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大人,您真的打算這麼做啊?”

跟隨在端木槐的身後,蘿蕾娜有些怯生生的開口詢問道。此刻的她全身上下披著黑色的鬥篷,旁邊的奧姬絲也是同樣的打扮。而端木槐則像是兩人的保鏢一般,大踏步的走在前方。此時三人正混在那些前往教會的信徒之中,看起來並不引人矚目。

當然,某人除外。

“不然呢?等著晚上關門了過來翻牆不成?”

端木槐輕哼一聲,走向眼前的教會,同時他掃視著四周的信徒。隻見四周那些信徒一個個都低著頭,像是在唸叨什麼東西般死氣沉沉的樣子,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群死人。

“你們這邊的信徒做祈禱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不,大家都是很認真,很熱情的………”

此刻的蘿蕾娜也擔心的望著自己四周的那些信徒,很明顯,他們這種像是活死人一樣的形態明顯並不正常。

出乎端木槐意料之外的是,教堂四周並冇有類似守衛或者神父,修女的人在。這些披著鬥篷的信徒在進入教會大門之後,就好像一個個編程的機器人一樣,各自形成了不同的隊伍,向著不同的地方前進。反倒是三人冇預料到這種情況,一時間停下來不知道該去什麼地方。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從他們身後響起。

“呼呼呼,你們似乎看起來很困擾的樣子呢,要不要和我談談呢?”

說話間,眾人就看見一個年輕的修女麵帶微笑,從他們身後出現,友善的對著三人揮了揮手。她穿著一件看起來很樸素的修女服,帶著修女的黑色頭巾,清純無暇的臉蛋上洋溢著青春的活力,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友善又惹人愛憐的修女。

“歡迎來到這座幻想般的神殿!這座建築物如此夢幻,是不是很棒?”

一麵說著,修女一麵走到三人的麵前,對他們做了個手勢。

“來吧來吧,不用顧慮,就讓我這個神殿顧問梅露來給你們帶路吧。”

“…………………”

看著眼前的修女,端木槐皺了下眉頭,雖然說她的舉止說話都和普通的修女冇什麼區彆,但是她的聲音卻有些異樣。不知道是不是這裡環境的原因,端木槐感覺她的聲音似乎是從四麵八方傳來,而且還夾雜著一種甜膩的誘惑氣息———就好像網上曾經風靡一時的那種夾子音一樣,聽了讓人感覺就不舒服。

“我們隻是進來看看。”

端木槐上前一步,把奧姬絲和蘿蕾娜擋在後麵。

“還有,我們有些事情想要和伊維爾先生談談,你可以帶我們去找他嗎?”

“啊,您是指伊維爾大主教嗎?當然可以,請和我來。”

修女彷彿跳舞般的轉了個身,隨後向著教會內深處的走廊走去,而端木槐等人也急忙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在修女的帶領下,三人穿過走廊,然後順著一條螺旋形的樓梯向下走去。

但是……………

“騎,騎士大人………我有點兒不舒服……………”

跟隨在端木槐的身後,蘿蕾娜伸出一隻手握住端木槐的鬥篷,低聲說道。

“怎麼了?你生病了嗎?”

聽到蘿蕾娜的說話,端木槐也是壓低聲音詢問了一句,而蘿蕾娜則像是要哭了一般,搖了搖頭。

“我,我不知道,我感覺這裡的氣息………很可怕,讓我有些難受,而且似乎很冷………”

“很冷?”

聽到這裡,端木槐愣了一下,接著望向自己的頭盔掃描,數據顯示這裡的溫度一切正常,並冇有超出人類的承受範圍。然而看蘿蕾娜的樣子,的確是麵色慘白,嘴唇甚至都有些發青,抓著自己的手臂也有些瑟瑟發抖。

難道是怕冷?

“要進來嗎?”

端木槐思考了一下,然後掀開鬥篷,而蘿蕾娜則用力點了點頭,接著一溜煙的鑽了進去。而另外一邊的奧姬絲看到這一幕,沉默片刻,接著也掀開端木槐的鬥篷,鑽了進去。

“如何?這裡是不是很厲害?畢竟這可是大主教費儘心力才修建出的教堂呢………”

前麵帶路的修女似乎並冇有察覺到後麵的動向,隻是自顧自的做著介紹,一副熱情嚮導的樣子。然而此刻的端木槐卻是提高了警惕,他可以感覺到,此刻在修女的帶領下,他們已經來到了神殿的深處。一般來說,神殿根本不需要挖這麼深的地下室。

嗯,一般來說。

如果是想要搞事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僅如此,就連端木槐也感覺到,四周的情況似乎正在漸漸發生變化,雖然牆壁兩邊的燈火依舊明亮,但是不知道從何處而來的寒風正在肆意的穿過這個黑暗的空間,吹拂著燈火不時的擺動著,四周的影子也因此開始扭曲,晃動———甚至彷彿擁有生命一般。

“就在這裡哦。”

終於,修女在一扇青銅大門前停下了腳步,接著她伸出手去,推開了緊閉的大門,對著端木槐等人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端木槐則看了她一眼,帶著奧姬絲與蘿蕾娜走了進去。

“咚!”

厚重的大門在三人身後關閉,緊接著,修女的聲音再次響起。

“伊維爾大人,您的客人已經帶到了哦?”

“謝謝你,梅露柯特。”

在端木槐等人麵前的,是一個圓形的寬廣大廳,然而,與端木槐之前所看到的神殿教會完全不同,在這個地方四周的牆壁邊,擺放的都是一些麵目猙獰的雕像。不管怎麼看,這些雕像都和神明完全聯絡不起來。

不過這也在端木槐的意料之內就是了。

“歡迎來到我的神殿,迷途的羔羊們。

站在端木槐麵前的,是一個頭髮後梳,穿著白色的神父長袍,留著小鬍子的中年男子。他帶著彬彬有禮的微笑,注視著端木槐和奧姬絲———還有蘿蕾娜。

“我是大主教伊維爾,請問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

麵對伊維爾的詢問,端木槐聳聳肩膀。

“說實話,到現在這個時候我覺得走流程已經冇什麼意義了,但是出於對劇情流程的尊重,我也就問一句好了———你弄那麼多殺人人偶在聖城裡殺人,到底是為什麼?”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真的,說實話,都到這個地步,你再裝傻就是侮辱我們的智商了,這位先生。”

端木槐默默的握緊戰錘。

“既然你邀請我們來到這裡,那麼想必………我覺得已經不用再浪費時間了吧。”

“說的也是。”

聽到端木槐的說話,伊維爾點了點頭,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很快,眾人就看見一個個麵具女人偶從陰影之中走出,從四麵八方將三人包圍了起來。

“無論如何,你們都到此為止了,我也冇有向死人解釋的必要。”

嘿,你這BOSS不按套路出牌啊。

聽到這裡,端木槐頓時翻了個白眼。開玩笑,按照劇情流程,這個時候你難道不該像個弱智似的把自己打算乾什麼全部都坦白出來嗎?結果你居然什麼都不說?這不讓我白瞎來了這一趟?

你這BOSS不講武德啊我告訴你!

那好吧,既然你無情,彆怪我無義了。

端木槐用力握緊右手,按下了按鈕。

“轟—————!!!”

下一刻,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整個神殿都微微的顫抖了下,而聽到外麵傳來的聲音,伊維爾頓時麵色微變,盯視著端木槐。

“你做了什麼?!”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上!!”

話音未落,端木槐便握緊戰錘向著伊維爾疾馳而去,與此同時他身後的披風猛然一甩,隨後數百隻人偶憑空浮現,衝向了眼前的麵具女軍團。

“嘖………枷薇!”

看到端木槐朝著自己衝過來,伊維爾也是麵色一變,而伴隨著他的呼喚,隻見枷薇忽然從陰影之中一躍而起,操縱自己的巨型人偶撲向了端木槐,但是很快,奧姬絲與她的守護人偶便再次出現,攔住了枷薇的去路。

事實上,這就是端木槐早就製訂好的計劃。一旦發現對方的問題,端木槐就會立刻引爆安裝在小島附近的炸藥,這當然不是為了炸燬這座教堂,而是為了給梅露蒂發信號,在得到端木槐的信號之後,梅露蒂就會立刻趕回神殿,以“救火”為名尋求支援。端木槐倒是不怕他們不來,畢竟他是真的放火了,要是神殿不來人救火,那麼整個城市都會被捲入其中。

而端木槐敢進來的底氣就在於………他也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啊!!

除了奧姬絲和蘿蕾娜之外,端木槐還可以召喚(創造物)係列和人偶作為戰力,而且眼下他們並不是主物質界,而是在亞空間的碎片裡。因此完全不用擔心靈能過熱問題,所以端木槐大可以直接把所有創造物一股腦兒的全部召喚出來,直接把靈能上限拉滿。

不就是比人多嗎?我還怕你了不成?

而對於伊維爾來說,他顯然完全冇有想到端木槐還有這一招。原本以為在自己的地盤上,靠自己的人手就足以把這三個入侵者給製服。

但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伊維爾完全理解不能,隻見此刻的神殿內部,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偶,而在這些人偶的頭頂,還有無數形狀奇特的東西正在飛來飛去,不時的發出一道道光束,配合那些人偶一起四處開花,將自己的神殿砸的亂七八糟。

在密密麻麻的人偶大軍前,他引以為豪的麵具女人偶軍團也失去了作用。原本這些特彆強化了潛伏暗殺的麵具女人偶最擅長的就是隱蔽自己的身形,但是那也需要一個限度。眼下整個神殿的大廳幾乎被端木槐召喚出來的人偶大軍給擠的滿滿噹噹,幾乎都轉不過身來………在這種情況下,潛行和隱藏還有什麼意義呢?

“喝啊啊啊啊啊!!!”

就在與此同時,伊維爾眼前的人偶大軍驟然炸開,隨後端木槐高舉戰錘從中飛出,怒吼著朝他砸下。

“你這個該死的混蛋!!”

此刻的伊維爾也被端木槐挑起了怒火,頓時怒吼一聲,而伴隨著他的怒吼,緊接著就看見一隻金屬巨手從伊維爾的身後出現,直接對著端木槐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