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眾人便再次上路,隻不過這一次,他們身邊還多了一個垂頭喪氣,被綁起來的年輕騎士。

相對於昨天的勇猛,現在的年輕騎士整個人死氣沉沉,一副要死不活,即將麵臨世界末日的樣子。

“這條路就是通往卡爾卡鬆的嗎?”

“是的………大人………”

麵對端木槐的詢問,年輕騎士也是再也冇了絲毫掙紮的樣子。

“好吧,前麵帶路。”

“是……………”

看著在前方無精打采的年輕騎士,艾麗莎一臉疑惑。

“真奇怪,為什麼他忽然這麼聽話了?我還以為他還會繼續頂撞黑騎士大人呢。”

“哈哈哈,這個啊………這是因為……………”

聽到艾麗莎的疑惑,精靈斥候則是一臉看熱鬨不嫌事大的開口解釋了起來。

“這傢夥醒來的時候,似乎對於自己被黑騎士嚇到尿褲子還昏過去感到很羞愧,口口聲聲說自己不配成為被女神寵愛的騎士,於是他便向黑騎士發誓要成為他的奴仆………”

“哎?但是他不是把黑騎士大人看做惡魔嗎?”

“冇錯啊,所以他當時說的是‘已經失去了女神寵愛的我再也冇有臉去追尋她的身影,因此就讓我墮落為惡魔的一員吧!’”

“………哈啊……………”

聽到精靈斥候的描述,艾麗莎一臉懵逼,她可完全不明白這是什麼腦迴路。要知道當初艾麗莎被邪神信徒綁架的時候,可是絕對不願意成為它們的祭品的。因此哪怕被端木槐殺死,她也不願意讓那群邪神信徒得逞。但是現在這個年輕騎士居然隻是因為嚇尿就直接羞愧的想要成為惡魔的走狗?

“明明他昨天還是很勇敢的………”

“三分鐘熱度是這樣啦。”

精靈斥候擺了擺手。

“就好像我們斥候,大家都覺得生活在森林裡,追蹤獵物很有趣。但是當你真正躲在森林裡,被蚊蟲叮咬也不能發聲,還會被野獸追捕,甚至有可能默默無聞的死在裡麵變成野獸的食物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說道這裡,精靈斥候撇了撇嘴。

“像那個傢夥也是,估計是聽了什麼騎士勇戰惡龍的鬼話故事,覺得自己也可以擊敗惡龍,獲得數不清的財寶,然後與美麗的公主結婚,於是就腦子一抽直接出門遊曆了。這種人啊,連惡龍的影子都見不到,估計就被什麼鼠人之類的玩意兒給弄死了。”

“這樣啊…………”

聽完精靈斥候的說話,艾麗莎也是一臉懵逼,和克裡斯汀麵麵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有些年輕人的確如此。”

這時老騎士卡多也是點了點頭。

“當初我手下的新兵裡,也有不少人覺得穿著盔甲的騎士很帥氣,在他們的想象裡,騎士就是騎著高頭大馬,穿著閃亮的盔甲,受到人們尊敬,並且還會被美女愛慕的英雄。”

“但是,卡多先生不就是這樣嗎?”

艾麗莎好奇的望向老騎士,後者笑著擺了擺手。

“哈哈哈,謝謝大小姐誇獎,但是這也隻是騎士的一麵啦,事實上騎士還需要經過非常嚴格的訓練,不但要學會騎馬,殺敵,還要學會如何在野外生存………其實很多人都無法忍受在泥漿裡打滾的訓練,哭喊著‘這不是我想要成為的騎士’然後跑掉的人也不是冇有呢。”

“這樣啊……………”

雖然對於艾麗莎和克裡斯汀這樣的貴族來說,像年輕騎士這種人或許是第一次見,但是對於精靈斥候和老騎士來說,類似的人他們真是見的太多了。

“嗯?”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精靈斥候耳朵一動,接著她抬起頭來望向前方。

“黑騎士,你聽到了嗎?”

“嗯,有戰鬥的聲音,我也聽到了。”

麵對精靈斥候的詢問,端木槐也是點了點頭,他的探測器也捕捉到了遠處傳來的兵器交擊聲,於是端木槐立刻開啟全息投影,然後再次放大。很快,在全息影像之中,眾人就看見一隊馬車正在遭受襲擊。

而攻擊他們的,是一群綠色皮膚,身材高大的怪物。

“嗚哇,是獸人………”

看到這一幕,精靈斥候毫不掩飾的露出了厭惡的表情,而端木槐也點了點頭,他也很明白,為什麼精靈斥候會露出這種表情。

綠皮獸人也是一種很讓人頭疼的生物,破壞力甚至比鼠人還高。如果說,鼠人的行動多少還有目標可言的話,那麼綠皮的行動目標就很簡單。

破壞,掠奪,殺戮的三循環。

對於綠皮來說,這個世界最重要的就是開心,而開心就意味著戰鬥,不管是和自己人戰鬥,還是和外人戰鬥,隻要有架打就很開心,冇架打就不開心。所以它們不是在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

不僅如此,想要徹底消滅這些綠皮也很困難,因為嚴格來說它們並不算是動物,而是一種真菌植物………冇錯,會光合作用的那種。

這也是綠皮獸人的繁殖方式,它們繁殖不是通過生育,而是像植物一樣從地裡長出來的。

所謂———春天我種一個綠皮下去,到秋天就能收穫一堆小綠皮了………其繁殖能力甚至能夠與在宇宙中稱霸的泰倫蟲族有一比。

綠皮獸人不是混沌陣營,但也不是秩序陣營,說白了,它隻是想要找架打,任何進入它視野的都是它的對手。有外人的時候就打外人,冇外人的時候就打自己人。說實話,巴托尼亞一個小國,能夠抗住北方獸人的進攻,還真是………難為它了。

“要幫忙嗎?”

“當然,畢竟在這裡,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嘛。”

一麵說著,端木槐一麵握緊戰錘,然後盯視著旁邊的年輕騎士。

“喂,小子。”

“噫!什,什麼事?”

“跟我一起去打獸人吧。”

“等?等等?獸人?為什麼??”

“嗯?你不是發誓要成為我忠實的部下嗎?那麼我作為一個卑鄙的惡魔,讓你先去送死不也很正常?快走!不然我就砸爛你的腦袋!”

“噫—————!”

聽到端木槐的威脅,年輕騎士頓時哭喪著臉,拿著長劍乖乖跟著端木槐走了。

當端木槐帶著不情不願的騎士趕到時,戰況已經開始向著對商隊不利的方向發展。獸人們怒吼著開始壓縮商隊的防線,後者已經開始有些搖搖欲墜,支撐不住的樣子。

“去,快上!”

端木槐踹了年輕騎士一腳,瞪視著他下達了命令,後者則麵色慘白的握著長劍,看著不遠處那群綠皮獸人,全身打顫。

“不,不,不行啊………我可打不過這麼多………”

“廢物一個,要你何用。”

端木槐不爽的掃了一眼這個年輕騎士,接著直接握緊戰錘,一躍而起,噴氣揹包爆射出氣流,帶著端木槐向獸人們飛速砸下!!

“轟!!!”

端木槐從天而降,直接砸入了獸人的大軍之中,遭到攻擊的獸人也急忙轉過頭來,看著眼前這個比它們還要高大的戰士,幾乎所有獸人都是眼前一亮!

比起那些躲在貨車後麵的孬種,這纔是他們想要的對手啊!!

“WAAAAAAAAAGH!!!”

下一刻,獸人們便高舉武器,大聲怒吼著朝端木槐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