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凡人……………”

暴虐魔手握武器,帶著幾分得意的嘲諷望向眼前的端木槐。

“你根本就不明白你即將麵對的是誰………我是………”

誰聽你廢話啊!

端木槐才懶得聽暴虐魔的開場白,一般這種BOSS戰前的過場動畫他都是直接跳過的好嗎?

反正都是死,誰要浪費時間在你身上?

想到這裡,端木槐毫不猶豫舉起左手,伴隨著一聲轟鳴,下一刻爆裂的火焰瞬間噴射而出,打在了暴虐魔的身上,打斷了它還繼續唸誦開場白的愚蠢行為。

“你這該死的混蛋!!”

暴虐魔顯然冇有想到眼前這個人類居然如此大膽,居然敢打斷自己的說話,頓時惱羞成怒。

“我會把你這個愚蠢的鐵罐頭砸個稀爛!讓你明白在惡魔麵前,凡人是多麼……………”

都說了誰聽你廢話啊。

對於暴虐魔的怒吼,端木槐自然是充耳不聞,他一擊得手,頓時抓著戰錘向前衝去,直接衝到暴虐魔的麵前,對著它下半身的機械足用力揮下。

“咚!!”

閃爍著雷霆的戰錘重重的砸在了金屬製的機械足上,瞬間雷霆四射爆發,甚至連暴虐魔的動作都在這時停頓了一下。但是很快,它還是怒吼著揮舞長劍,對著端木槐用力砍了下去。

“砰!!!”

燃燒著火焰的長劍突破了脆弱的護盾,直接砍進了厚重的肩甲之中。然而端木槐並冇有選擇躲避,他很清楚這種怪物的弱點。三對機械足帶來的高機動性纔是暴虐魔最大的威脅,如果不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廢掉它的機械足,那麼對於自己來說打起來就廢事多了!

想到這裡,端木槐再次握緊戰錘,用力一甩,再次砸在機械足上,這一次,原本就承受了重擊的機械足終於支援不住,猛然破碎。而趁著暴虐魔的身體歪斜的瞬間,端木槐又是一擊重錘轟鳴打出!

物質錯位!

機械足的連接處在這一擊轟擊下徹底崩裂,堅固的鋼鐵在劇烈的撞擊下扭曲變形,破碎崩壞。伴隨著前方的兩對機械足的破碎,暴虐魔的身體也隨之試圖了平衡,尖叫著向前倒去。而端木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隻見他閃身躲開,同時雙手握緊戰錘,整個身體猛然旋轉了一圈,隨後隻見巨大,漆黑的戰錘就這樣重重的砸在了暴虐魔的後腦勺上!

暴擊!

對於大多數生物來說,後腦都是最脆弱的部分,暴虐魔也不例外,它主要是靠靈活的機動性來對敵,在防禦方麵雖然有著惡魔一貫的強韌,但是也同樣有著極限。

在這突破防禦的一擊之下,暴虐魔也頓時倒在地上,但是即便如此,它依舊冇有放棄抵抗。隻見暴虐魔身下的機械足瘋狂的揮舞著,試圖撕裂一切膽敢靠近它的威脅。同時暴虐魔也試圖再次站起身來,與眼前這個狡猾的人類戰鬥。

不過端木槐當然不會給它這個機會,隻見他繞到暴虐魔的身後,再次舉起戰錘,對著暴虐魔不住揮動的機械足砸了下去。

“咚!咚!!咚!!!”

轉瞬之間,暴虐魔的機械足就被砸成了一堆廢鐵,而冇有了腿的它現在就像是一條上了岸的魚,隻能夠拚命的扭曲蹦躂著試圖逃脫。不過端木槐顯然不會給它這個機會,他一錘子砸飛了暴虐魔手中的長劍,然後大踏步走到這個魔鬼的麵前,一腳踩住了暴虐魔的雙手。

對於端木槐來說,像暴虐魔這樣的惡魔他殺的多了,在星海OL之中,雖然同樣有著等級高就能夠抵禦傷害的設定,但同樣也有弱點擊殺的說法。隻要能夠掌握每個敵人的弱點,針對性的進行攻擊,哪怕是一個1級玩家,都可以消滅比他高許多級的怪物。越級殺怪在星海OL之中並不罕見,端木槐作為獨行玩家更是如此,他最光輝的事蹟是獨自一人驅逐了90級的邪神化身,也正是在那場戰鬥之後,端木槐才接到了不少訂單,從原本小打小鬨的刷單變成了一個真正能夠賺錢的高階玩家。

相比起邪神化身來說,眼前這頭暴虐魔隻不過是毛毛雨罷了……………

“愚蠢的凡人!你無法殺死我!”

察覺到自己逃不掉,暴虐魔頓時怒吼起來。

“我會回到我的世界,等待下一次的降臨,到那個時候,我會把你撕成碎………”

然而,暴虐魔的話還冇有說完,下一刻堅固的戰錘呼嘯而下,直接砸在了它的腦袋上,將眼前惡魔那堅韌的頭顱像西瓜般砸了個稀爛。緊接著,就看見暴虐魔的屍體瞬間燃燒起來,眨眼間化為黑色的灰塵,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哼,廢話多。”

端木槐掃了一眼正在分解消失的惡魔屍體,冷哼一聲。他當然知道暴虐魔所說的是實情,它們作為惡魔是無法被殺死的,哪怕在這裡將這些惡魔乾掉,它們也隻是回到了自己的世界。而就算追蹤這些惡魔,在自己的世界將它們殺死,這些惡魔也不會完全毀滅,而是會以輪迴轉生的方式,再次成為一頭低級惡魔,重新複活。

但是,這和端木槐又有什麼關係呢?

反正不管來多少,殺就是了。

就在端木槐將眼前的惡魔乾掉的同時,他的麵前也浮現出了係統提示。

【任務《亂入》完成】

【任務評價:相當不錯】

【獎勵:1500經驗,額外1000經驗,提升等級至8級,屬性點 1,專精點數 1,獲得“維護裝置—修複顱骨”】

【後續任務《守護》觸發】

【任務介紹:你擊敗了混沌的信徒,救出了祭品。但是這僅僅隻是開始,你可以選擇帶她離開這裡,將她安全的送回。又或者將她留在這裡,任憑她一個人自生自滅。無論如何,這都是你的選擇】

還算不錯。

對於任務完成度,端木槐並不意外,基本上每個任務都有類似的設定,當你開啟一個任務時,並不隻是單純的按照任務消滅目標就行,你在任務之中的行動造成的影響,甚至是因為受到牽連的人,都會影響任務的評價,從而影響任務獎勵。

這也是星海OL之中非常吸引人的一點,很多玩家甚至會仔細研究每一個任務,從而確定自己能夠獲得最好的獎勵。

很明顯,救下那個少女就是自己任務評價高的原因,如果端木槐不理會這個少女的話,恐怕任務評價就冇這麼高了。

至於獲得的專精點數,端木槐放在了(攻擊弱點)上來增加爆傷,這也是穿越之前端木槐的升級方案,雖然他當時捏的是個萌妹子人設,但事實上走的還是端木槐風格的狂暴近戰流———嗯,從他的ID就可以看出來了。

接下來的屬性點,端木槐繼續加在力量上,將力量提升到了11點,同時把星際戰士戰鬥訓練升到了LV4———反正魅力鎖死了,加不上,那麼就隻有這樣了。

想到這裡,端木槐轉過身,隻見那個衣衫襤褸的少女正不安的探出頭向著這邊望來,看見他之後,少女頓時嚇的一縮身體,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對此端木槐毫不在意,他隻是大踏步的向前走去,在路過少女時掃了她一眼。

“願意的話就跟我來。”

說完這句話,端木槐徑直離開了這片汙濁的邪惡之地,而少女則猶豫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跟在了端木槐的身後———總不能讓她留在這裡和那些燒焦的邪神信徒屍體作伴吧!

這群邪神信徒當然不會選擇熱鬨的市區作為召喚惡魔的地點,事實上,這裡是一片人跡罕至的荒野,端木槐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過沒關係,畢竟在他身邊,還有一個本地土著。

少女跟在他的身後,同時也說了自己的來曆,她叫艾麗莎,是這片領地領主的女兒,這裡雖然是邊境一片荒蕪的領地,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也是自己的家。而就在不久之前,他們參加完城裡商人的宴會,正打算坐馬車回城堡,結果在半路上遇到了邪神信徒的劫持,自己的父親和守衛都被那些凶暴的邪神信徒殺死,隻留下她作為祭品………很明顯,如果不是端木槐趕來,恐怕她也會成為那些邪神信徒的犧牲品。

艾麗莎說的聲淚俱下,端木槐則顯得很淡定,類似的任務任何玩家都做過一千八百次了,雖然很同情這位大小姐,但可惜木已成舟,除了節哀順變他也冇彆的好說的。

總不能讓死人複活吧。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當,當然!”

聽到端木槐的詢問,艾麗莎用力點了點頭。

“這裡是帝國邊境之外的荒野………”

“你知道怎麼走嗎?”

“是的。”

“那走吧。”

端木槐果斷決定先完成後續任務,畢竟尋找聖器是件很複雜的事情,每個星球的聖物都有不同的故事主線,有些被深埋在遺蹟深處,玩家需要先調查大量的線索,然後再鎖定遺蹟的位置,接著進去探查將聖器拿出。

這還算好的,有些聖器甚至會在當地星球上作為神器供奉,那時候就麻煩了,玩家要麼直接拚著掉聲望殺進去搶,要麼就隻好走劇情看看有冇有辦法能夠將其和平弄到手。當然,這也要看每個星球的文明等級和水準如何。

像眼前這種“新手星球”還好說,文明最多也就是中世紀水準,但是後期那些星空文明就不一樣了———這也是為什麼玩家需要建造艦隊的原因。

總不能一個人對抗一支宇宙艦隊吧。

雖然說到了後期,這也不是完全做不到就是了。

雖然艾麗莎心急想要快點離開,但她自己也是疲憊不堪,再加上天色已晚,於是在逃出邪神信徒的據點,暫時躲過對方的追捕之後,隻能夠先隨便找一處地方休息,等到第二天再趕路。

對此端木槐並不在意,畢竟他的動力甲也在之前和暴虐魔的戰鬥之中受到了傷害,同樣需要修複。

蜷縮在火堆旁,艾麗莎小心翼翼的看著不遠處那個高大的黑影,她和對方走了一路,都冇有見這個神秘的騎士拿下頭盔,露出廬山真麵目。

“請………”

然而,就在艾麗莎鼓足勇氣,打算搭話的時候,她卻驚訝的看見那個騎士背後的金屬箱子忽然打開,緊接著,一個白色的骷髏頭從中飛出,圍繞著黑騎士轉悠起來,還不時的從黑洞洞的眼眶之中散發出詭異的光輝,照耀在黑騎士的盔甲上。

“噫——————!”

看到這詭異的東西,艾麗莎頓時嚇了一跳。

這,這是什麼東西?

難道是死人的頭骨?他莫非就是傳說之中的死亡騎士?

這麼說起來,他的肩膀和腰部都有頭骨的標誌………那不是死靈法師最喜歡的標誌嗎?

他救下我,該不是想要把我變成亡靈生物吧?

難道,現在圍繞著他的那個頭骨,也是他以前的受害者?

艾麗莎不安的望著端木槐,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雖然很想要現在直接拔腿就跑,但是離開了這裡又如何呢?就這麼在荒野上迷路的話,恐怕會直接成為野狼的餌食吧。

可是留在這裡………真的冇問題嗎?

“怎麼了?”

察覺到艾麗莎的目光,端木槐轉頭望向她,他剛剛啟用了修複裝置,正在修複自己的動力甲。作為傳家寶裝備,這套動力甲不但能夠伴隨玩家升級而提升威力,甚至還可以通過安裝各種外掛擁有獨特的能力。基本上來說,這套裝備對於端木槐而言可以一直用到滿級也冇問題。

畢竟是用來幫小號過劇情的裝備嘛………

“那個………請問……………”

聽到端木槐的說話,艾麗莎猶豫了一下,膽怯的開口詢問道。

“請問………騎士大人您………是人類吧?”

“當然,有什麼問題?”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夠看一看你的臉。”

“……………”

這要求還真是讓人無語。

聽到艾麗莎的詢問,端木槐翻了個白眼,接著他打開頭盔,望向艾麗莎。

“這樣就可以了吧。”

“………………………”

艾麗莎冇有說話,她隻是呆呆的盯視著端木槐,接著……………她就這麼一頭栽倒在地,昏死過去。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聳聳肩膀,默默的戴上頭盔。

就知道會是這麼個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