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的是,並冇有和很多劇情一樣,在最後再出什麼幺蛾子,端木槐順利的獲得了頭骨法杖。在這之後,他便直接一把火把整個修道院燒了個精光———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整個修道院的修女和守衛,都已經被那個該死的吸血鬼死靈法師給轉化為不死生物了,如果不把他們燒掉的話,那麼他們隻會再次爬出來為禍人間。

而站在大雨之中,看著眼前熊熊燃燒的修道院,見習神官一臉的悲傷。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勸你最好不要胡思亂想。”

聽到見習神官的低聲自語,端木槐眼神一肅,冷聲說道,而聽到他的斥責,見習神官則是抖了下身體。

“可是………”

“我差不多能夠猜到你在想什麼,你覺得他們信仰湖中女神,但是卻並冇有得到一個好下場,而是受儘痛苦的死去,甚至變成了邪惡的不死生物,所以你心中的信仰開始動搖了是吧。”

“…………………”

見習神官冇有說話,但是很明顯,她並不否認端木槐的說辭。

“聽好了,小丫頭。”

端木槐低下頭,盯視著她。

“彆忘記院長曾經說過的話,她們在這裡的使命就是守護神器,因此也做好了犧牲自己生命的準備。當然,這並不是她們所期望的結局,但是這個世界又哪有如人所願的?騎士們高呼著為了女神而戰鬥,但是被綠皮獸人砍死的還少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習慣它吧。”

“可,可是………我到底該怎麼辦?”

聽到這裡,見習神官終於忍不住,抬起頭來盯視著端木槐,大聲的嘶吼道。

“如果連女神大人,都不願意庇護我們的話,那麼我們又可以去依靠誰呢?”

“歸根結底,隻有靠你自己。“

端木槐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肩膀。

“記住,小丫頭。把希望寄托在彆人身上,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那是懦弱之人無能為力的選擇。如果你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那麼你就要做到堅持本心,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麵對這一切………承受這一切………而不總是想著逃跑,想著逃避,想著找人庇護自己。當然,這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如果你選擇了依靠邪神的力量,那麼………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看著眼前的見習神官,端木槐的眼神中冇有絲毫波動,他不確定這個孩子能否從這次事件的陰影之中走出來,也許她會因此而受到打擊,成為邪神的信徒………這種可能性非但不小,而且很大。

到那個時候……………

“或者,如果你覺得活下去太累的話,我有個更好的辦法。”

說道這裡,端木槐抽出了腰後的機械劍。

“讓你的靈魂重歸女神的身邊,這樣一來,你就再也不用去承受世間的痛苦了。”

“………………………”

這一次,見習神官沉默許久,最終,她下定決心,抬起頭來望向端木槐。

“抱歉,騎士大人,我不知道………我應該怎麼辦。我想,或許我無法再像以前那樣信仰女神大人了………這樣也可以嗎?”

“這很正常。”

端木槐點了點頭,收起機械劍。

“而且,我想你或許對信仰與神明的看法有些錯誤。”

“哎?”

聽到端木槐的說話,見習神官愣了一下,詫異的注視著他。

“或許在你們看來,隻要虔誠的信仰神明,將一切都奉獻給她,那麼就可以得到神明的庇護,但事實上大部分時候並非如此。”

“是…………這樣嗎?”

“冇錯。”

端木槐點了點頭。

“冇有任何東西是會從天上掉下來的,無論是神明的祝福還是餡餅都是如此。在我的家鄉有句話叫儘人事而知天命,簡單來說就是,人要把一切該做的都做完了之後,接下來能否成功纔是交給老天和命運去安排的事情。而不是一開始就直接放棄,坐等神明來拯救你們。”

說道這裡,端木槐轉過頭去,望向不遠處的森林。事實上,這也是很多教徒的共同問題。他們都覺得我已經把一切都奉獻給了神明,如此虔誠的信仰你,每天早晚都要誦經禮佛,遇到了困難,你自然要幫我。如果神明冇有顯靈,那就是神明背叛了我,我明明都這麼虔誠了,你居然還不願意把我從危機之中救出來………這都是你的錯!

這也是為啥很多資深的教徒在放棄信仰之後立刻就走到了另外一個極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什麼錯都冇有,是神明冇有迴應他們的期望,所以錯的不是我而是神,既然神明背叛了我,那麼我乾脆墮落算球………

但事實上呢?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好吧!

神明也是要看績效和表現的,你什麼都不做,整天就在那裡唸經,或者給一大筆錢,或者給神殿做工———這叫表現嗎?

這當然不叫表現了。

就拿湖中女神來說,難道那些騎士天天去做禮拜,一心虔誠向佛就能見到她了?

當然不是這麼回事啊,想要獲得湖中女神的祝福成為聖盃騎士,就必須踏上冒險又艱難,九死一生的旅途之後才能夠獲得湖中女神的賜福不是?

那麼,這口鍋要甩到誰身上呢?

自然是那些傳教的傢夥了。

想想看“隻要信仰湖中女神就能夠保佑你財運亨通不受邪惡侵害”和“想要獲得湖中女神的賜福就必須成為探險騎士經過九死一生的旅途纔有可能得償所願”,哪個更容易吸引信徒呢?

當然是前者。

畢竟大部分人可冇有那個勇氣去送死。

當然,某些中二病入腦的白癡除外。

說實話,端木槐很多時候都覺得那些表麵上的虔信者該不會是混沌邪神派進來的二五仔———就他們勸誘信徒的那些手段,怎麼看怎麼像是為了等他們信仰破滅墮落混沌而準備的。

因此大部分審判官對於聖職者都冇什麼好感………這群王八蛋上下嘴皮子一動,就不知道為混沌邪神忽悠了多少未來的潛在墮落者。

而他們自己還沾沾自喜自以為給信仰的神明做了多大貢獻似的。

完全想不到他們信仰的神明或許在天上氣的恨不得一閃電劈死這群王八蛋。

端木槐並不希望看見見習神官有一天信仰破滅出現在混沌邪神的隊伍裡,所以他決定給對方打打預防針———隻要心智堅定一些,能夠換個角度看世界的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完端木槐的說話,見習神官低下頭去思考了一會兒。

“我,我不知道………但是我會努力想明白的………”

“加油吧。”

對此,端木槐所說的,也隻有這些了。

在一把火燒掉了修道院之後,端木槐就帶著奧姬絲和見習神官來到了附近的一座湖中女神神殿,將發生在修道院的事情告訴了神殿的神職人員。而後者在聽聞有吸血鬼入侵之後也是大吃一驚,表示會立刻派人前去處理善後,至於那個見習神官,則被端木槐留在了神殿,至於接下來她會走向什麼樣的道路,就看她自己了。

“這次可真是千鈞一髮,差點兒就翻車了。”

離開神殿,端木槐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也是一頭冷汗。得虧自己行動迅速,不然要是再晚個幾天,等他到達修道院的時候,搞不好就隻能夠看見修道院的廢墟殘骸,到時候萬一係統再給他彈一個追蹤搜尋的任務,那端木槐死的心都有了。

他最煩的就是這種追蹤搜尋任務,浪費時間不說,流程還又長又煩人。

這也是為啥端木槐第一個來拿顱骨法杖的原因,畢竟比起其他那些被掩埋在廢墟裡的神器,這種被封印起來的東西,反而最容易被人盯上。

不過幸運的是,總算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