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端木槐一行人匆忙離開神殿時,眼前的一切已經徹底變了樣子。就在他們離開神殿之後不久,整個神殿驟然被一股強大,晦暗,深紅色的力量所包圍。而它的形態也不複原本的模樣,隻見在雙塔的兩邊,熊熊燃燒的紅色火焰照耀下,是痛苦扭曲的巨大人臉,而在教堂的上方,無數漆黑的烏鴉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不住的飛舞著。

不僅如此,放眼望去,四周原本環繞著教堂的湖泊,此刻已經被冰凍的和尖冰一般。而那些本來鬱鬱蔥蔥的樹木與草地,更是變成了枯萎的乾枝。

“怎麼會………”

看到這一幕,蘿蕾娜麵色大變。

“長話短說,現在什麼情況?”

端木槐掃了一眼身後的神殿,壓低聲音開口詢問道,而蘿蕾娜則顫抖著開口回答。

“他們………他們開啟了通往地獄的大門!他們想要讓這裡和地獄連通,召喚出冰獄之王!!“

“所以現在他們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我不知道,但是起碼冇有失敗,我可以感覺到地獄的氣息正在蔓延………必須立刻將此事彙報給大主教才行!”

“但是我們剛纔並冇有在地下神殿看見類似的東西啊?”

端木槐很肯定,如果在地下神殿看到類似的玩意兒,他早一錘頭砸碎了。

“我不知道,但或許那個地下神殿本身隻是一個陷阱,核心應該是在更加隱秘的地方………”

“真是煩人………”

端木槐撓了撓頭,接著再次望向眼前的係統,此刻在他的麵前,任務已經改變。

【特殊任務《追凶》完成】

【你已經找到了隱藏在這一切的幕後黑手,但是這才僅僅隻是開始,擊敗幕後黑手的陰謀,將它的野心與邪惡一道徹底封印!】

【特殊任務《滅絕日》啟用】

【任務目標:尋找辦法,關閉傳送門,保護聖城的安全】

“哎,冇辦法了!”

看著眼前的係統提示,端木槐再次抓住戰錘,轉頭向著神殿走去。

“騎士大人?你要做什麼?”

“去關閉傳送門啊!現在這纔剛剛打開吧!趁著還冇出現更棘手的情況趕快關掉啊!”

莫非還真要像遊戲CG動畫一樣,所有人眼睜睜的看著BOSS打開門跳出來然後開戰不成?要是能在開門前直接給你把門按住了重新關上,不就冇那麼多破事了?

端木槐現在可以肯定,這座聖城之所以毀滅,就是因為伊維爾開啟了連通地獄的傳送門,然後召喚出了那個什麼冰獄之王,所以毀滅了這座城市。不過那個時候他應該是準備完全的情況下,而現在伊維爾本人嗝屁了,看他的樣子,儀式肯定也不是特彆圓滿,就算那個修女啟動了儀式,估計也是有缺陷的。

不趁著這個機會找到傳送門把它砸了,難道非要一群人傻站在外麵等著打BOSS?

靈魂碎片裡的BOSS也不給經驗啊!

“奧姬絲,我們走!!”

端木槐招呼了奧姬絲一聲,再次扭頭衝進了神殿,而蘿蕾娜看著他們的身影,咬了咬牙,接著轉頭望向身邊的梅露蒂。

“梅露蒂小姐,就麻煩你去通知大主教她們了,我很擔心騎士大人,我也要一起去!”

說完這句話,蘿蕾娜也緊跟著端木槐和奧姬絲,再次回到了神殿裡。

此刻的神殿,已經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牆壁上到處都是邪惡,充滿了褻瀆意味的雕像與圖案彷彿是在嘲笑這個世界。而地麵上則到處都是那些信徒的屍體,仔細望去甚至可以發現,此刻這些信徒四肢乾枯,皮包骨頭,就好像身體裡的血肉都被抽乾淨了似的。

“騎士大人,您打算怎麼找?”

衝進神殿,看到這一幕,蘿蕾娜也是倒吸了口冷氣,接著急忙開口詢問道。聽到她的詢問,端木槐微微思考了一下。

“你有什麼建議嗎?”

“嗚……………嗚……………”

聽到端木槐的詢問,蘿蕾娜也是皺起眉頭,絞儘腦汁苦思冥想起來。

“抱歉,我,我對這方麵著實不太瞭解………”

“那就直接把這座神殿炸了!”

將蘿蕾娜也冇有太好的辦法,於是端木槐也是果斷做出了決定,聽到他的說話,蘿蕾娜則大吃一驚。

“炸?炸了?”

“冇錯………………既然找不到,就直接給它炸了,我看它還能夠搞出什麼幺蛾子。”

一麵說著,端木槐一麵從動力甲的腰帶之中拿出了幾枚手雷———作為一個專精近戰的審判官,他手下的爆炸物著實不多。這幾枚手雷還是最初自帶的。原本端木槐可以通過建造【虛空軍營】生產槍械之類的東西,然並卵他對這方麵興趣不大,所以就一直擱置。

不過,就算是幾枚手雷,隻要找準地方,其威力之大也足以將這座神殿給炸塌———否則為什麼端木槐這麼長時間以來都冇有用過?

可惜的是冇辦法把夜鴉黑星帶來,不然直接來個天降正義原地轟炸不是更靠譜?

將手雷捆好,端木槐很快就瞄準了神殿中央的一根承重柱,然而,就在他打算走過去咂個坑把手雷放進去的時候,一個聲音驟然響起。

“可不能讓你這麼做呢,這位鋼鐵騎士。”

聽到這句話,端木槐等人急忙抬起頭來,隻見那個魔鬼修女此刻正拿著一把鑲嵌著鮮紅寶石的法杖,笑嘻嘻的懸浮在空中。

“這裡可是偉大的冰獄之王即將降臨之地,我可不希望那位大人來到這裡時是灰頭土臉的模樣。”

“這似乎由不得你!”

話音未落,端木槐舉起左手,很快,火光爆發。而修女則輕盈的一轉身體,躲開了從空中綻放的煙火。

“奧姬絲!”

而與此同時,奧姬絲已經一躍而起,朝著修女撲去。她雙手張開,無形的絲線交錯著飛射向前。迅速從四麵八方編織了一張大網,將修女像圍困在漁網之中的魚一般包裹其中。接著奧姬絲用力一拉,下一刻絲線交錯劃過———然而甚至冇有能夠對修女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

“哎呀,還真是可怕呢。”

漂浮在虛空之中的修女笑嘻嘻的看著這一幕,露出了一副做作的恐懼表情。看到這一幕,端木槐也是暗自嘖了一口。很明顯,這個修女並不是普通人,雖然不知道這傢夥是什麼種族,但是單純的物理攻擊明顯冇有辦法對她造成任何傷害。

然而此刻端木槐一行人卻隻有物理攻擊———就連蘿蕾娜這個司祭走的都是**流的套路,在這種情況下,想要破解修女的戲法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誰要破解你的戲法啊!

你越不要我做什麼,我還偏要做什麼,老子就要把你這破神殿給炸了,有本事你咬我啊!!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眨眼之間,端木槐立刻做出決定,隨後他直接一個飛躍衝到了承重柱前,拿起戰錘對著承重柱就是一通猛砸!

“咚!咚!咚!!”

在端木槐的攻擊下,眼前的承重柱肉眼可見的出現了裂縫,而看見這一幕,漂浮在天上的修女也冇有了之前的悠閒。隻見她麵色陡然一變,隨後急忙舉起手中的法杖。

“不許你在這裡胡作非為!”

伴隨著修女的說話,下一刻,原本地麵上那些乾枯的屍體一個個爬了起來,它們乾癟,空洞的眼窩之中散發著猩紅色的光彩,接著,這些乾屍就張開雙手,怒吼著朝端木槐衝了過去。

“擋住它們,奧姬絲,蘿蕾娜!”

不用端木槐多說,此刻的奧姬絲和蘿蕾娜也已經行動起來。隻見奧姬絲雙手一甩,無形的絲線立刻化為刀刃一閃而過,直接將眼前的數十具屍體切成了碎片。而在另外一邊,蘿蕾娜也是手握聖典,毫不留情的將一個個衝上來的不死亡靈砸的腦門開花,不成人形。

“咚!!!”

端木槐的戰錘再次重重敲擊在承重柱上,其力量之大甚至連神殿的天花板都不由的震動了一下,緊接著端木槐一把拿出捆好的手雷,直接塞進了砸出來的缺口之中。

“你這個混蛋,你不能這麼做!!!”

看到這一幕,修女終於再也忍耐不住,她舉起手中的法杖,對準了端木槐。而就在這個時候………

“咣噹!!”

玻璃驟然破碎,緊接著,隻見枷薇通紅著雙眼,張牙舞爪的朝著修女撲了過去。

“你居然敢殺死主人!你居然敢殺死主人啊啊啊啊!!!”

“你這個冇用的傀儡也敢來搗亂!!”

修女完全冇有想到枷薇居然會在這個時候前來搗亂,此刻也是氣急敗壞的向後退開。而與此同時,端木槐一把抱住奧姬絲和蘿蕾娜,將她們壓在身下,隨後端木槐也俯下身去。

緊接著,一道光芒驟然爆發。

“—————————轟!!!”

彷彿雷鳴般的滾滾響聲瞬間爆發,直接將神殿中央那龐大無比的承重柱給攔腰炸斷。巨大的衝擊力去勢不減,甚至就連神殿內那由大理石鋪成的地板都在巨大的衝擊力下如同波浪般開始抖動,高大的落地天窗瞬間炸裂,玻璃的碎片洋洋灑灑的落下,與混雜的塵土碎石夾雜在一起落在地麵上。

隨後,神殿開始坍塌。

高聳的塔樓猶如脆弱的餅乾般塌陷而下,重重的砸在神殿的屋頂上,接著直接將其砸出了一個巨大的破洞。原本精美,豪華的建築物此刻就像是被熊孩子粗暴對待的模型一般,開始變得殘破不堪。那精美絕倫的裝飾與外牆轟然倒塌,引發的連鎖反應更是讓整個神殿陷入了坍塌破碎的邊緣。

不知道過了多久,伴隨著震動漸漸停止,一塊足足有數米厚重的天花板碎石被推了開來,接著,端木槐站起身,而在他身下的,則是滿身灰塵的奧姬絲和蘿蕾娜。

“嗯,這樣看起來就舒服多了。”

端木槐抬起頭來,滿意的看著眼前滿目瘡痍,像是被空襲轟炸過的神殿廢墟。隻不過可惜的是隻有中間的部分塌陷了下去,兩邊的高塔多少還儲存著完整。而即便如此,端木槐也可以察覺到,自己的所作所為似乎的確帶來了某些影響,至少剛纔那猩紅的氣息,現在看起來就暗淡了不少。

“你………你居然敢做出這種事情……………”

修女的聲音再次傳來,隻不過這一次她的聲音不再是像之前那樣矯揉造作的夾子音,而是充斥著憤怒與怨恨,彷彿毒蛇嘶嘶叫時的聲音。端木槐順著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隻見修女依舊漂浮在空中,隻不過此刻她渾身上下看起來狼狽不堪———很明顯,即便是她也冇有能夠躲過剛纔的爆炸。

“怎麼?有本事你咬我啊?”

端木槐衝著修女豎了箇中指,再次握緊戰錘。而修女此刻則是兩眼圓睜,憤恨不已的盯視著端木槐。

“不要以為這樣就能夠阻止冰獄之王!既然如此,那麼我就用你們的鮮血,來完成儀式吧!!”

伴隨著怒吼聲,修女高高舉起手中的法杖,然而就在這時……………

“———————!”

忽然,一抹閃耀的星光劃破天空,直接將修女手中的法杖打了個粉碎。

這意外的一幕也讓眾人都吃了一驚,他們急忙轉頭望去,隻見在天空上,一個嬌小的,長著翅膀的天使正懸浮在那裡,盯視著眼前的戰場。

“你這長翅膀的雜種—————!!!”

看到眼前的天使,修女的臉頓時變得猙獰而扭曲,與此同時,她的身體也再次開始產生了變化。原本看起來還算曼妙的身材逐漸變得乾枯瘦長,巨大漆黑的魔鬼之翼在她身後展開,雙腿長滿了尖銳的骨刺,而她的雙手也轉化成了類似鋼鐵鑄造的巨大拳套般的模樣。

“嗚哇………最終變身嗎?”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也是吐槽了一句,然而麵對修女的變化,那個天使卻是完全不為所動。

“這裡不是你該在的世界,離開這裡,再也不要回來了。”

一麵說著,隻見天使一麵緩緩的舉起雙手,做出了瞄準的姿態,伴隨著她的動作,數個圓球從天使的身側飛出,在她的麵前形成了一個不住旋轉的圓圈,將修女鎖定其中。

下一刻,無數的光箭從天而降,伴隨著呼嘯而下的光之洪流,徹底吞噬了修女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