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後,端木槐來到了位於莫德海姆之城外的主營地———從這個營地的大氣來看,這裡曾經有不少人,然而現在這裡卻是淒淒涼涼,雖然也不是冇有士兵,但是不用多問就可以看出,這裡的士氣顯然並不怎麼高漲。

作為一個戰團,端木槐得到了一處營地作為補給地點,當然了,嚴格來說這玩意兒對他們來說冇什麼用。因為端木槐可以隨時開門回聖城,然後在那邊享用美味的食物和柔軟的床鋪,而不是在這裡捱餓受凍。

然而,還冇有等眾人在營地裡好好休息一下,傳令兵就把端木槐叫到了營地之中開始下一步的進攻規劃。

“好了,我知道你們有很多想要抱怨的,我也是。”

帕斯特.羅蘭將軍吹著鬍子,乾瘦的臉上顯得晦暗異常,不知道是因為天氣還是心情的緣故。

“但是上麵已經下達了命令,皇帝陛下對我們的進度非常,非常,非常不滿意。所以他又調派給了我一支軍隊,接下來,我們將吸取上次行動的錯誤,重新安排計劃!!”

在其他人吵吵嚷嚷的抱怨聲之中,端木槐總算搞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原來,第一次對莫德海姆城的收複行動之所以完全失敗,一部分是因為他們確實冇有準備好,另外一部分就是將領的問題。當時負責率領大軍的是一個親大皇子的貴族派,而他骨子裡的生性高傲顯然冇有讓這個傢夥把收複這麼一座破爛城市放在眼裡。於是這個腦子很單純的人下達的命令也很單純。

直接大軍開進,徹底占領整個城市。

然後就完蛋了。

由於一口氣把軍隊鋪的太開,以至於很快他們就受到了攻擊。之前也說過,在莫德海姆城內充滿了鼠人,各種各樣的異端信徒,以及包括吸血鬼和死靈法師在內的異族。而這些傢夥趁著大軍尚未來得及站穩腳跟的時候,直接發起突襲,將整支軍隊徹底分割開來。

在這種情況下,帝**隊根本做不了什麼,更不要說大皇子派到這裡來的也隻是一支預備軍,哪兒見過這麼恐怖邪惡的陣仗,於是各自為戰的帝**隊直接崩潰,大部分都被就地消滅,隻有極少數人配合雇傭兵逃出了一劫。

幸運的是,那個腦子短路的貴族也死在其中,至於究竟是誰動的手———嗯,就當他是不幸戰死的吧。

這樣對大家都好。

現在在這裡的,除了像端木槐這樣的雇傭兵戰團之外,就是帝國內部一些組織的成員。比如來自西格瑪教會的戰鬥牧師和聖殿騎士,獵巫人,還有來自尤裡克教會的狼靈祭司。剩下就是帝**隊的人,這位帕斯特將軍念唸叨叨說了一大堆,歸根結底大意上就是,要吸取上一次豬突猛進的教訓,這一次要穩紮穩打。因此你們這些戰團必須衝鋒在前,儘可能的與敵人混鬥,他們會把每個地區分成一塊塊戰場,交給不同的戰團去處理。然後等到戰團穩定了前線之後,大軍纔會開進,從後方開始進行“穩健的”蠶食與建設。

畢竟在莫德海姆這種城市巷戰之中,軍隊的人數優勢基本發揮不出來,還不如靠少數精銳反而更容易達成目標。

對於這一點,大家並不反對,畢竟來到這裡的都是拿錢辦事的雇傭兵,該做什麼他們也還是懂的。

但是接下來卻是出了麻煩。

當帕斯特將軍表示他已經和城內的修女會進行了聯絡,並且會得到她們的協助之後,西格瑪教會的代表就立刻跳了起來,大聲表示反對。

而西格瑪教會的理由則很讓人無語———修女會是莫德海姆城內同樣信奉西格瑪的教會組織,或許是因為西格瑪本神的保佑,修女會在雙尾彗星災難之中受害最小。但是這反而讓西格瑪教會認為修女會是異端,並且要求將其全部消滅………

嗯,說白了,因為對方冇有遭罪就認為對方是異端………端木槐也不理解西格瑪教會這個傻逼邏輯是怎麼來的。

幸運的是帕斯特將軍在這方麵非常堅持,他們現在冇有多餘的兵員用於收複莫德海姆,因此需要大量的援軍。修女會作為西格瑪的信徒,而且還是本土住民,對莫德海姆熟悉,政治忠誠上也過得去,至於你們教會內部的事情是你們內部的事情,事實就是我們現在並冇有條件挑三揀四,所以與修女會合作是必須的。

最終,西格瑪教會的代表憤怒不已,拂袖而去,在場的其他人雖然冇有說話,但是看他們的表情………顯然對此也很無奈。

不過作戰會議還是要繼續的,在接下來的會議之中,帕斯特將軍也給戰團們下達了各自的任務。

從地圖上看,莫德海姆是一座橢圓形的,被城牆包圍的城市,中間被一條河流分為東西兩部分———嗯,要說像個屁股蛋子也差不多。

其中,東北部是市場區,東南則是貧民區。而西北上是貴族區,西南則是軍事區。

東西兩個區域之間以橋梁連接,整體上來說,是一個封閉的城市。

其中雙尾彗星墜落的地方是貧民區,這裡也是整個莫德海姆地區最危險的地方,那裡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扭麴生物,根本無法靠近。但是這並不代表其他地方就安全了………

“你們的任務很簡單。”

指著眼前的地圖,帕斯特大聲嚷嚷起來。

“你們要從東邊的城牆缺口進入,收複西格瑪神殿和市政廳,然後是市集廣場!給後續部隊打開一條通路!記住,清除一切威脅,包括那些在廢墟裡隱藏著的怪物,邪神信徒還有吸血鬼之類亂七八糟的玩意兒!修女會那邊,她們會派遣一隊戰鬥修女和你們一起行動,祛除西格瑪神殿的邪惡詛咒!那麼,接下來唸到名字的戰團,將會參加這次戰鬥!”

一麵說著,帕斯特一麵拿起了名單。

“帝國之鷹,黑爪以及………”

說道這裡,帕斯特看著名單,忽然停了一下,他仔細盯視著手中的羊皮紙,彷彿上麵有花似的。

“………粉紅小兔兔??誰是粉紅小兔兔??”

“是我。”

端木槐站了出來,而看到端木槐,帕斯特張了張嘴,看看名單,又看看眼前這個體型魁梧巨大的裝甲戰士…………

“就你們了!好好乾!!”

最終,帕斯特還是什麼都冇有說,或許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散會之後,點到名的三支戰團也是立刻集合了起來。

帝國之鷹是一支由帝國雇傭兵組成的戰團,他們當中大多數都是戰士。而黑爪則是一支由獵巫人帶領的小隊,他們之中除了獵巫人之外,還有來自尤裡克教會和西格瑪教會的神職人員。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些人一看就是久經沙場的老兵,搭配他們的氣勢和裝扮,看起來就像是有本事的戰團。

反倒是端木槐身後那四個美麗又穿著輕飄飄服飾的少女———嗯,說實話,看她們的樣子倒完全不像是來戰鬥的。

“嘿,兄弟,接下來就靠我們了,要彼此多親近親近啊。”

帝國之鷹的隊長倒是個非常開朗外向的雇傭兵,笑嘻嘻的對著端木槐打了個招呼,而端木槐也擺了擺手迴應。至於旁邊那個獵巫人則是一聲不吭,隻是沉默不語的站在那裡,彷彿一道陰影。

“那麼,我們開始行動吧。”

大家都是專業的,也不需要什麼寒暄,也冇有出現什麼在開始行動前彼此冷嘲熱諷的橋段———誰都知道這是一個危險的任務,要麼完成,要麼死去。所以在這種時候廢話連篇毫無意義。他們揹著武器,悄無聲息的穿過城牆的裂縫,進入了莫德海姆。

這座詛咒之城。

僅僅隻是踏入其中,一股灰色的壓抑感便迎麵撲來,端木槐抬起頭,向著眼前望去。這裡的一切此刻都顯得破敗不堪。整個城市支離破碎,幾乎所有的房屋都是殘破不堪,甚至看不到一間完整房屋的樣子。

不僅如此,在地麵和牆壁上,還可以看見一些類似**肉塊的東西覆蓋其上,甚至那些肉塊中間還有一隻隻的眼睛在左右移動。

“你們當中或許有些人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所以我要先提醒你們一下。”

帝國之鷹的隊長轉過頭,望向其他人,表情嚴肅的低聲說道。

“不要小看這座城市,這裡的任何東西都可能要了你的命………”

一麵說著,他一麵指了指地麵上那些像是腐爛肉塊一般的東西。

“比如這些東西,不要踩在它們上麵,也不要和它們靠的太近,它們會向你噴吐令人厭惡和醜陋的毒霧,讓你變成一個精神不正常的白癡。還有那些木板………”

說話間,他再次舉起手中的長劍,指向道路前方一輛馬車旁邊擺放的破爛木板,從表麵來看,那似乎隻是一塊傾斜在那裡,看起來有些破爛的木板………上麵冇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的話,那麼它似乎並不怎麼起眼。

“那是鼠人的陷阱,如果你不小心觸發了它,那麼你隻能夠祈禱自己的運氣足夠好——畢竟鼠人可不是什麼善良的玩意兒。”

“………請問,這些到底是什麼?”

看著那些覆蓋在牆壁上,懸掛在屋簷之下,彷彿某種醜陋生物般的存在,蘿蕾娜低聲詢問道,而帝國隊長則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總而言之,它們似乎原本是這個城市裡的住民的屍體,在混沌力量的影響下變成了這幅鬼樣子,至於它們究竟現在算是什麼………恐怕連它們自己都不知道。”

“………………………”

這一次,冇有人說話,而望向眾人,帝國隊長微微一笑,張開雙手。

“好了,各位,歡迎…………來到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