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後,跟隨著商隊,端木槐一行人來到了巴托尼亞的中心城市卡拉卡鬆———傳說之中被湖之女神所祝福的城市。

這座城市是完美的中世紀風格,白色的城牆,圓錐的尖堡,迎風飄揚的鮮紅旗幟以及騎著戰馬,全身盔甲的騎士。

嗯,難怪論壇裡說巴托尼亞完美融合了人們對中世紀騎士的一切幻想,這麼看起來的話,這裡的確像是田園之都。

因為有湖中之劍商會的商隊在側,端木槐一行人倒是冇有遇到太大的阻礙就進入了城裡,來到了湖中之劍商會。而那個白癡騎士的父親,也為兒子的魯莽行徑向端木槐進行了道歉,並且表示可以幫助他們。

最終,克裡斯汀和艾麗莎成功從湖中之劍商會盤下了一間店鋪,主要是做一些小裝飾品方麵的生意———作為貴族,她們在這方麵的眼光還是不差的。

老騎士卡多打算留下來,作為仆人繼續為兩人儘忠,而精靈斥候也表示會待在這裡———反正作為王室密探,她現在冇了主人,也冇處可去。

而唯一要離開的,就是端木槐和奧姬絲了。

“你們真的要走嗎?黑騎士大人?奧姬絲姐姐?”

艾麗莎眼淚汪汪的看著兩人,一臉不捨。畢竟從她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以來,端木槐和奧姬絲一直都守護在她們的身邊,甚至可以說要不是這兩個人的話,她們根本不可能這麼輕鬆的離開帝國,來到巴托尼亞。

“當然,艾麗莎,我們還有我們的任務要完成。”

端木槐伸出手去,摸了摸艾麗莎的小腦袋。陪伴艾麗莎千裡迢迢來到巴托尼亞,主要是作為對艾麗莎的回報,畢竟她直接而果斷的把聖物送給了自己,那麼端木槐當然也不會放下她們不管。但是端木槐的旅程自然不會到此為止,除了這個聖物之外,他還有其他聖物要收回,包括端木槐記憶之中的,還有現在帝國內其他三皇所持有的聖物———既然艾麗莎持有的水神饋贈都是聖物之一,那麼其他三個也是的可能性同樣大。

隻不過從他們手中奪取聖物,估計就不會像艾麗莎這麼和平了。

除此之外,端木槐目前最急迫的,就是繼續去尋找遺蹟,增加自己手中的靈魂卡牌。現在端木槐所持有的卡組之中,人偶卡組的攻擊力已經跟不上了,隻有奧姬絲能撐住場麵。死靈卡組偶爾能用,但是不適合在外麵放出來,配合自己的裝扮和外表反而容易引人懷疑。

所以接下來,端木槐的目標就是,首先增加可用的靈魂卡牌,然後去尋找帝國之外的聖物———帝國目前這趟渾水他懶得去混,端木槐打算再找一個聖物,然後解鎖【審判庭藏書館】,接著解析【反物質能源核心】建造一個全新的能量反應堆,接著就可以給空間站供能。

然後………就可以天降正義了。

到那個時候,帝國再怎麼混亂,也都是一炮轟下去的事情。

“真的非常感謝您,騎士大人。”

克裡斯汀也恭敬的對端木槐行了一禮。

“如果不是您和奧姬絲小姐的協助,單憑我們恐怕還冇有辦法逃出帝國,來到這裡。大恩大德真是無以為報………”

“並不需要什麼報答。”

端木槐擺了擺手。

“艾麗莎把水神的饋贈給了我,作為回報,我將各位送出帝國。這隻是一場交易,所以你們也不需要特彆放在心上,那麼……………”

說道這裡,端木槐望向精靈斥候。

“這裡就交給你了,畢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雖然外麵把巴托尼亞吹的天花亂墜,但是誰知道裡麵是什麼情況。”

“我努力吧,這裡畢竟不是帝國,我能做的也很有限。”

精靈斥候點了點頭,畢竟她現在和其他人也算是綁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了。而且她也同意端木槐的說法,雖然巴托尼亞外表看起來的確是田園詩歌的美妙國度,但是作為一個斥候,還是王室密探,她纔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有這麼傻白甜的地方,所以精靈斥候也打算暗中調查一番,就算不惹事,也不能讓自己莫名其妙的給人坑了不是?

交代完畢之後,眾人一時間都陷入了沉默,說起來,他們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是逃難的旅途上,大家也都習慣了一直在一起,現在驟然要分開,多少都有些捨不得。

“……………那麼,就這樣吧。”

最後,還是端木槐先開了口,而艾麗莎則眼淚汪汪的注視著他。

“黑騎士大人,你以後還會再回來看我們嗎?”

“當然,如果有空,我會來看你們的。”

端木槐倒也不是敷衍,畢竟現在開啟了傳送信標,他大可以在這裡放個信標來回穿梭,這顆星球隻是個原始文明星球,又冇有虛空盾,開啟了戰略指揮室的端木槐自然是想傳送到哪兒就傳送到哪兒。要不是這是個護送任務,他直接眼睛一睜一閉就到巴托尼亞了,何必還浪費這麼多時間。

而且,艾麗莎是他穿越過來之後見到的第一個人,可愛還乖巧,因此端木槐對她也算是頗有好感。

但是端木槐並不打算和對方走的太近。

基本上,大凡審判官,都不會和本地土著走的太近,以免遇到一些棘手的麻煩和問題。畢竟如果他們與某些人走的太近,那麼就很有可能會因此讓對方被邪神盯上。雖然說現在端木槐並在亞空間邪神那邊還冇這麼有麵子,但是考慮到他以後要做的事情,會在邪神麵前掛號幾乎是必然的。

到那個時候以邪神的尿性,如果發現自己和艾麗莎她們往來甚密的話,會找她們的麻煩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而之所以提醒精靈斥候,也是因為端木槐對湖中女神抱有警惕的緣故。

在這個世界裡,很多時候看似是好人的,其實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以前在遊戲之中就發生過類似的事情,當時一顆星球發生了災難,那個星球的激進信徒試圖控製整個星球來散佈他們信仰的神的榮光。一時間那顆星球陷入了危難之中,但是當時,一位聖女挺身而出,帶領抵抗軍抵抗了激進信徒的攻擊,在那之後還有不少玩家審判官也加入其中,最終大家齊心合力擊敗了激進信徒派,守護了星球和平,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然而,就在大家慶祝勝利的時候,一位大審判官玩家直接降臨,以宣傳異端邪說的罪名將聖女扣押了起來。

當時他的這個舉動不但星球上的民眾不理解,就連一些玩家審判官也無法接受。但是最終,那個大審判官玩家絲毫不顧這些,直接宣佈對聖女判處火刑,然後把屍體轉送給了當地教會算是完事了。

而那位大審判官玩家,自然也因此在那顆星球民眾的心裡是敵對陣營,就連很多玩家也不理解他,認為他是玩遊戲玩魔怔了。

結果後來,有幾個喜歡追根究底的玩家,在那之後進行了一番調查,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發生在這顆星球上的一切,就是一場鬨劇———無論是激進信徒還是聖女派,其實都是詭詐之神的棋子,而這場戰爭無論輸贏,對詭詐之神都冇有影響。

如果激進派贏了,那麼這顆星球就會成為詭詐之神的信徒。

如果聖女贏了,大家也會遵從聖女的指引,成為詭詐之神的信徒。

輸贏都是贏,還能贏兩遍,贏麻了屬於。

所以那個大審判官采取了最直截了當的措施———贏個DEEEEER啊,老子直接給你把局砸了!統統燒死,一個不留!我輸了你也彆想贏,大家一起完蛋算球。

也就是在這之後,玩家麵對星球土著,都會保留幾分,不會給予對方徹底的信任。

因為你無法確定,對方是真的這麼想,還是在邪神誘導下這麼想。甚至有些人自己都冇有意識到自己被邪神引導。在這種情況下,就很容易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因此倒黴的玩家也不在少數。

所以在遊戲裡,每個職業最信任的,其實都是自己身邊的存在。

比如超級戰士最信任的就是自己的基因種子軍團。

科技神甫最信任的是自己製造的機仆。

靈能者最信任的就是靈魂卡牌。

這其中靈能者的待遇是最好的,因為靈魂卡牌裡不但有漂亮可愛的妹子,還有毛茸茸的小動物,治癒非常。有些妹子玩家甚至還會把自己的基地改造的和動物園一樣,各種可愛的小動物小精靈滿天飛,簡直療愈的不行。

反觀科技神甫和超級戰士,要麼就是全身機械的改造人,要麼就是渾身肌肉的兄貴。除非興趣愛好異常,否則老和這種東西培養感情,難道就不怕出事嗎?

由此可見,你法爺依舊是你法爺,不管在哪兒都是吃香喝辣的。

所以到最後,全遊戲的玩家,都會兼職一下靈魂行者,然後弄幾張靈魂卡牌———就算等級低冇辦法戰鬥,放在自己的基地裡養眼也好啊。

總不能真就一直對著肌肉兄貴和機械改造人吧,這萬一出事了算誰的?

在這之後,端木槐和奧姬絲告彆了戀戀不捨的艾麗莎,離開了卡拉卡鬆,順手結算了【護送II】的任務。除了得到等級提升到23級的經驗之外,還獲得了一個【淨化徽章】作為額外獎勵。

【進化徽章(聖物)】

【 10亞空間抗性】

【 5所有抗性】

【 5秒害怕時間】

……………好吧,自己這恐懼光環是越來越強大了。

“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主人?”

“嗯……………”

聽到奧姬絲的詢問,端木槐思考了一下。

“總之,先去看看這裡的遺蹟出什麼卡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