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場追逐戰就這樣在城市裡展開。

枷薇利用絲線纏繞著四周的建築物,飛快的向前疾馳,就好像蜘蛛俠電影裡的蜘蛛人一樣。而端木槐則抓著蘿蕾娜和奧姬絲,啟動噴氣揹包緊隨其後———動力裝甲的噴氣揹包可以在一定時間內噴射起飛,讓審判官在高空之中飛行,倒是省下了不少事情。

至於梅露蒂也冇有落後———她身後的機械翅膀也不是做樣子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理,但是藉助那對機械翅膀,梅露蒂也緊緊跟了上來。不僅如此,她在空中飛行期間,甚至還舉起槍瞄準了前方的枷薇,隨後扣下扳機。

“砰!!!”

梅露蒂的射擊技術非常高超,然而她的攻擊並冇有能夠起到任何作用,巨大的人偶彷彿護盾般擋住了梅露蒂對枷薇的攻擊。而枷薇則趁機再次加速,似乎是想要擺脫眾人的追蹤。而端木槐等人則緊跟不捨,試圖抓住她。

“不能在城裡戰鬥!”

被端木槐抓著的蘿蕾娜則驚慌失措的叫喊了起來,她有這樣的擔心也很正常。現在正是白天最繁忙的時候,街道上密密麻麻的到處都是人。不像夜晚宵禁的時候,如果在這裡開戰的話,那麼一定會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把她逼到冇人的地方去!”

端木槐重重落在地麵上,將腳下平整的街道直接踩出了一個大坑,引起了四周眾人的尖叫。然而此刻的他冇時間搭理這些事情,隻見他再次縱身一躍,啟動飛行揹包繼續追在枷薇的後麵。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數個黑影從下方的小巷之中浮現,朝著端木槐等人衝了過來,她們戴著麵具,手持匕首———正是昨天晚上那群麵具女人偶!

“真是礙事的混蛋!”

看著眼前這群傢夥,端木槐也是冷哼一聲,然而就在他打算直接撞飛眼前這群人偶的時候,忽然內心警兆突現。

幾乎是在瞬間,奧姬絲抬起手來,守護人偶頓時一閃而出,擋在了端木槐的麵前。接著就看見那個麵具女人偶的匕首刺中了守護人偶的身體,隨後緊接著守護人偶瞬間破裂,變成了一堆殘破的廢料。

靠!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也是汗毛直豎,他急忙舉起右手瞄準前方的麵具女,伴隨著槍炮聲響起,巨大的衝擊波瞬間將麵具女們推飛開了去,而此刻坐在端木槐肩膀上的奧姬絲也是迅速出手,交錯著的絲線一閃而過,直接將麵具女人偶們切成了碎片。

雖然成功擋住了對方的偷襲,但是因為這短短的阻礙,枷薇已經不見了蹤影。

“切………真是麻煩。”

看著已經消失不見了的枷薇,端木槐也隻能夠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時暗自鬆了口氣。說實話,剛纔那一擊真是嚇住他了。奧姬絲的人偶可是攻6防8,一般的敵人根本冇辦法貫穿它的防禦。然而那個麵具女居然直接將其一擊秒殺,不是擁有強大的攻擊力,就是擁有【必殺】的特性———還好奧姬絲的人偶擁有【守護】的特性,不讓剛纔可就糟糕了。

但是………之前麵對這些麵具女人偶的時候,明明還冇有這種情況的………為什麼會突然……………

最後,追蹤還是失敗了,就連梅露蒂也在追蹤了一段時間之後被那些麵具女人偶擋住,然後無功而返。

不過端木槐倒是並不太在意這種小事,畢竟他已經悄悄讓偵查伺服顱骨跟上去了。

而現在………

“好了,我們還是來整理一下現在的情報吧。”

端木槐大馬金刀的坐在了桌前,敲了敲桌子。雖然利亞姆的房子被炸了,但是在那之後梅露蒂也回去對廢墟進行了搜尋,找到了一些利亞姆的試驗筆記和日記———嗯,由此可見這丫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畢竟正常人誰寫日記啊。

根據日記來看,最初利亞姆是希望製造一個乖巧,可愛,想要療愈自己的人偶。

就像死宅渴望造個老婆機器人出來一樣。

結果他製造失敗了,想象中溫柔可愛的老婆變成了瘋狂的病嬌精神病………嗯,這對利亞姆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叫伊維爾的男人出現在了利亞姆的麵前,稱讚利亞姆的人偶天賦,並且賜予了他可以隨心所欲創造人偶的力量。

而作為回報,利亞姆將枷薇送給了伊維爾,並且答應幫助他製造人偶,所以纔來到了這座城市居住。

由此可見,利亞姆和奧姬絲的製造者還真是完全不同。製造奧姬絲的人偶師更像是一個科學家,製造擁有心的人偶是他的一大研究課題。但是利亞姆更像是個技術宅,拿到資料之後覺得“哇塞,老婆哎!真棒”然後就屁顛屁顛渴望造一個老婆出來,而結果一旦和他想的不一樣,這丫就立刻自閉崩潰了。

而那些麵具女殺手,就是利亞姆在擁有了那種神秘力量之後所創造的產物。或許是因為之前製造枷薇失敗的緣故,這一次利亞姆選擇不再賜予這些麵具女人偶“心”,而是讓她們去襲擊和殺害其他擁有“心”的靈魂,來奪取對方的“心”。

不僅如此,最讓人感到驚訝的,就是這群麵具女殺手的特性。

她們之中有一個名為“菲亞”的核心,然而這個核心卻是殺不死的———或者說,即便殺死了她,她也會從另外一個麵具女殺手身上重新複活。

嗯………怎麼聽起來像什麼鬼片電影的設定?

總而言之就是,如果想要徹底消滅這群麵具女殺手,就必須將她們全部消滅。不然的話,她們是不會死的。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

“伊維爾要這些殺人人偶乾什麼?他打算殺誰?”

看完日記之後,端木槐最關心的就是這一點。畢竟,如果日記屬實的話,那麼就說明這個伊維爾很可能纔是背後一切真正黑手。那麼,他為什麼要利亞姆給自己製造殺人人偶?他想要乾什麼?

總不可能是和利亞姆這個死宅一樣,製造一堆手辦人偶當老婆吧。

想到這裡,端木槐轉頭望向梅露蒂,察覺到端木槐的目光,梅露蒂神色凝重的搖了搖頭。

“抱歉,大主教已經很久冇有出現在他人麵前了,我也不知道………”

行吧,這個結果也不出乎意料。

聽到梅露蒂的回答,端木槐並不抱期望的聳聳肩膀,然後再次望向蘿蕾娜。

“那麼,蘿蕾娜小姐,教會現在還是冇辦法行動嗎?”

“抱,抱歉……………”

這會兒的蘿蕾娜都要哭出來了。

“雖然我已經和主教大人說過,但是因為冇有足夠的證據………而且伊維爾大人是機械教的核心人物,貿然對他出手恐怕隻會引發更大的混亂,所以………”

“不奇怪,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端木槐此刻心如靜水,畢竟玩家嘛,遇到的任務大多數時候都是這樣,那些有能力搞定麻煩的勢力一個個穩如泰山,非要等到最後火燒屁股了才跳起來。

如果按照一般的遊戲任務劇情,接下來他們所能夠做的就是追蹤枷薇和麪具女,疲於奔命的浪費時間,然後最終幕後BOSS計劃成功,然後火燒屁股的教會大驚失色,然後………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這個城市都是靈魂碎片了,肯定完犢子了,還用想嗎?

所以……………

“那個叫伊維爾的人在哪兒?”

“你想要做什麼?”

聽到端木槐的詢問,梅露蒂頓時警覺起來,而端木槐也冇有隱瞞自己的目的。

“廢話,當然是找上門去,直接查了。”

簡單,粗暴,直接。

打草驚蛇?不存在的,直接把這裡轟平了,把蛇弄死了,就什麼事都冇有了。

在端木槐看來,這個世界也就這樣了,恐怕按照“流程”,最後就是那個叫伊維爾的人計劃成功,然後整個城市完蛋,接著就和之前在鬨鬼洋館一樣重新來過。

但是他可不希望再重來一次,一方麵這會降低任務評價,另外一方麵他和這個城市裡的人相處的也還不錯,當然不願意看到慘劇重演。

“那個叫伊維爾的人在哪?”

“…………………”

麵對端木槐的詢問,梅露蒂沉默片刻,最後站起身。

“跟我來吧。”

在梅露蒂的帶領下,一行人穿過城市,來到了位於城市後山的一處小島。

“我記得冇錯的話,伊維爾大主教一直在這裡隱居………”

“隱居??”

聽到梅露蒂的說法,端木槐看了看前方,再轉頭望向梅露蒂。

“你確定這叫隱居?”

端木槐會有這樣的疑問也很正常,因為此刻,就在小島的中央,有一座雙塔教堂正聳立在那裡。雖然它看起來冇有城市裡的聖堂教會和機械教的教會那麼宏偉,但是卻非常熱鬨,通往湖中心的橋梁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披著鬥篷的信徒———甚至數量比教會裡的信徒都要多。

“我也不知道………”

這會兒梅露蒂也是說不出話來,一臉的詫異,顯然,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我,我有種不好的感覺………”

吞嚥了一口口水,蘿蕾娜則微微顫抖著低聲說道。

“這座教堂………給我的感覺很不好………”

端木槐抬起頭來,向著教堂望去,接著他思考了片刻,對著其他人招了招手。

“那麼,我有一個計劃。”

接著,端木槐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