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對不起…………!”

跟在端木槐的身後,艾麗莎一臉尷尬。

“我真的不是故意那麼做的,我隻是因為過度疲勞,然後受了驚嚇………”

“嗯。”

“啊,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並不是說騎士大人您長得醜,就是………就是………”

艾麗莎“就是”了半天,最後還是低聲說道。

“就是………有點兒嚇人。”

“沒關係,我習慣了。”

端木槐倒是很淡定,就像艾麗莎說的那樣,端木槐自己並不是長的很醜,而是………非常嚇人。

就是凶神惡煞,一看就像是好萊塢電影裡連環殺手的氣質。

形容的話就是橫眉怒目,豹頭環眼,不用化妝就可以去演張飛李逵,看著就感覺自己下一刻會死在他手裡的樣子。

這麼多年,端木槐早習慣了。

累了,躺平了,毀滅吧。

畢竟自己屬於去美容診所醫生都表示隻能整成綠巨人的那種,還能怎麼辦呢?

就在這時,端木槐忽然看到前方塵土飛揚,他停下腳步,向前望去,很快眼前標示出了數個熱源信號。

嗯?這是……………

看到眼前的熱源信號,端木槐挑了下眉頭,接著站在那裡,對著艾麗莎打了個手勢。

“躲到我後麵去。”

“啊,是。”

聽到端木槐的命令,艾麗莎乖乖點了點頭,躲在了端木槐的身後———現實世界的人可比NPC聽話多了,做NPC保護任務的時候,那些白癡就像冇帶腦子似的自己往敵人身上撞,還有人直接引發警報導致不得不轉入追殺模式的………那些白癡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就在端木槐腦中轉著這些無聊的念頭時,對麵的沙塵之中,一隊騎著馬的邪神信徒飛馳而出,來到了他的麵前。看著眼前橫刀立馬,看起來就凶惡無比的動力裝甲,那些邪神信徒們也是大吃一驚,不過當他們看見端木槐身後的艾麗莎時,這些騎兵也是立刻轉變了行動。

“殺了他,抓住祭品!!”

為首的邪神信徒猛然抽出武器,下達了命令。緊接著,其他的邪神信徒也是舉起手中的武器,策馬揚鞭,朝著他們衝了過來!

“哼!”

麵對向著自己衝來的敵人,端木槐冷哼一聲,接著他大步上前,高高舉起手中的戰錘,對著前方用力揮下。

“砰—————!!!”

閃耀著電光的戰錘直接砸在了迎麵衝來的戰馬腦袋上,直接將戰馬砸翻在地,而它身上的邪神信徒也慘叫著飛出,被端木槐反手一擊徹底轟飛。

“哈啊!!!”

此刻另外一個邪神信徒從側麵策馬飛奔而來,呼號著一劍揮下,砍在了端木槐的裝甲上,然而他的攻擊甚至冇有能夠在動力甲上留下一道疤痕就被彈開,還冇有等那個邪神信徒再做什麼,隻見眼前那體型巨大的鋼鐵戰士整個人就這麼猛然對他一撞,瞬間就把這個邪神信徒連同戰馬一起直接撞飛了出去。

對於端木槐來說,這些區區邪神信徒壓根就冇有任何威脅可言,相比起混沌惡魔來說,他們的攻擊簡直不痛不癢,因此端木槐甚至不需要躲避,隻是站在原地,就像一座鋼鐵要塞般擋住了這些騎兵的轟擊,直接將他們砸翻在地。

隻是眨眼的工夫,一隊邪神信徒就被端木槐打的七零八落,幾乎全滅。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看著自己手下的騎兵被端木槐一一打倒,為首的隊長也是麵色慘白,雖然這傢夥從外表來看就很棘手,但是冇想到他居然這麼厲害。連自己的部下都不是他的對手,他們的攻擊甚至冇辦法在那堅固的盔甲上留下一絲一毫的傷痕!!

難道這玩意兒就是儀式召喚出來的怪物?可是為什麼不聽他們的命令?而且,為什麼他會和祭品在一起?甚至還會保護對方?這其中難道出了什麼差錯?

必須立刻回去通知大人!!

想到這裡,隊長毫不猶豫掉頭就跑。然而他纔剛剛轉身,就看見眼前一黑,當他下意識的抬起頭來向著天空望去時,正巧看見巨大的漆黑陰影從天而降,朝著自己轟了過來。

“轟!!!!”

大地震顫,煙塵四起。

當端木槐從煙塵之中走出時,他的身後隻剩下小隊長和戰馬的屍體。

“冇想到,這些傢夥追的還真快。”

端木槐扔掉手中的屍體,看著身邊麵色煞白的艾麗莎,沉默不語。他對這種發展並不意外,畢竟核心艙能夠檢測到與主線有關的資訊,並且把自己傳送到附近。由此可見,這個少女應該和這個星球的主線任務有某種關係,而且說不定還和聖物有關。

嗯,主角嘛………基本都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使其家破人亡,身體殘疾,再來個退婚滅族什麼的………

“我們必須離開這裡。”

端木槐開口說道,而艾麗莎則搖了搖頭。

“這太難了,距離最近的城市還有近十天的路程,我們根本冇可能躲過那些邪神信徒的搜尋………”

“這的確是個問題。

端木槐點了點頭,接著他頭腦一轉。

“對了,這附近有什麼遺蹟廢墟之類的地方嗎?”

“……………遺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