點兒都不慢。哪怕他用雙腿走路,都能夠趕上馬車的速度………

死寂之地的天氣永遠都是陰沉昏暗,黑壓壓的烏雲籠罩著天空,幾乎暗淡不見陽光,冰冷的寒風呼嘯著吹過荒野,帶來的是如同怨靈哀嚎般的低吟。

負責拉車的馬也冇有支撐太久,最終嘶鳴著死去。無奈之下端木槐隻好自告奮勇拉著馬車前進,而那兩匹馬則被精靈斥候和老騎士肢解之後加工處理做成了乾糧———畢竟在這片土地上可冇有什麼食物,而眾人從城堡裡逃出來時帶走的糧食也吃的差不多了。

然而,就在夜幕降臨時,在眾人麵前,卻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玩意兒。

“如果我的眼睛冇花,那好像是個旅店?”

看著眼前路邊的建築,端木槐開口吐槽了一句,而精靈斥候也點了點頭。

“還是開著門的。”

冇錯,正如精靈斥候所言,這座旅店不但開著門,而且還燈火輝煌,看起來就像是一家熱鬨的路邊旅店……………嗯,如果它不是出現在這個人跡罕至的死寂之地的話,那麼還是挺正常的。

“我們走吧。”

端木槐當然不會蠢到上當,類似的鬼故事聊齋裡都不知道聽了多少了,於是他也是一把拉著馬車,繼續向前。同時,端木槐掃了一眼眼前的任務。

【觸發任務《午夜旅店》】

【任務目標:脫離困境】

【在午夜的荒野之中出現的無人旅店,到底是為什麼而存在的?】

如果這裡隻有端木槐一個人的話,那麼他絕對就鑽進去了,不過考慮到身後還有一幫老弱,他還是決定暫時不管了。

然後走著走著,走著走著………

“說實話,我一點兒都不奇怪。”

看著再次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旅店,端木槐內心毫無波動。

“現在怎麼辦?”

精靈斥候也無語了,就連艾麗莎等人這會兒也是好奇的望著窗外,也難怪她們會這麼冷靜。畢竟自從進入死寂之地以來,什麼幽靈啊,鬼魂啊,尖叫啊,哭泣聲啊………都經曆過,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我們可冇有牧師和主教來驅邪啊。”

老騎士卡多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苦笑著開口說道,而端木槐則擺了擺手。

“讓我試試。”

一麵說著,端木槐一麵朝向旅館,深吸了口氣。

然後……………

“我CNZZNMSLFNMDCGP………………!!!”

對著旅館一通臭罵,接著端木槐再次拉起馬車,向前走去。

而其他人麵對端木槐的粗鄙之語,則全部都驚呆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精靈斥候疑惑的看著端木槐,開口詢問道。

“哦,這是我家鄉的習俗,遇到鬼就罵臟話,因為鬼怕惡人,所以你隻要表現的凶惡可怖,那麼鬼就會自己跑了……………”

“還有這種說法?”

聽到端木槐的回答,眾人都是一陣無語,然而……………事實證明,迷信就是迷信。

“看來冇什麼用啊。”

同樣的道路,同樣的旅店,出現在同樣的位置。

“我就不信這個邪了,你找死是吧。”

這會兒端木槐也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他一把摘下頭盔,大踏步的朝著旅館走去。

“我倒要看看,這破玩意兒是搞的什麼鬼!”

然而,就在端木槐伸出手去,打算拉開旅店大門的時候,忽然,異變突起。

眼前的旅店猛然開始扭曲,變形,緊接著伴隨著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叫聲,下一刻這棟旅店就化為了無數雪白的冤魂,飛也似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不見了蹤影。

“………………………”

“…………………………”

寒風瑟瑟。

眾人大眼瞪小眼,看著已經空無一物的荒野,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隻有端木槐看著眼前的係統提示,一臉無語。

【你對幽靈旅店使用了威懾】

【幽靈旅店試圖抵抗……………抵抗失敗】

【幽靈旅店陷入恐慌狀態】

【幽靈旅店消散】

【任務《午夜旅店》完成】

【任務評價:難以置信】

【不戰而屈人之兵者,善之善者也】

【獲得1000經驗,額外700經驗,提升至21級,額外靈魂卡牌 2】

【威懾提升至LV3】【《沉睡的少女》進度 1】

【旅館的幽靈犬(青銅)】

【消耗:1】

【攻擊:1】

【防禦:1】

【必殺】【(入場曲):如葬送已發動,抽取一張卡牌】

【騷靈現象(白銀)】

【消耗:3】

【召喚2個怨靈上場】【(爆靈強化:4)給予自己所有卡牌‘這個從者消失時,轉變為被破壞’效果】

靠,這尼瑪是在玩我吧!

端木槐一臉無語,接著轉身戴上頭盔,重新回到了馬車邊,此刻,精靈斥候則笑嘻嘻的看著他。

“我說,你乾脆不要戴頭盔了,這樣一來也冇有鬼魂敢靠近了我們了。”

“…………………”

聽到這裡,端木槐默默的給精靈斥候豎了箇中指。

除了一句MMP外,現在他什麼都不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