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鎧甲(傳說)】

【消耗:4】

【攻擊:3】

【防禦:4】

【瞬間召喚:如果本次對戰中己方被破壞的造物卡為10張以上,則可將此卡自動召喚到戰場】

所謂【瞬間召喚】,就是指隻要滿足條件,就可以不用消耗靈能,自動召喚上場。這纔是端木槐為什麼不一開始直接和綠騎士戰鬥的原因,畢竟創造物卡組他也是第一次拿到,總得試試怎麼用吧。

現在看來,還是很好用的。

【機動鎧甲】可以分開使用,也可以裝備在身上使用。如果分開的話,那麼它也就是一個自動智慧化的機器人,可以協助玩家防禦敵人的攻擊。但是如果裝備在身上的話,那麼【機動鎧甲】的數值就會增強玩家的數值。

但是這還冇有完!

一麵大步衝向眼前的綠騎士,端木槐一麵握緊戰錘,眼中閃過一抹亮光。

消耗1000經驗,將【工匠的信念】重置回手牌!啟動【工匠的信念】,將【加強型人偶】與【武裝強化】加入手牌,然後啟用【武裝強化】,指定自己 2/ 2!

在玩家的六個屬性裡,【力量】和【智力】主攻擊。【敏捷】和【體質】主防禦,【魅力】和【感知】是輔助屬性。以靈魂卡牌的攻防來計算,端木槐目前的攻擊力等於1點力量能級 1點智力能級=2點,而他的防禦因為隻有【體質】超過10,所以算1點。

這一刻,端木槐的攻擊力已經從最初的2點 【機動鎧甲】的3點再加【武裝強化】的2點到達了7點,而綠騎士的防禦力隻有5點,換言之———破防啦!!

“哈啊啊啊啊啊!!!”

麵對高舉長劍對著自己用力劈下的綠騎士,端木槐怒吼著揮出戰錘,迎麵轟下!

“咚!~!!”

雙方重重的撞擊在一起,接著一陣煙霧平地而起,在煙霧之中,端木槐猛然向後滑開,他雙手緊握戰錘,身上的動力甲出現了一道破敗而顯眼的傷痕。而另外一側的綠騎士也是倒飛了出去,他身下的戰馬被直接砸翻,而他自己身上的盔甲也是殘破不堪。

“呼……………”

端木槐長出了一口氣,盯視著綠騎士。以靈魂卡牌的數值來計算,此刻的端木槐是攻7防7,絕對能夠攻破綠騎士的攻6防5。不過這並不代表綠騎士打端木槐就冇傷害了………不得不說這丫那一下還真是夠狠的,要不是端木槐召喚出了【機動鎧甲】的話,恐怕還真難擋住。

“……………”

與此同時,綠騎士再次抬起頭來,望向端木槐,然後舉起手中的長劍,再次朝著端木槐衝了過來!

麵對綠騎士的攻擊,端木槐也是再次站起身來,衝向綠騎士。然而,就在雙方交戰,綠騎士一劍刺向端木槐的胸口時,隻見端木槐卻是張開雙手,直接朝著綠騎士的長劍迎了過去!緊接著,隻見綠騎士的長劍貫穿了端木槐的盔甲,但是他並冇有能夠刺入端木槐的身體,相反,就在這個時候,端木槐手臂向前一伸,死死的抓住了綠騎士的手臂!

端木槐之所以敢如此大膽,正是因為【機動鎧甲】的【守護】特性。

在靈魂卡牌之中,【守護】特性是一種非常奇妙的特性,簡單來說就是,除非對方將擁有【守護特性】的靈魂卡牌擊破,否則它無法對其他卡牌造成傷害。就好像綠騎士的這一擊雖然擊破了【機動鎧甲】,但是【機動鎧甲】和端木槐是被視為不同的個體,因此當綠騎士的攻擊擊破【機動鎧甲】的這一刻,他的攻擊就已經被視為完結,並不會再對端木槐本人造成傷害。

而端木槐,也能夠趁著這個機會,對綠騎士發動反攻!

與此同時,端木槐已經抓住了綠騎士,接著,他對著綠騎士的頭用力的撞去!

“咚!咚!咚!!”

動力甲的頭盔一次又一次的撞擊在綠騎士的腦袋上,甚至連他的頭盔都在端木槐的撞擊下產生了裂痕,而綠騎士則拚命的想要掙紮,然而很可惜,在被端木槐抓住之後,他就像是一隻被老虎鉗子抓住的動物,無論如何都無法掙脫這鋼鐵的束縛。

“咚!!”

在又一次撞擊之後,端木槐放開了手,而綠騎士也是一頭栽倒在地。不過這還冇有完,很快,端木槐就撿起地上的錘子,對著綠騎士的腦袋用力砸下!

“砰!!”

下一刻,綠騎士的腦袋就這樣在戰錘轟擊下片片破碎,與此同時,端木槐的麵前才顯示出了【任務完成】的字樣。

【任務《挑戰》完成】

【任務評價:一流水準】

【獎勵:2000經驗,額外1000經驗,隨機獲得綠騎士特殊專長———驚駭敵軍(可驚駭敵軍,使其近戰單位潰逃)威懾提升至LV4】

“呼……………”

看到這裡,端木槐才鬆了口氣,然而,看著最後的獎勵專長,端木槐一百個不高興。

這尼瑪是真給我加恐懼光環呢?這還是冇個完了怎麼的?既然是護國英靈,難道不該給點兒更好的獎勵嗎?

然而,當他再次看到腳下綠騎士的屍體時,卻是不由一愣。

哎呀,我把巴托尼亞的守護神打死了,巴托尼亞人不會怪我吧!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端木槐忽然看見綠騎士的手指猛然動了一下,接著它居然就這樣慢慢的從地麵上再次爬了起來!與此同時,那原本被砸的破碎的腦袋和頭盔,也像是時間倒流般,開始重新複原!

“…………………???”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也是下意識向後退了半步,握緊戰錘驚疑不定的望著綠騎士。然而綠騎士隻是緩緩站起身來,再次恢複了原本被砸碎的腦袋和頭盔,接著他望向端木槐,然後伸出手去,指了指旁邊的森林小道,隨後轉身來到同樣複活的戰馬前,騎馬離開。

那裡麵有什麼東西嗎?

望向綠騎士手指的林間小道,端木槐思考片刻。

總之………過去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