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矮人的要求,端木槐並不覺得意外,事實上玩家經曆的很多長線任務,都有類似的劇情。

接任務A帶路人甲去找路人乙,路人乙不在,然後接一個找路人乙的任務B,然後找到路人乙,但是路人乙還不能回去,如果要他回去,玩家必須完成路人乙給的任務C,可是為了完成任務C,他還要先做前置任務D……………嗯,血壓一下子就上來了。

當然,對於玩家來說,大部分時候這些任務具體都可以簡化為“要殺誰”“在哪兒殺”“殺多少”。

現在對於端木槐來說也是如此。

“俺們最近在地下挖到一個廢墟遺蹟!”

在哪兒殺已經不是問題了。

“但是讓俺們冇想到的是,裡麵有一群該死的臭蟲鼠人!也不知道它們是從哪兒跑過來的,居然悄悄在俺們的眼皮子地下安營紮寨!”

要殺誰也有答案了。

“俺們打算徹底消滅這些臭蟲!但是俺們目前人手不足,如果你們願意幫忙的話,俺們可以網開一麵,讓你們去巴托尼亞!”

殺多少的問題也解決了。

【啟用時限任務《消毒》】

【任務目標:摧毀鼠人營地】

【在灰色山脈下的鼠人營地是矮人的心頭大患,將其徹底消滅,永絕後患!】

“行,冇問題。”

看到眼前跳出的任務資訊,端木槐果斷給出了回答。

“俺要先說明,不是俺……………你說啥?”

端木槐的態度也著實讓矮人吃了一驚,他原本還以為要費一番口舌,冇想到端木槐倒是答應的很痛快。

“你確定?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俺可要和你說清楚,那些鼠人不好對付………”

“但是,隻有這樣,你才願意讓我們穿過灰色山脈,前往巴托尼亞吧。”

端木槐也懶得搞什麼彎彎繞,直接點出了關鍵。

“還是說,你可以換個條件?”

“嗚……………”

聽到端木槐的反駁,矮人也是思考片刻,接著猛的一拍大腿。

“好吧,就這麼定了,大個子,你可彆讓俺失望!”

端木槐懶得搞事,矮人也是直截了當的暴脾氣,雙方很快就達成共識———艾麗莎等人可以先在矮人的要塞裡休息,而端木槐則會帶著奧姬絲配合矮人們去攻打位於地底的鼠人營地。對於矮人的信譽,端木槐還是信得過的,雖然他們有時候脾氣暴躁而且像石頭一樣固執,但同時也信守承諾,答應的事情絕不反悔。因此端木槐這纔會這麼痛快的同意和他們一起去圍剿鼠人,換了其他種族的話,搞不好端木槐還得考慮對方還有什麼陰謀詭計了。

“還請務必萬事小心,騎士大人。”

在端木槐和奧姬絲出發前,艾麗莎和克裡斯汀也是不安的注視著他,給出了自己的祝福。

“不用擔心,隻是一小群鼠人而已,可以搞定。”

端木槐倒是顯得很淡定,在安慰了艾麗莎幾句之後,他就望向老騎士和精靈斥候。

“那麼就拜托你們了,雖然我想在矮人的地盤上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放心交給我們吧,正好我們也趁這個機會購買一些補給。”

精靈斥候笑嘻嘻的給出了回答,而老騎士卡多也是點了點頭。

在這之後,端木槐就再次離開,與矮人們碰頭。

“大個子,你很準時!!”

再次看到端木槐,為首的矮人很是高興,他哈哈大笑著對端木槐擺了擺手,而在他的身後,則是身著重甲,全副武裝的矮人戰士們。很明顯,矮人做事也是同樣雷厲風行,不打馬虎眼的。

端木槐的出現也讓矮人戰士們一陣騷動,他們甚至還把端木槐當成了穿著盔甲的綠皮獸人………嗯,對此端木槐也隻能當做冇聽見了。

雙方彙合之後,就一同順著隧道向地底遺蹟出發。

幸運的是,雖然端木槐身材高大,但是矮人挖掘的通道同樣很高,而不是那種狹窄的隧道,因此倒也冇有給端木槐帶來什麼特彆大的麻煩。他就這樣跟在矮人的後麵,一路順著挖掘的通道向前進發,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眼前的世界豁然開朗。

出現在端木槐麵前的,是一個巨大深邃,足足有好幾個足球場大小的地底空洞,裡麵則是各種各樣的建築遺蹟,除此之外,在綠油油的光輝照耀下,端木槐可以清楚的看見在遺蹟深處,正在快樂的翻垃圾的鼠人們。

不過端木槐對這些鼠人並不在意,相反,在他走入遺蹟的時候,端木槐就立刻被這所遺蹟的風格給吸引了。

嗯?這個風格是……………

“大個子,你看到了?”

然而,還冇有等端木槐再仔細打量遺蹟,矮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將他拉了回來。他低下頭去,望向自己腳邊的矮人———他正是這裡的領主,布洛克.石槽。

“嗯,你們的計劃呢?”

“俺們希望你能先上去吸引這些鼠人的注意力,然後俺們趁機突襲!打它們個措手不及!”

一麵說著,布洛克一麵瞪著豆豆眼,盯視著端木槐,後者則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冇問題,交給我,你們跟上就行。”

雖然布洛克的做法有點兒讓端木槐上去堵槍眼的意思,但是端木槐毫不在意,畢竟他的戰鬥風格就是這樣,再說了,自己這兩米五的個頭,穿著一身動力甲,不衝上去當前鋒,莫非還打算偷摸在背地裡射冷槍不成?

先不說畫風對不對,他的射擊技術………也著實不怎麼樣。

其實,玩家的初始裝備裡,除了動力錘和鏈鋸劍之外,還有爆彈槍之類的遠程武器可以選擇,但是端木槐從來冇有選過。不知道為啥,他的射擊技術極其差勁,屬於玩FPS瞄半天打不中人的人體描邊大師,這也是當初端木槐在遊戲裡選擇近戰狂暴流的原因之一。

他現在唯一會用的,也就是動力甲自帶的榴彈發射器,偶爾扔個音波榴彈之類的東西控場———這玩意兒作用範圍大,打不打中都一樣。

原因之二就是………射擊武器對於混沌惡魔的傷害並不高。

根據遊戲裡的解釋是,混沌惡魔都是生靈最原始的情緒與靈魂力量凝結的產物,因此作為靈魂最深層的古老恐懼,隻有刀劍之類的武器才能夠給他們帶來傷害,而槍械的傷害則並冇有那麼高。

當時玩家還因此吵翻了天,要是按照這個設定,那我拿弓箭彈弓長矛不是一樣傷害高嗎?

或者我拿根骨頭棒子,不是傷害就上天了?畢竟骨頭棒子的攻擊力約等於宇宙飛船不是嗎?—————說這話的一定是太空漫遊看多了。

雖然玩家有很多吐槽和不滿,不過最終還是冇辦法乖乖配備了近戰武器………畢竟很多時候,近戰武器還是很好用的。

特彆是彈儘糧絕的時候。

“那麼,我先上了!”

話音落下,隻見端木槐一躍而起,同時他身後的噴氣揹包再次爆射出了猛烈的氣流,隨後隻見端木槐就像是一顆隕石般劃破天空,直接砸進了鼠人的營地之中!!

“嘎嘎嘎嘎嘎!!!!”

忽然遭到襲擊的鼠人營地也是頓時一團大亂,那些原本正在遺蹟裡快樂的挖垃圾的鼠人這會兒也像是被人捅了屁股般一躍而起,尖叫著朝端木槐衝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布洛克也是高高舉起戰斧,下達了命令。

“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