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會出現這樣的遊戲劇情,玩家和BOSS爭奪同一樣東西,然後幾乎是同時到達。然而每當玩家經曆千辛萬苦好不容易來到目的地之後,卻發現東西被BOSS拿走,於是他不得不踏上繼續追蹤BOSS取回聖物的道路………

一次兩次也就算了,但是幾乎所有的遊戲劇情都這樣就讓端木槐不能忍了。

憑啥啊!

憑啥BOSS就能衝到我前麵啊?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線起跑的,結果你每次都給我來個搶先衝線?

這能忍嗎?

這當然不能忍啊!

“喝啊啊啊啊啊啊!!!”

端木槐緊握雷霆戰錘,彷彿一輛失控的泥頭車衝過走廊,撞飛了所有擋在他麵前的身影———那些原本居住在修道院中的修女和神官,此刻都已經變成了彷彿喪屍般的怪物。它們兩眼散發著猩紅的光亮,張開雙手彷彿瘋狗般的撲了過來。

隨後就被直接撞飛了出去,接著在閃耀的雷霆轟擊下變成了漆黑的焦屍。

“轟!!”

端木槐衝出重圍,掃了一眼四周,接著一把抓過見習神官。

“神器在哪兒?”

“神,神器??”

見習神官一臉慘白,拚命的搖著頭。

“我,我不知道什麼神器………”

“這個修道院有冇有什麼禁地?不允許人去的地方?”

“禁地………禁地……………”

聽到端木槐的詢問,見習神官拚命的思考起來。

“地下墓穴!在地下墓穴裡有一個地方,院長大人說裡麵封印著黑暗的秘密,要我們不許靠近………”

“位置呢?”

“就,就在下麵………”

聽到見習神官的說話,端木槐也是毫不猶豫,舉起戰錘,對著地麵用力砸了下去!

“轟!!!!”

在被戰錘砸中地麵的瞬間,隻見整個地麵頓時像海麵上的波浪一般顫動,隨後瞬間塌陷爆裂。而見習神官則尖叫一聲,和端木槐以及奧姬絲一起墜入了下方的深坑之中。

端木槐這一錘直接砸通了整個地下墓穴,見習神官隻感覺風聲從自己的耳邊閃過,嚇的她幾乎睜不開眼睛。當即將到達地底時,端木槐一把抓住見習神官,身後的噴氣揹包瞬間啟動,噴射著氣流抵消了下降的重量,隨後端木槐就這樣重重的落在了地麵上。

“咚!!”

站在漆黑陰暗的墓穴裡,端木槐抬起頭來向前望去,正巧看見一個全身漆黑,帶著尖頂帽子,麵色慘白的男子站在那裡。而在他的手中,則抓著一個傷痕累累的老者———從後者的打扮來看,她應該就是這座修道院的人。

“院長大人!!”

看到男子手中的老人,見習神官頓時驚聲尖叫起來,而此刻那個男子也回過頭,詫異的望著端木槐。

“怎麼會?我明明在墓穴裡佈置了陷阱和死亡大軍………”

所以我踏馬的纔不走路啊!不然還不被煩死?

這就是為什麼端木槐直接砸塌了地下墓穴的原因,畢竟一般這種時候,反派都會派出一大堆小弟來拖延主角的進度,然後等主角好不容易氣喘呼呼的趕到時對方已經拿著東西逃之夭夭………端木槐纔不慣著這個,你要我走地圖,我直接砸牆不是更方便?

誰陪你玩遊戲啊!

端木槐一把扔下神官,握緊戰錘,盯視著眼前的吸血鬼。

“奧姬絲!乾掉他!”

聽到端木槐的命令,坐在他肩膀上的奧姬絲一躍而起,手中的絲線飛快的向前射出,眨眼間便纏繞住了男子的身體,而男子反應也不慢,就在被奧姬絲抓住的同時,他的身體驟然裂開,化為了無數蝙蝠飛散逃竄。但是奧姬絲顯然也不打算放過他,隻見她的手指微微顫抖,下一刻絲線猶如蛛網般散開,將蝙蝠群籠罩其中。

接著奧姬絲用力握緊手掌,伴隨著一聲慘叫,蝙蝠群頓時被切割開來,死傷大半,殘存的蝙蝠群瞬間消散,化為一個鮮血淋漓的男子哀嚎著倒在地上。

“該死的吸血鬼,我最煩你們這些王八蛋了。”

端木槐握著戰錘,大踏步的走到吸血鬼麵前,盯視著他,接著高高舉起戰錘。看到這一幕,那個吸血鬼死靈法師頓時麵色大變。

“等,等等,你不能殺我,我是……………”

“食我壓路機啦啊啊啊啊啊!!!”

然而,吸血鬼的話還冇有說完,端木槐就怒吼著用力揮下鐵錘,下一刻在慘叫聲中,吸血鬼頓時被雷霆閃電轟爆,化為了被火焰灼燒的一團碎肉。

“和我搶東西,真是找死。”

看著眼前焦黑的吸血鬼碎片,端木槐也是啐了一口,這才抬起頭來,走到那個老人身邊。這會兒見習神官正哭著跪在她的麵前,試圖想要治好她的傷,不過可惜的是,從眼前老人的情況來看,她明顯已經是迴天乏術了。

“啊………你好………尊貴的聖盃騎士………”

看到端木槐到來,老者緩緩的張開嘴巴,打了聲招呼。

“你好,我想你應該是知道我為什麼來的。”

雖然按照道理,這時候端木槐應該上前先噓寒問暖,看著老人閉上眼睛之後再去做下一步———但是有多少人都因此功虧一簣的?

還不如爽快點兒,先把任務完成,然後咱們再回來默哀也不遲。

“當然……………”

聽到端木槐的說話,老人麵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當初………我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邪惡與邪惡………總是互相吸引的………”

一麵說著,老人一麵望向身邊的見習神官。

“不要哭………孩子………我們之所以會在這裡,就已經有了會用生命去守護這一切的決心………隻是抱歉,把你捲了進來………”

說道這裡,老人張開嘴巴,接著伸出手去從嘴裡用力拔下了一顆鑲嵌著寶石的牙齒,遞給了端木槐。

而端木槐則接過牙齒,來到封印的大門前,將牙齒內鑲嵌著寶石的部分瞄準了眼前的凹槽放了進去。很快,原本封印的大門緩緩打開,接著端木槐就看見一個鑲嵌著骷髏頭的法杖,正被一道道鎖鏈封鎖著懸浮在空中。

“呼……………”

看到這裡,端木槐也是鬆了口氣。說實話,他還真怕看到打開封印裡麵什麼都冇有這類的噁心事情發生,要是這樣的話,按照遊戲流程,接下來肯定端木槐還要尋找線索,然後再去開地圖,接著繼續搜尋……………這得浪費多少時間啊!

現在看起來,總算冇有和很多遊戲劇情一樣,再出什麼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