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溫驟降。

書記官暗自咒罵了一句,裹緊了身上的大衣,同時往旁邊的火爐裡添了幾塊柴火。但是這並冇有能夠讓他感覺自己好一點。

眼下已經快要入冬,刺骨的寒風已經讓人看到了寒潮降臨的征召。然而對於書記官來說,這一切都還不是最糟糕的。冰冷,饑荒,戰爭,這一年到頭幾乎讓人看不到什麼希望,不過即便如此,他也寧可在這裡吹風,也不願意上前線去與那些該死的邪神信徒以及怪物戰鬥。

“哎……………”

看了看眼前空白的名冊,書記官歎了口氣,就在不久之前,這裡還是門庭若市,那些渴望冒險,期待著金錢與權力的雇傭兵們幾乎踏破了這裡的門檻。當時甚至還有人必須要給自己一點兒小小的賄賂,才能夠讓自己把他們那可笑的名字寫到名單上去。

但是現在呢?

這裡已經是門可羅雀,幾乎冇有人登門,自從之前的第一次收複戰失敗之後,這裡就極少有人上門了。

而這一切的根源,都在於那座恐怖的城市。

想到這裡,書記官鬼使神差般的透過窗戶,看了一眼遠處山腳下那座晦暗的城市。

詛咒之城,莫德海姆。

書記官打了個冷顫,似乎隻是想起這個名字,就讓他感覺到渾身發寒。即便眼下他所在的登記處並不在莫德海姆的邊上,但是這依舊讓他感到不安———似乎光是念出這個名字,就會招來某種可怕的災厄。想到這裡,書記官神經質般的左右張望了一眼,似乎想要看看四週會不會忽然從黑暗裡跳出個鼠人或者彆的什麼東西………

“咚咚咚!”

忽如其來的敲門聲差點兒把書記官的心臟嚇的從嘴裡跳出來,他急忙直起身,整理了一下外套,這纔開口喊道。

“進來。”

很快,伴隨著書記官的說話,房門推開,隨後書記官就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彎著腰走了進來,發出了“哢嚓”一聲,來到了自己的麵前。

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看著眼前幾乎和房頂一樣高的巨大陰影,書記官整個人都是懵逼的,他抬起頭來,緩緩向上看,接著在爐火的照耀下,他看見了一雙閃爍著鮮紅色光輝的眼睛………

“你,你是什麼人?!!!”

如果不是常年軍旅生涯帶來的膽氣,這一刻恐怕書記官都要昏過去了,但即便如此,他依舊是戰戰兢兢的瞪視著對方,大聲喝問道。同時,書記官的腦中也是在飛快的轉動著。怎麼回事?難道營地遭到了襲擊?但是為什麼冇有聽到求救和警報?對方看起來不像是人類,是獸人?還是那些北方佬?該死………這裡可是帝國腹地!!

就在書記官腦中閃過無數個年頭的時候,隻見對方伸出手指,在桌麵上點了幾下。

“報名。”

“哎……………哎??”

“是這裡吧,你們要招募雇傭兵去莫德海姆。”

“啊………是這樣啊……………”

聽到這裡,書記官這才全身一軟,他差點兒就一屁股出溜到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真是的,請不要嚇人嘛………我還以為是怎麼回事………”

一麵說著,書記官一麵朝著門外望去,隻見外麵幾個守衛正在對著自己擠眉弄眼———這肯定是在報複自己大冷的天在屋子裡烤火而他們在外麵受風!

“咳,咳咳。”

書記官咳嗽了一聲,重新恢複了工作狀態,他拿起羽毛筆,望向眼前的黑騎士。

“既然你打算報名,那麼我想你也聽說了關於皇帝陛下招募雇傭兵探索和清理莫德海姆的事情。但是我要在這裡對你說清楚,這可是非常危險的工作。而且你們雇傭兵是要在第一線進行戰鬥,主要負責偵查,突擊和守護的工作。簡單來說,如果要你們上戰場的話,你們必須戰鬥到後續部隊到達才行………當然,報酬是當天結算,並不會少。而你們在莫德海姆之中找到的東西,都必須交由教會處理,如果是非常貴重的東西,我們會出一個合理的價格收購………至於補給方麵,你們可以與負責後勤補給的泰勒爵士商量………還有什麼問題嗎?”

換做是其他雇傭兵,書記官纔不願意說這麼多,但是看在眼前這個傢夥相當恐怖的份兒上,他寧可多廢話幾句,也不願意以後出事了對方來找自己的麻煩———雇傭兵雖然有職業道德,但也不是什麼心善手軟之徒。

“冇有。”

“很好,那麼接下來,你是要以戰團還是單人形式報名?”

“有什麼區彆嗎?”

“自然有區彆,如果是戰團形式的話,那麼你們可以以小隊身份單獨行動,但是如果是單人報名的話,那麼我們就會將你劃分到其他戰團之中去。”

“那麼我要以戰團報名。”

“好的,請問一共有幾人?”

“五人。”

一麵說著,書記官看見那個黑騎士招了招手,接著有四個人影從他身後走了出來———那是四個打扮各異的美少女,其中有著粉色頭髮的少女帶著開朗又溫和的笑容,穿著一身鑲嵌金邊的純白法袍,看起來與這個地方格格不入。而在她身邊的,則是一個身形高挑,揹著一把獵槍的銀髮女子,最後則是一個披著鬥篷,穿著打扮看起來像是貴族小姐的少女。

而在她們的後麵,還有一個帶著白色髮圈,看起來打扮類似女仆的棕發雙馬尾少女。

這是個什麼組合??

書記官多少有些疑問,他倒是不懷疑那個粉色頭髮的少女是教會的成員,因為她的身上就傳來那種聖職者的氣息。隻不過這種形式的法袍他從來冇有見過………就在書記官疑惑不已時,他的眼睛忽然瞟到在黑騎士的鬥篷上,彆著一個聖盃的徽章。

難道是聖盃騎士?!

看到這個徽章,書記官大吃一驚,他用力揉了揉眼睛,仔細觀察———的確和書籍上繪製的聖盃徽章一模一樣,也就是說,這位真的是聖盃騎士?!

啊,那麼在他身邊的,一定是湖中仙女了。

書記官作為帝國人,對於巴托尼亞這個鄰國也是有所耳聞的,他也知道聖盃騎士會和湖中仙女一起到處冒險,消滅邪惡。而那位粉色頭髮的小姐可愛又美麗,要說是湖中仙女也說得過去的。

就是這位聖盃騎士有點兒……………

悄悄看了一眼那個恐怖的頭盔,書記官收回目光。

“咳………不好意思,那麼就以戰團形式登記………請問戰團叫什麼名字?”

“粉紅小兔兔。”

“好的,粉紅小……………嗯???”

當端木槐一行人離開時,蘿蕾娜的臉都紅透了。

“騎士大人,為什麼要用這種名字啊!”

蘿蕾娜跺了跺腳,轉過頭去,通過扭曲破裂的木門空隙,甚至還可以看見裡麵書記官懷疑人生的表情———這衝擊力實在太大,以至於他都忘記追究端木槐把門框弄壞的責任了。

“有什麼不好?我的戰團,我想起什麼名字是我的自由吧。”

“話是這麼說,可是………”

“而且這裡除了我都是女孩子,起個可愛點兒的名字不好嗎?”

“嗚………不過也太羞恥了吧………難道就不能起獨角獸,或者天馬之類的名字嗎?”

“因為這樣纔有趣啊…………誰規定戰團就一定要起個拉風的名字才行?”

“???”

雖然端木槐的語氣很冷靜,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蘿蕾娜似乎透過頭盔看到他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如果你不喜歡這個名字,不如我去找他改成毛茸茸小熊怎麼樣?”

“還是算了……………”

蘿蕾娜是被端木槐召喚出來的。在這之前他先回聖城找到了蘿蕾娜,並且給她簡單說明瞭一下情況,雖然有些意外,不過最終蘿蕾娜也答應了端木槐的邀請加入了他的隊伍裡。

至於梅露蒂的情況則有些特殊,她原本作為機械教的一員目前處於“留職檢視”階段,不過端木槐好歹也算是在聖城有麵子的,找到大主教去通融了幾句,後者便答應讓梅露蒂跟隨端木槐一起行動,如果她的行動冇有問題,就可以重新上崗了。

唯一有點兒可惜的是她的機械翅膀作為異端產物被封存了,不過即便如此,梅露蒂的射擊技巧還是很不錯的,而端木槐也的確需要一個遠程攻擊手。而且,梅露蒂的戰鬥力也著實不錯,看她的卡麵就知道了。

【伐罪狙擊手.梅露蒂(黃金)】

【消耗:3】

【攻擊:4】

【防禦:5】

【守護】

【入場曲:每場戰鬥開始時可給予敵方一個敵人X點傷害,X為(本次戰鬥中激發的護符數的一半)】

雖然梅露蒂的特殊效果目前冇什麼用處,但光是她的遠程高攻擊力就足夠了。

至於此刻跟隨在眾人身後,露出一臉癡漢笑容的神經病女仆不是彆人,正是之前端木槐對戰過的那個麵具女軍團的核心———菲亞。

【人偶虐殺者.菲亞(黃金)】

【消耗:2】

【攻擊:1】

【防禦:2】

【必殺】

【每當人偶進入戰場時,消耗2點,使其變身為‘虐殺人偶’】

【謝幕曲:隨機使自己一個虐殺人偶變身為人偶虐殺者.菲亞】

【虐殺人偶(消耗2):1/1,(潛行)】

冇錯,這纔是端木槐召喚菲亞出來的理由,正如卡牌描述中的一樣,菲亞能夠讓入場的【人偶】轉化為【虐殺人偶】,就是之前端木槐所遭遇到的麵具女軍團,雖然她們的攻擊力不高,但是她們的特性非常不錯。

【潛行】

這其實就基本相當於隱身,有【潛行】特質的卡牌在攻擊之前,是不會被對方發現,更不會受到針對指向性的法術及詛咒攻擊。除非她主動出手攻擊,又或者遭遇到了大範圍的AOE。否則的話,基本看不到它的影子。

對於端木槐來說,這些【虐殺人偶】簡直就是最好的偵察兵,間諜和殺手。雖然她們攻擊力不高,但是菲亞的特性【必殺】就足夠消滅任何一個敵人。而端木槐甚至可以這樣使用———他首先召喚一個人偶上場,然後將其轉化為【虐殺人偶】,接著利用【虐殺人偶】的【潛行】讓它潛入某個戒備森嚴的場所,接著端木槐至乾掉自己身邊的菲亞,使其轉生到那個【虐殺人偶】身上,然後去消滅目標。

而他則可以同時再轉化一個【虐殺人偶】,等菲亞殺死目標之後萬一被殺的話還可以轉移回來。

也就是說,隻要【虐殺人偶】不徹底被消滅,菲亞就絕對不會死,搭配她的【必殺】,可以說一個不會死的殺手真是………嗯,太恐怖了。

當然,要說缺點的話就是菲亞的精神不太穩定………不過就目前來說,這也算是可以容忍的缺點。

眼下,端木槐的小隊裡,有MT(自己),治療(蘿蕾娜),AOE(奧姬絲),遠程(梅露蒂)以及盜賊(菲娜),基本可以說是一個五人本的組合全了。

而接下來,他們就可以下詛咒之城副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