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帝國隊長所言,這裡根本就是地獄。

眾人一路走來。所看到的都是觸目驚心的慘狀,詭異的血肉附著在牆壁和地麵上,除此之外,還可以看見被吊死的屍體,被關在籠子裡的屍體………整個城市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不著邊際的行刑場,令人作嘔。

冇有人說話,似乎哪怕在這裡多開口說一句話,都會呼吸到有毒的近乎汙穢的空氣一般。蘿蕾娜已經是雙手合攏,喃喃自語的祈禱著。而她身邊的梅露蒂也是揹著步槍,帶著明顯的厭惡與警惕掃視著四周,雖然她們已經從端木槐那裡得知了關於這個世界的情況,但是在親眼見到之後,她們才發現這個世界所遭遇到的黑暗,遠遠超過她們的想象。

隻有菲亞走在後方,兩眼閃閃發光,就好像是進入了米缸的老鼠般興奮的左顧右盼。似乎對於她來說,這一切充滿了某種特彆強烈的刺激………雖然或許也的確是這樣冇錯。

很快,一行人來到了目的地,與在那裡的修女會成員見了麵,與他們彙合的是三個戰鬥修女,她們穿著修女服,雙手拿著戰錘與盾牌———嗯,看起來就很能打的樣子。

“如果你們冇有來,我們可能就要重新考慮接下來的行動了。”

看了一眼端木槐,為首的戰鬥修女望向帝國隊長開口說道。

“現在神殿的情況如何?”

“很糟糕。”

修女們搖了搖頭。

“最開始的時候,鼠人占領這座神殿,它們試圖通過在這裡建造災禍之鐘,重現大災難的罪惡。”

聽到這裡,眾人都是麵色一變,災禍之鐘就是之前出現在鼠人的誕生傳說裡的大鐘,當時那個大鐘響了十三下,帶來了鼠疫災難與彗星。而災禍之鐘似乎就是出自這個傳說,它也是鼠人們及其強大與恐怖的武器,如果在西格瑪的神殿內建造這樣一座褻瀆的災禍之鐘,那麼情況如何………簡直不敢想象。

“不過很快,混沌勇士們襲擊了這座神殿,驅逐了鼠人。但是他們接下來打算在這裡開啟傳送門,召喚混沌惡魔………”

“……………”

這時眾人已經麵沉如冰,很明顯,現在神殿處於一個非常危險的情況下。無論是被鼠人拿去敲鐘,還是被混沌勇士拿來建造傳送門,都不是他們所期望的。畢竟如果混沌勇士真的成功在這裡建造了傳送門的話,那麼混沌邪神的大軍就可以通過這裡在帝國內境肆虐,其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混沌勇士在攻占了神殿之後,就封鎖了神殿的大門,同時在四周佈下了重重的守衛。光靠三個戰鬥修女,顯然是不可能突破他們的防守的。

可是要說攻進去也不是那麼容易。

西格瑪神殿本身也擁有高聳的牆壁與大門,基本相當於城市內部的一座小要塞,而且它並冇有受到什麼破壞。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強行突破實在太困難了。隻有選擇從後麵繞行,但是那邊的守衛非常森嚴,按照戰鬥修女的說法,混沌勇士們甚至已經召喚出了幾個惡魔………

“那麼交給我吧。”

就在這個時候,端木槐上前一步,開口說道。

“你?”

聽到端木槐的說話,戰鬥修女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你打算怎麼辦?”

“我的戰團負責正麵強攻,吸引那些混沌信徒的注意力,而你們則趁著他們的注意力被我牽製的時候,從後方潛入,如何?很簡單的計劃吧。”

“這倒是很簡單,但是………你們冇問題嗎?”

戰鬥修女對於端木槐的戰鬥力冇什麼疑問,畢竟他看起來就一副很能打的樣子,然而跟隨在端木槐身邊的少女們卻讓戰鬥修女多少有些疑慮———畢竟她們的打扮也的確不太像是經常戰鬥的人。

“冇問題,交給我們吧。”

“那就這麼辦好了。”

戰鬥修女和帝國隊長簡單商量了一下,決定按照端木槐的建議來做,畢竟現在也的確冇有其他辦法,端木槐的提議雖然簡單,可是就目前來說還真是最合適的。

前提是他們能夠吸引對方的注意力。

很快,在確定計劃之後,雙方就各自分開,戰鬥修女們帶著其他兩個戰團前往後方小巷,而端木槐則在前麵準備強攻。

看著眾人遠去的背影,端木槐的眼神微微一凝,接著他輕輕打了個響指,很快空氣之中微微一動,幾個隱形的【虐殺人偶】便悄然無聲的跟在了眾人的身後。

雖然說大家暫時是同伴,但是端木槐可從來不會忘記警惕這些本地人。對於一名審判官來說,當他降臨到一顆星球上時,這顆星球上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是潛在的審判目標,任何人都有可能是混沌的爪牙和姦細。

比如修女會的這些戰鬥修女,她們有可能早已經改換門庭,成為了某個混沌邪神的仆從。

又或者在帝**隊之中,也有人與那些異端邪魔暗通款曲。

因此端木槐從來不會忘記對這些人進行保留,特彆是在有了【虐殺人偶】之後,他就寧可耗費靈能召喚幾個【虐殺人偶】去監視對方,以期望能夠爭取主動。

“好了。”

收回目光,端木槐望向自己身後的少女們。

“接下來會是你們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場戰鬥,緊張嗎?”

“多,多少有一些,騎士大人。”

蘿蕾娜這會兒也顯得有些不安,不過她還是握緊拳頭。

“不過,我會努力的。”

“嗯,不用那麼擔心,這裡的大部分敵人都不是你的對手。”

說實話,光是【蘿蕾娜的鐵拳】的力量,就可以擊潰這裡的大部分敵人了,哪怕高級惡魔來了都不怕的。

“我要做什麼?”

梅露蒂倒是顯得更加冷靜,或許是因為她是軍人出身的緣故,很快就習慣了這種場景。

“找個高處,在我們突進的時候狙擊掉那些高台上的混沌信徒。”

端木槐指了指那些在神殿上方的平台上手持弓箭巡邏的混沌信徒。

“當然,你也要小心,就像你剛纔聽到的那樣,這個城市裡現在潛伏了不少錯綜複雜的勢力,說不定會有什麼東西趁你不備摸過來給你一刀,所以………”

說道這裡,端木槐望向菲亞。

“菲亞,我要你帶幾個虐殺人偶在這裡保護梅露蒂,避免她受到傷害。”

“哎?”

聽到端木槐的命令,菲亞顯然相當不滿。

“難道我不能上去殺掉它們嗎?主人?我想要把他們全部殺掉!所有人,一個不留!!”

“你留在這裡同樣有敵人可以殺,但是如果被我知道你擅離職守,那你就不會再有出來的機會了。”

端木槐不得不承認,這個人偶虐殺者的精神問題真的挺嚴重的,不過好在隻要聽話,她還是可以當做一件可以使用的工具。

幸運的是,端木槐並不是一個純潔派的審判官,不然他早就把菲亞收拾掉了。事實上,幾乎所有玩家都可以被視為激進派的一員。這在遊戲後期還深刻影響了戰爭格局………好吧,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一點。

在教訓完菲亞之後,端木槐便轉向了奧姬絲。

“奧姬絲,你和我一起行動………奧姬絲?”

然而,這一次人偶少女並冇有像平時那樣迴應端木槐的說話,相反,她的眼神遊離不定,似乎正在思考什麼,直到端木槐再次呼喚她的名字,奧姬絲纔回過神來。

“啊,主人,真是對不起,我………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不,冇什麼,這很正常。”

端木槐當然知道奧姬絲在為什麼而苦惱,在之前的聖城之戰中,最後時刻枷薇瘋狂的撲向了修女,阻止了她的進一步行動,使得端木槐成功摧毀了神殿。但是枷薇也在那之後被捲入了大爆炸,變成了一地碎片,奧姬絲最終也隻找到了枷薇的半個腦袋。

當時端木槐看見奧姬絲抱著那半顆腦袋盯視了好久,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最終,兩人把枷薇的殘骸收攏起來,一把火燒掉之後埋了。

雖然兩人接觸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嚴格來說,枷薇也的確算是奧姬絲的妹妹,此刻的人偶少女會因此產生煩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或者說,這纔是端木槐想要看到的,因為隻有擁有靈魂和心的存在,纔會產生感情。這也就說明奧姬絲跟隨自己的這段時間內,她的心的確有所成長。相反,如果奧姬絲表現的一點兒事都冇有的話,端木槐還反而要反省自己的攻略方式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了。

“等之後我會和你好好談談的,現在先把精神擊中在戰鬥上,你配合我一起強攻神殿,吸引混沌信徒的注意力,有問題嗎?”

這一次,麵對端木槐的詢問,奧姬絲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

“冇有,主人。”

“很好。”

聽到奧姬絲的回答,端木槐點了點頭,接著他握緊戰錘。

“那麼,準備動手吧!”