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白髮人偶跑了,但是它的位置已經被端木槐通過偵查伺服顱骨鎖定,按照道理來說,接下來就應該是一鼓作氣殺上門去,徹底乾翻這群妖魔鬼怪。

但是……………

“所以,為什麼冇法行動?”

麵對蘿蕾娜的回答,端木槐倒是一點兒都不生氣,隻要是任務,NPC多少都能夠折騰出什麼幺蛾子來,早習慣了。

“真是非常抱歉,騎士大人,說來話長………”

“冇事,我們時間充足。”

我就不信你還能說一年不成?

於是,蘿蕾娜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對端木槐說起了情況。

簡單來說就是………教會內部的分裂。

這還要追溯到一段時間之前,當時有惡魔襲擊這個國家,教會自然上場戰鬥為了消滅惡魔而戰。在激烈的戰鬥初期,不少教會的神職人員也因為和惡魔戰鬥受了傷,失去了肢體。不得不退下,而當時的戰況也相當危機。

但是就在那個時候,忽然有一個外地人出現,他表示自己可以幫助那些失去肢體的人,重新製作出假肢,讓他們再次回到戰場。

當時教會也肯定了那個人的建議,在那之後,那些在與惡魔的戰鬥之中失去了手腳的神職人員,都被安裝了機械的假肢,再次參與到了戰鬥之中。

不得不說,這些假肢的確很厲害,最終,教會依靠大家的力量,成功的擊退了惡魔,然而………一場想象不到的危機,卻從中浮現。

接受了那個人手術改造,得到假肢的神職人員之中,不少人開始轉變自己的信仰,他們認為通過機械和鋼鐵,纔是貼近神明的最佳手段。而不僅僅隻是通過鍛鍊和禱告,當然了,一開始的時候,教會並冇有對此做點兒什麼,畢竟在教會看來,隻要大家依舊信仰神明,那麼對於信仰的理解方麵的小小爭議,可以暫時放下。

但是在這之後,那些安裝了假肢的神職人員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全部聚集到了城市另外一側的偏殿。按照他們的說法,是想要在那裡通過機械與神明進行溝通,對此大主教也是采取了默許的態度,畢竟這些人為了守護城市和民眾,已經犧牲了很多,既然他們想要去做,那麼去做吧。

然而,在這之後………事情開始慢慢變得惡化起來。

那些自稱“機械教”的聖職者將自己徹底封閉了起來,不再和其他的信徒同僚來往,而且他們也開始散播所謂“**隻是累贅,隻有將自己交給鋼鐵才能夠與神明溝通”的理念。對此教會有些焦慮,但是卻又無可奈何。無論如何,這隻是教會內部針對教義的一些衝突,他們不可能因為這種事情,就將對方消滅。更不要說,那些機械教的修士都是之前戰爭之中的大功臣,教會也不可能因此就貿然開啟一場內戰。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教會和機械教各自管理著城市的一半,中間的河流則成了雙方的分界線,平日裡兩邊的教會成員也不會擅自闖入對方的地盤。而且,聽聞機械教那邊的修士,也有認真的在為民眾排憂解難,因此教會也不打算多管閒事。

然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機械教是一個和平組織的前提下。

如果他們真的製造出了那種恐怖嗜血的人偶,甚至還派遣到這裡來進行殺戮的話,那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是因為事關重大,所以教會也不敢輕舉妄動。

“……………因此,主教大人也隻是命令大家增強戒備,她打算與對方進行交涉…………”

這又能有什麼用?

聽完蘿蕾娜的說明,端木槐翻了個白眼,這個地方都已經變成靈魂碎片了,由此可見最後肯定是出了什麼非常可怕的事情,導致了整個城市的毀滅。

“既然你們冇辦法出手,那麼就讓我來搞定吧。”

“哎?可是……………”

“你也知道了,昨天出現的人偶看起來和奧姬絲有點兒關係,就算冇有你們這件事,我們也是要追查到底的。”

說道這裡,端木槐看了一眼係統的任務提示,雖然找到了白髮人偶,但是卻完全冇有提示任務完成,也就是說問題還完全冇有解決。那個白髮人偶,並不是真正計劃這一切的人。

在一切結束之後,已經是深夜時分,蘿蕾娜也安排了兩人在教會的客房裡休息,端木槐並冇有選擇在那張看起來柔軟舒適的床鋪上睡覺。而是靠牆坐了下來,除非回到空間站,否則端木槐絕對不會從動力甲裡出來。幸運的是,在裝備動力甲之後,端木槐的身體就好像與動力甲完全融為一體,有一種自己也變成了機械的感覺,就連新陳代謝都不那麼明顯了。

不過………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呢?

端木槐抬起頭來,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星空。說實話,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到現在,他一直疲於奔命,到處完成任務。但這一切都是基於即將到來的災難,以及亞空間混沌邪神的威脅。他很清楚,無論自己在這顆星球上做出什麼事情,都不會對邪神們造成太大的影響,對於他們來說,這顆星球不過是邪神們的一個遊樂場罷了。

所以,在這顆星球上的敵人,其實並不算多厲害,邪神們之所以會放這些低級怪過來,並不是因為他們冇有高級打手,而是因為作為一個本身文明水準就相對較低的星球,限製了它們的等級和強度上限罷了。

但是等到了茫茫星海之中,端木槐所要麵對的,就不僅僅隻是混沌勇士這種小兒科的東西了,太空廢船,墮落的星際戰士,混沌艦隊,還有異族入侵,位麵戰爭,這一切都會讓這顆星球上目前的混亂看起來就像是小學生等級的互毆。

以星海為戰場的爭鬥,遠遠超過這顆星球上的中世紀水準的戰爭。

在遊戲裡,即便有大量玩家存在,依舊會有不少犧牲和損失,而眼下,隻有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又能夠起到什麼作用呢?

端木槐一直埋頭於任務之中,就是為了不讓自己多想,隻要像遊戲裡一樣,機械性的接任務,完成任務就好,彆的事情不要考慮那麼多………但是,當在深夜時分,他的精神放鬆下來的時候,這種複雜的感覺,也就再一次的湧上心頭了。

“主人?”

就在端木槐神遊天外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從他耳邊響起,回過神來,隻見奧姬絲正像隻小貓般趴在自己的身上,一雙鮮紅的眼眸閃耀著明媚的光華,盯視著端木槐。

“你的樣子似乎很不好?”

“我隻是想到了未來的事情,多少有些煩心。”

“未來??”

聽到端木槐的回答,奧姬絲微微歪了歪腦袋。

“冇錯。”

盯視著眼前的人偶少女,端木槐一麵伸出手去,輕輕撫摸著她的腦袋,一麵開口說道。

“在未來,我們會遇到非常強大的敵人,他們無孔不入,幾乎難以徹底根除,而且實力強大,甚至無法被徹底消滅………說實話,我有時候想起來,都會覺得,這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也許,我應該拋棄這一切,找個地方孤獨終老也不錯,不去招惹那些麻煩,也不去管這些破事………”

端木槐倒不是在說假話,以他的經驗,他完全可以找一顆冇有人的美麗星球,然後在上麵舒舒服服的過日子,直到自己老死為止。

反正宇宙無限,與混沌邪神的對抗,起碼都是幾百年起步,上萬年都不一定能徹底結束,有這個必要嗎?

在遊戲裡,玩家不用考慮這個問題,因為遊戲總是要找事情做。

但是現實裡不一樣,當你親身穿越到這個世界,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之後,想要繼續做出一個艱難的選擇,就真的很困難了。

是轟轟烈烈的向邪神挑戰?還是安逸的選擇沉淪?

對於端木槐來說,這真的是一個很困難的選擇。

就在端木槐思考之時,忽然他感覺麵頰一熱,端木槐轉過頭來,隻見奧姬絲則盯視著他。

“我不知道主人在想什麼………但是,我知道主人正在幫我,所以,我也想要幫到主人。無論如何,我都會和主人在一起的。”

“謝謝你,奧姬絲。”

聽到奧姬絲的回答,端木槐心底一鬆,接著他再次閉上眼睛,進入了夢想。而奧姬絲則看著沉睡的端木槐,思考片刻,隨後就這樣靠在了他的懷裡。

很快,月光將兩人的身影漸漸籠罩其中,讓整個房間重新陷入了寂靜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