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地下神殿,已經是亂做一團。

端木槐與他的人偶軍團與伊維爾和他的手下打成一片,幾乎是亂七八糟。

對於伊維爾來說,他完全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原本以為是請君入甕,冇想到居然變成了引狼入室。但是對於端木槐來說,這一切都是計劃通啊!

雖然BOSS冇有蠢到在開打前坦白自己的真正目的,但是對於端木槐來說這並不重要,人證物證具在,誰還要你的口供啊。老子又沒簽米蘭達法案,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老子依舊有權送你進監獄!

順帶一提,蘿蕾娜在開打的同時,就按照計劃與端木槐招撥出的機械士兵一起砸開大門突圍出去接應神殿援軍了,反正到時候他們人來了,端木槐是不需要解釋什麼的,反倒是伊維爾需要解釋一下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建造一座信仰邪神的神殿………至於理由?

誰在乎啊!打就是了!

難道你編個讓人聲淚俱下的故事就不打了?不存在的!

對於審判官而言,動機是無所謂的,隻看結果。所以類似很多遊戲裡那種洗白求可憐的事情還是彆想了,你就是把身世說的再慘,就憑你修建邪神神殿暗中殺人的勾當,都夠送你上火刑架的!

“你這該死的混蛋!”

此刻的伊維爾也是進退失據,難以招架,他身後出現的巨大金屬手掌幫助伊維爾一次又一次的擋住了端木槐和機械士兵的攻擊,但是當他看見砸開大門突圍而去的蘿蕾娜時,則是氣的麵色發白。

端木槐準確的抓住了他的軟肋,那就是———不管伊維爾到底打算搞什麼事情,至少他現在這是見不得光的!一旦被教會發現,那麼他就徹底完犢子了!

按照道理來說,這種事原本是不可能的。畢竟伊維爾自己就是教會的機械大主教,而且他還憑藉自己的手腕,獲得了教會的信任。甚至還藉助自己的機械手腕隱隱掌握住了教會的部分勢力。在這種情況下,伊維爾根本不認為自己會輸,就算有人懷疑自己在做些什麼,他們也不可能真的就這麼打進來……………纔怪啊啊啊!!

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此刻的伊維爾快要氣瘋了,對方召喚出了一大批又一大批的機械士兵和人偶,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但是此刻的伊維爾完全冇有足夠的人手來抵擋。如果是在城市裡或者荒郊野外的話,或許他還能夠趁亂逃走。

但是現在情況完全不同,原本是為了避免端木槐等人逃走,才特意引誘他們來到這個密閉的地下神殿,結果好了,現在居然把自己坑進去了!

在密閉的空間裡,足夠的數量足以抵消一切質量優勢。眼下的伊維爾就是如此,在人偶們鋪天蓋地的圍攻下,他根本施展不開。雖然每一次他身後金屬手掌的轟擊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將數十隻人偶轟成碎片,但是緊隨其後而來的人偶則會迅速填補這個空缺,繼續向伊維爾發動進攻。

“該死………該死………枷薇!快來幫我!”

麵具女軍團已經徹底指望不上了,此刻的伊維爾隻期望枷薇能夠幫自己一把,然而此刻的枷薇也同樣陷入了苦戰。雖然她擁有強大的AOE清場能力。但是奧姬絲也想到了這一點,直接盯死了她,使得枷薇根本冇有辦法騰出手來幫助自己的主人。

不僅如此………

“騎士大人,我們回來啦!!!”

當聽到這個清冷的聲音時,伊維爾頓時內心一沉,他向著大門口望去,隻見一個蘿蕾娜帶領著聖騎士們從大門口衝了進來。

看到這一幕,伊維爾頓時心如死灰。

不得不說,這個城市的教會還蠻給力的,至少冇有像很多遊戲裡那樣等到主角把BOSS乾翻在地之後再姍姍來遲做收尾工作。在蘿蕾娜呼喚的教會援軍的協助下,端木槐順利的擊敗了伊維爾———雖然他的機械煉裝能力很強,無奈雙拳難敵四手,教會也不講什麼江湖規矩,聖騎士們也是一擁而上………這時候伊維爾也隻有投降一條路可走了。

枷薇也冇有好到哪裡去,她的人偶被奧姬絲擊潰,自己也被奧姬絲用絲線束縛了起來,吊在空中。隻不過相對於麵如死灰的伊維爾,她則咬牙切齒,像一隻不聽話的狂犬虎視眈眈的打算撕咬一切膽敢靠近自己的獵物。

“騎士大人!!”

當教會的援軍將伊維爾按倒在地將其抓起來時,蘿蕾娜也是興奮的跑了過來,在她身後的,則是梅露蒂。

“喲,辛苦你們了,一切順利吧。”

“嗯,還算順利。多虧了梅露蒂小姐,要不是她急忙趕去通知教會的話,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一麵說著,蘿蕾娜也是一麵望向梅露蒂,後者則是微微搖了搖頭。

“冇什麼,這是我作為司祭的職責。”

說道這裡,梅露蒂帶著一抹悲傷的眼神,望向地下神殿四周的邪魔雕像。

“隻是我也冇有想到,伊維爾大主教居然會信奉邪魔………”

“的確讓人很震驚,不過幸運的是………一切都結束了。”

蘿蕾娜點了點頭,看著四周,接著低聲說道。不過………

“不,還冇有結束。”

端木槐盯視著自己眼前的係統,在那裡,任務列表依舊高懸其上。

【特殊任務《追凶》】

【任務目標:尋找一連串事件的真凶】

【你們被捲入了一場神秘的凶殺事件之中,找出幕後的真凶,查清真相】

真凶。

利亞姆雖然製造了枷薇,但是他不是真凶,他隻是被伊維爾欺騙和利用了而已。

那麼伊維爾是真凶嗎?

的確,不管怎麼看,他都像是真凶,他利用利亞姆獲得了枷薇和麪具女人偶軍團,在夜幕的掩護下在城市裡大肆殺戮。他還修建了邪魔的神殿,信奉邪惡的存在。但是在係統認定之中,真凶依舊不是他。

那麼答案隻剩下一個了。

想到這裡,端木槐大步走上前去,來到被聖騎士們拘捕的伊維爾麵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將他揪了起來。

“等等,你要乾什麼?”

看著端木槐的舉動,四周的聖騎士也是大吃一驚,然而端木槐卻完全不管他們,隻是盯視著伊維爾。

“是誰要你這麼做的?”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在聖城之中殺戮,修建邪神的神殿,這一切都是誰讓你做的!你信奉的那玩意兒,是什麼東西?!”

作為審判官,端木槐對於邪神信徒的套路可謂駕輕就熟,這些腦子燒掉的白癡會舉行褻瀆儀式,一般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爸爸看我很牛逼我很厲害快來摸摸頭誇誇我”的求獎勵模式,這也是大部分邪神信徒舉辦儀式的動機,渴望通過這些愚蠢的舉動來討取他們信仰的神明的歡心,從而獲得力量與賞賜。

這種儀式很常見,也很噁心,但是一般除非到了某個階段,否則並不會引發太大的災難。

但是另外一種可就完全不同了。

那就是………“上麵給你派了任務,你要去完成”的工作模式。

既然伊維爾並不是一個“媽媽再多愛我一點兒”的媽寶信徒,那麼答案就隻有一個了。

他是受邪神的命令來這裡搞事的!

那麼真凶當然就不是他了!

然而,伊維爾並冇有回答端木槐的問題———他再也冇有辦法回答任何人的問題了。

“噗嗤。”

巨大的金屬手掌從伊維爾的陰影之中忽然出現,手指彷彿長槍般貫穿了伊維爾的胸口,與此同時,一聲甜膩的輕笑聲響起。

“呼呼呼,真冇有想到,你們居然能夠做到這一步,看來,伊維爾也不過如此了………”

端木槐和聖騎士們抬起頭來,向著聲音發出的地方望去。隻見在神殿的上方不遠處,一個嬌小的身影正飄蕩在那裡———她不是彆人,正是之前帶領端木槐等人進入神殿的那位修女。隻不過此刻的她已經與之前那副清純可人的樣子完全不同,在修女的額頭上,一對鮮紅的彎曲小角赫然在目,穿在她身上的,也不在是之前那樸素的修女服,而是類似夜店女郎般的緊身短裙,一條紅色的尾巴在修女的身後襬來擺去,搭配著那彷彿蝙蝠般的翅膀,修女的真實身份已昭然若揭。

“魔………魔鬼?!”

看到這裡,蘿蕾娜驚訝的叫出聲來,而修女則笑嘻嘻的舉起雙手。

“冇錯,這座神殿裡,並冇有神明!為了將人間變成殘酷又黑暗的幻想世界,我們將邀請那位來自冰獄深淵的大人!”

“攻擊!!”

此刻的聖騎士們也回過神來,急忙舉起弓箭對著漂浮在空中的魔鬼修女發動了攻擊,然而他們的箭矢並冇有擊中目標,而是從修女的身上穿了過去,接著修女彷彿幽靈一般晃動著向後飄去,悄然消失在了牆壁之中。

“雖然你們的動作很快,不過可惜的是………已經晚了呢,無辜者的鮮血與靈魂已經充滿了這個城市,那位冰獄之主,馬上就要甦醒了!”

伴隨著修女的話音落下,下一刻,整個神殿驟然激烈的晃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