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之下,一個漆黑的小點飛快的劃過天空,跨越山脈,彷彿黑色的幽靈一般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托德海姆的遺蹟上空。

“哎………搞什麼搞,偏偏是混沌勇士,真麻煩…………”

坐在駕駛艙裡,看著下麵的混沌勇士營地,端木槐也是砸了砸嘴,一臉不爽。

如果說目前端木槐最不願意對上的敵人,那就是混沌勇士了。

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為止,端木槐懟過邪神信徒,乾過惡魔,殺過綠皮和鼠人,可是要說他現在最不願意與之戰鬥的,就是混沌勇士。

這倒不是說混沌勇士的威脅很大———嗯,事實上混沌勇士的確實力超群,平均等級都在三十級上下的精英,屬於玩家在新手星球上遭遇到的最讓人頭疼的後期敵人。

混沌勇士出身於北方,也是邪神信徒。但是和帝國,巴托尼亞以及震旦境內那種偷偷摸摸,隻能夠私下裡搞搞獻祭,在荒野戈壁灘上弄個儀式的邪神信徒不同,這群北方人是把混沌邪神直接放在家裡供奉的。

幾乎北方的野蠻人部落全部都信奉混沌邪神,而且他們也不認為混沌邪神有多邪惡,其普遍程度就和巴托尼亞信奉湖中女神差不多。

隻要想想巴托尼亞的湖中女神信仰和他們的騎士大軍,就知道這群混沌勇士有多恐怖了。

當然,數量還是其次,問題在於,混沌勇士嚴格來說算是混沌邪神的“嫡係”,一旦你對混沌勇士造成了某種不可想象的,毀滅性的打擊,那麼可以想象必然會引起某個升魔的冠軍勇士甚至是大魔———最倒黴的是邪神本人的關注。

這種關注絕對是任何人都不想要的。

換做平時,端木槐遇到這些傢夥絕對是拍拍屁股轉身就走,他可不希望乾翻一堆混沌勇士,然後引來一個冠軍勇士,乾掉一個冠軍勇士,再引來一個大魔,乾掉一個大魔,再引來混沌邪神———乾掉混沌邪………這是不可能的,洗洗做夢去吧。

無奈可惜的是,端木槐還不能走。

因為這次的神器非常重要,那就是—————巫術之冠。

這個神器的創造者是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亡靈法師納迦什,他是這個星球上的第一個亡靈法師,也是所有的亡靈種族之父,說白了,什麼殭屍啊幽靈啊吸血鬼啊之類的玩意兒,其實都是納迦什創造出來的。

而他的目標也很清奇———納迦什在很久以前就察覺到了混沌邪神的本質,而為了與混沌邪神對抗,納迦什想出了一個絕妙的辦法。

那就是把整個世界變成冰冷的死亡世界,利用亡者的力量與混沌邪神對抗,而他也將因此成為死亡之神!

嗯,不得不說,這思路挺清奇的,而且也很有用。端木槐點了個讚然後默默簽發了滅絕令。

總之,納迦什的計劃失敗了,他自己也被人殺死。然而作為一名死靈法師,納迦什顯然不是那麼容易被殺死的,所以他一直渴望著複活捲土重來。而巫術之冠是納迦什曾經打造的神器,也是他複活的關鍵道具。

雖然嚴格來說,在對抗混沌邪神這件事上,端木槐和納迦什算是同陣線的戰友,但是考慮到這個死靈法師的過去,再加上生者與死者不可逾越的界限,端木槐還是果斷決定砸掉他的複活大計,讓這個倒黴的王八蛋繼續無能狂怒去算了。

換做是彆的地方,恐怕端木槐隻能夠殺進去了,因為這座廢墟的大半部分位於地底,冇辦法進行空中轟炸。而以他的身高和動力甲,想要潛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幸運的是,這是個廢墟遺蹟。所以,還有另外一種辦法可以瞞過那些混沌勇士,進入其中。

方法也很簡單,隻要和他們不在一個世界就可以了。

所以………

“啟動,靈魂共鳴!”

伴隨著靈魂共鳴啟動,整個世界再次便的一片虛幻,隨後,端木槐立刻敏銳的看見了一處閃耀著光輝的入口。

就是那裡!

端木槐操縱夜鴉黑星緩緩降低,隨後打開艙門,從上麵一躍而下———接著下一刻,當他的兩腳再次落在地麵上時,眼前的廢墟場景,已經變成了一座繁華,美麗的城市。

乾淨整潔的街道,來來往往的人群,看起來就和一座正常的城市冇有什麼區彆。但越是如此,反而讓端木槐越是內心一沉。

我靠,情況不妙啊………

作為一個資深玩家,端木槐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之前也曾經說過,任何亞空間的靈魂投影,都是有其核心的。而核心越強大,裡麵能夠承載的東西就越多。

比如人偶師的核心,裡麵就隻有一座人偶小屋。

而學者的核心,則承載著洋館與幽靈。

至於天空城,則是因為數萬失敗者的怨念才成型的。

那麼………這樣一座龐大的城市,甚至裡麵的人還都是活生生的,那………這裡到底是蘊含了多麼強大的核心之力?

想到這裡,端木槐平複了一下心情,接著他走上前去,來到了街道旁一個賣水果的攤鋪前。

“啊,歡迎光臨,這位客人,請問您想要些什麼?”

看到端木槐的到來,老闆也是熱情的招待著。而端木槐則看了一眼這裡的水果,隨後開口詢問道。

“你好,我是剛剛來到這裡的旅行者,我想請問一下關於這裡的事情………”

“啊,是旅行者啊。”

麵對端木槐的詢問,老闆倒是似乎並不介意的樣子。

“想必你也是來托德海姆朝聖的一員吧,畢竟這裡可是聖城呢,哎,隻不過最近發生了一些討厭的事情……………”

“是嘛……”

聽到老闆的回答,端木槐眯起眼睛,然而就在他打算再詢問些什麼的時候。這時的奧姬絲也走了過來,好奇的伸出手去,拿起水果攤上的水果。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老闆也看到了奧姬絲那人偶般的手指,接著他頓時大驚失色。

“是,是殺人人偶!!救命啊!!”

一麵大喊著,老闆一麵嚇的掉頭就跑。而聽到他的叫喊聲,四周的眾人也猛然遠離了端木槐和奧姬絲,尖叫著四散逃離。

怎麼回事?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皺了下眉頭,疑惑的望了奧姬絲一眼。而緊接著冇過多久,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很快,端木槐就看見數十名全副武裝,穿著白色盔甲的騎士手持武器衝了過來,將自己和奧姬絲團團包圍其中。

“終於找到你們了,凶殘的人偶殺手!”

其中一名騎士舉起刀劍,指向奧姬絲。

“這一次,我們絕對不會讓你逃掉!!”

“???”

聽到騎士的說話,端木槐和奧姬絲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不過很明顯,對方並不打算善罷甘休,那麼………要打架是吧。

“等一等!!”

就在端木槐拿出戰錘,打算和這群騎士好好戰鬥一番時,忽然,又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隨後端木槐就看見一個穿著聖職者服裝,有著粉紅色頭髮的,嬌小可愛的少女從中走出。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你們在做什麼?”

“蘿蕾娜司祭………!”

看到少女出現,騎士們急忙收斂了自己的動作,但他們依舊警惕的盯視著端木槐和奧姬絲。

“我們已經發現了為禍聖城的邪惡人偶,正準備將其淨化!”

“邪惡人偶?”

聽到這裡,名為蘿蕾娜的少女疑惑的望向端木槐和奧姬絲,在看到奧姬絲的時候,她的眼神也是微微一變。接著她也是上前一步,握緊雙拳望向端木槐。

“你們就是為禍聖城的惡徒?”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端木槐當然不會任憑對方給自己扣黑鍋。

“我們今天纔剛剛來到這座城市,根本不知道這裡的情況,如果你們想要藉此機會給我們扣什麼黑鍋,那麼我們也不會束手就擒。”

“你說什麼?這個邪惡的……………”

聽到端木槐的說話,騎士們頓時暴怒起來,然而司祭少女卻是伸出手去,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接著她再次望向端木槐。

“所以,這位先生的意思是,你們是無辜的?”

“冇錯,雖然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和我們肯定沒關係。”

“……………原來如此………”

聽到這裡,司祭少女沉吟了下,接著做出決定。

“那麼,能否請兩位和我一起去聖堂教會呢?如果兩位真是無辜的,我一定會給兩位一個滿意的答覆。”

“…………………好吧。”

聽到司祭少女的邀請,端木槐略微思考之後就點了點頭。

很明顯,他也想要知道,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